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远走

  尽管生活一成不变,我也努力想把自己的思维完全沉浸在这一成不变的日子里,不去想人和事,可我还是抑制不了的陷在27号要来临的这个事实中。我要不要去参加杨卓的婚礼,难道我真的要亲眼去看他迎娶别的女人,难到真的要这么残忍吗?

26号了,这天晚上,我早早的下班回家,把自己裹在床上,很久不看情感剧的我找出了《风和日丽》这部片子来看,以前听我大学同学介绍过,这部片子能够触到人性深处,很感动。

我看第一集的时候,手机响了,我塞了耳机,声音开的很大,手机响了很久才听到。是陆琨,他这个时候打电话来难道是明天要陪我一起去参加婚礼,像电视剧里演的,假装成我的男朋友,和我一起高调亮相前男友的婚礼,和所有人颔首微笑,然后头也不回的走掉,留给所有人艳惊四座的感慨……我陷入了慌乱中。

“喂,什么事?”我问。

“明天的婚礼,你要参加吗?”他直接切入主题,我们就算再久没有通电话,接通了也没有多余的客套和累赘,永远都不拐弯抹角,直接切入主题。

“不知道,我还没想好。”

“你想参加吗?”

“不知道。”

“不知道?怎么可能不知道,你问问自己的心,想亲眼看着自己深爱的男人娶别的女人吗?”他说“深爱”这两个字的时候,我的思维停顿了一下,我想的是“我真的会一直深爱他下去吗”。从我失眠到我睡着以后,我心里有些东西正在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也有可能很早之前就已经开始变了,只是后知后觉的我没发觉而已。

“不想。”

“好,既然不想,你明天得陪我去个地方。”

“去哪里呀,你不要工作吗?”

“我订了两张明天去锡林浩特的机票。”

“锡林浩特,去那里干嘛?”

“你哪那么多问题呀,你来不来啊?”

“可你不是还有工作要做吗?你最近这么忙。”

“你忘了我是明星哎,我是自由人,我不想工作,我就不做了呀。”

我还在犹豫,到底该怎么回答他。

“哎,我说陆晔同学,是谁以前说着要报答我来着,怎么现在机会摆在眼前,某人怎么不抓紧呀。还有啊,是谁跟我说她最具有流浪气质了,读书的时候,想出去玩逃个课就走了。”

“呵呵,好的,听长官的,我去。”

“这才像话嘛。”他笑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放心,保证不会让你失望的。”

他倒是开心了,可我怎么和尤波说,刚请了一个星期,又请假,像什么样子。看来我只有硬着头皮和尤波说实话了。

我打了一通电话给尤波,把这么多天来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和他讲了一遍,没想到假请的不是一般的顺利,我原以为尤波不会放我走呢,挂电话的时候,他说了这样一句话:我也年轻过,我明白自己深爱的人要和别人结婚的痛苦。

这个城市的阳光总是很充沛,27号,风和日丽,阳光明媚,连天都帮他,他结婚,给了他这么好的一个天气。我一大早就出门了。如约来到首都机场,陆琨已经到了,和他一起出去吃饭或者干其他什么事情,我总是慢半拍,他总比我先到。

他在候机室等我,灰黑色条纹衬衫内衬,黑色风衣敞着,匀停骨质的男人味道尽显无疑,候机室落地窗前,大片的阳光洒进来,落在他身上,满身阳光的味道,让人晕眩。原来男人美的时候可以美到这个程度。

我微笑着走向他,像已经穿过了荆棘丛生的茫茫人海,经历了人世间大悲大喜后的淡定与从容。他伸手牵我,然后登机。我们并没有在一起,可是默契的却像是度过了很多个岁月的恋人。

我拿出手机,北京时间08:43,他的婚礼应该还没有开始,然后关机。飞机轰足马力走出跑到,肆虐的冲向蓝天,隆隆的轰鸣声中我听到了来自心底的声音:原谅我不能这般坦然的接受你如此幸福。

一个半小时之后,飞机降落在锡林浩特机场。上中学的时候,爸爸来过这里,听老爸说,当时的锡林浩特很落后,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它依然没什么改观。在锡林浩特随意逛了逛,吃完午饭,我们乘大巴去东乌珠穆沁旗。

为了不让大家认出他来,我和陆琨挑了一排靠窗的位子坐下。与我们同车的是一个旅游团,从浙江那边过来的,导游跟他们说今天东乌珠穆沁要下雨,游客们纷纷抱怨怎么挑个下雨天来草原……导游又说明天是大晴天,不影响大家出游,但抱怨的声音还是没有消减。我们两相视一笑,继续欣赏沿途的风景,能同时看到草原的阴天与晴天,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车子渐渐向东乌珠穆沁逼近,天也越来越暗,看着前方越聚越多的乌云,我真正体会到在草原上遇到暴风雨的恐怖,有黑云压城城欲摧的胆寒。

突然,破云而出的一道闪电撕裂了天空,车上的人都露出了惊恐的神色,他们大多是南方人,看惯了江南水乡的温柔与缠绵,看到这般壮美的烈景,惊恐惧怕都是情理之中的。还来不及思索的时候,又一道闪电劈来,在前方撞成耀眼的一团火,然后迅速消失。随着这几道闪电,巨大的轰隆声响彻黑幕般的天空,大雨紧跟着落下。

雨下了将近一个小时就停了。草原上的雨下的迅猛、干练,不会拖泥带水。黑云渐渐散去,周身的空气也没那么压抑了。夕阳在浅浅褶褶的云层里,放出万丈霞光,大地上的一切都披上了一层金纱幔,牧人牵着归牧的牛儿四平八稳的走着,它光滑的皮毛将夕阳金色的光反折在我们的眼里,这美,美的让人惊慌失措,我从没想过,此生,还能看到这样大气凛然,美到悲壮的景色。

整车的人都在兴奋的狂呼,似乎这样的风景不喊出来,是不能够铭记在他们心里的。我也加入到他们的行列,尖叫,狂呼。只有陆琨,

静静地坐在我旁边,脸上露出半缕欣喜的神色,余晖落在他的脸庞上,满满的金色,我读到了一种大美从容。

第二天早晨,天空晴朗的没有任何悬念。广袤无边的草场,悠悠的河水,低的手快要够得着云朵,慵懒的羊群、马儿,盛怒过后的平静,风也停止了它的脚步,一切都那么和谐。

只有经历过巨雷滚滚的大悲大痛,才会有辉华满天的绝美风景。

从我上大学看了《狼图腾》以后,它在我心中就是磁铁一样的存在,我总是梦想着有一天能够亲自到蒙古草原狼生活过的额仑大草原,去感受姜戎笔下它神一样的气息和痕迹。现在,我真的到了这个魂牵梦萦的地方,我不相信,我真的不信,我得掐自己一把,我在心里嘀咕着。

我真的掐了一把,“啊,好痛。”

“你干嘛呀?”陆琨被我这神经质的举动无语到了。

“我太激动了,我得确认一下,这是不是真的。”我明显感觉到,我说这话的时候尾音都在颤。

“不至于吧,从来没看你因为什么事这么激动过。”

“你不知道,这个地方对于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它不是普通的景点。《狼图腾》这本书给了我太多的精神力量,对我来说,即使这片地是蛮荒凄凉、寸草不生的沙漠,它也是无比神圣的。”我望着远方辽阔的云海问道,“不过我很好奇,蒙古草原千千万,你为什么选择额仑草原呢?”

“是你之前跟我说,你想来《狼图腾》里的额仑草原看看,正好我也没想好去哪。内蒙古出名一点的呼伦贝尔草原我已经去过了,所以就来这里了。”

“这么多年来,东奔西跑的,也走过不少地方,可草原我还是第一次来。”

“不是我说你,这可是你的家乡,身为内蒙人竟然没到过草原,丢我们大内蒙的脸。”他开玩笑道。

我拱手作揖,做诚服状:“老大,我错了。”

我们的笑声全部挥洒在万里晴空的额仑草原上。

额仑草原上的马,远比小时候自己家养的壮美。在草原上策马奔腾,和上次在北京跑马场里完全是两种感觉,此刻,整个天地间,就只剩我们两个人,野生的风呼呼的灌进你的嘴里,让你喘息的力度加大又加重。怪不得陆琨这么喜欢骑马,这感觉,太棒了。他不仅喜欢骑,而且骑术很成熟。这个英俊的男人骑着和他一样的骏马奔腾在草原上,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看得我都回不过神了。

在草原上奔腾,才会清晰的感觉到人是多么渺小,个人的那些小生命小情感和壮美的草原相比,太微不足道了。我无比感谢这片天,这片地,让我的生命里涌动着奔腾的血液,在我快要萎靡的生命里灌满了蓬勃的力量。

这一刻,我突然看得开了,一切都豁达了。杨卓他要结婚他就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这句已经说死的古话,自有它的道理。

也是在这一刻,我才恍然大悟,陆琨是不想我难过,才千里迢迢的把我带到这里来,帮我找个出口。回想起这些天来,他为我做的这些,我的眼睛有些湿润了。这个男人从来没说过喜欢我,对我的那些好,却要让我崩溃。

想到这儿,我追在他后面狂喊:“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千里迢迢的带我来草原。”

“为什么?”他也大声回应我,但丝毫没有减弱半点速度。

“太美了,真的太美了。美得我快要晕掉了,在这里,所有的悲伤统统都可以忘却。不是,是我连自己也快忘掉了,更别提悲伤了。”

他突然调转马头,侧身回来与我并排,我们都减慢了速度。

“你知道吗?2003年的时候,我的第一家唱片公司要跟我解约,当时正好赶上家里出了些事情,本就是个多事之秋,心理上的压力和对于未来的迷茫让我更加忧郁。我当时的心情跟你现在是雷同的,那种悲伤失望到极点的感觉我不是没有过,那时,我在北京,在歌坛才

刚刚站稳脚跟,就遇上唱片公司要和我解约。一个默默无闻的人,突然之间一夜走红,我开始迷惘,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会默默的流泪,我努力奋斗了这么多年,为了音乐曾经住过火车站,住过防空洞,也曾经饥一顿饱一顿,天天唱完歌回家都要为明天住在哪儿而担心,在北京呆的这些年,搬家的次数多的连我自己都数不清了……终于有了一点起色,又遇到了坎坷。我因为坚持音乐梦,花掉了家里本就薄弱的积蓄,还失去了和我在一起四年的女友。那些天,我觉得天都要塌了。那一段时间,我一直郁郁寡欢,闷在家里,哪都不去,我爸看到我这种情况,有一天跟我说,让我去草原,所以我就去了呼伦贝尔。第一次,见到草原,和你的心情是一样的,奔腾在草原上面,穿梭于这辽阔的天地间,就把一切忧愁都抛在脑后了。回来以后,突然就感觉一切都看得开了,我立马和那家公司解约了,后来才签的这一家。我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想告诉你一句话,这世上真的没有什么过不去,所有你现在觉得过不去的早晚都会过去。”

夜晚,白天张扬跃动的草浪平息下来,在一片寂静的金色中沉沉睡去。每一颗星星都很低很低,每一颗星的光都是你触手可及的唯美,清澈的月光在繁星映衬下,妩媚闪烁。草原的夜晚更是美得令人发懵。我们两个人单独守在一个篝火旁,围着篝火,他一首一首的唱歌给我听,每一句歌词都静静流淌着。他偶尔也会唱草原歌,唱到动情处我也会和着他的歌声跳舞。在月光倾塌的原野上跳舞,身体扭动的何止是草原的悠远绵长,还有他醉人的声线和专注的目光。有时候我也会安安静静的注视他,心里想着这个对着月亮唱歌的人,怎么可以这么优雅。看着他,会不知不觉入了迷。歌声悠扬的夜晚,清冷甘冽,微凉浸润。

从草原回来以后,我的心情好了很多,心慢慢的平复下来了,能够接受杨卓结婚的这个事实,并且从心底愿意尝试着忘掉过去那些不堪的回忆,开始寻找属于自己新的人生,对于我来讲美景是比时间更好的良药,当初死去活来的以为永远过不去的东西,也随着消失在东乌珠穆沁策马奔腾的风中。悲伤还是有的,但我会把它放在心底,锁起来,再不去碰触。

生活总归是要归于平静的,我想,我这么多年来颠沛流离的生活该结束了。以前,总以为自己会是最特殊的那个,我会努力逃脱读书工作结婚生子这一条老路的枷锁,我可以活出不一样的精彩人生,终于,接近而立之年的我,终于清楚的看明白,不可能的,这人世间,我存在的是多么渺小卑微。被命运折腾了这么多年以后,我也不再奢求过什么精彩的生活,我只要平静。平平静静的到老,比什么都好。

第十四章 远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