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赛马捡下属

  经过了一整天的折腾,古月终于可以静下心来,爬爬山呀、打打猎呀、赛赛马神马的了,不过偶尔还是要去看看隆恩公主四苟额,不对现在该叫她刘衣铃了。

只是……谁能告诉她,她今天在野外赛马碰上了个什么东西,好吧,准确的来说是个人,再准确一点来说,是个男人,再再准确一点来说,是个浑身是伤的男人。

碰上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古月看了一下他,调转马头,果断走。

地上的人吃力地抬起眼睛,好不容易才说出一句话:“救,救我。”

古月稍微楞了一下,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还能说话?她轻盈的跳下马来,蹲在地上的人面前说:“要我救你,你以后就得为我所用。这点,你能否做到。”

地上的人似乎听到了,一个劲地点头。

古月拿下腰间随身佩戴的绷带和消毒水,先用消毒水洗一下地上的人的伤口,再用绷带绷得紧紧的。最后蘸一点他的血写下约定,盖上地上的人的指纹,就完事了。

谁知这个人看了她一眼,竟睡了过去。

“喂醒醒,醒醒。”古月将此人拖到河边用河水猛烈地泼他,卧槽,她有那么丑吗?而且这可万万不能睡呀,一睡就不会醒过来了,那岂不是又浪费她浪费她的时间和精力,又失去一个当苦力的吗?

见此人有了点动静,古月又在思考一个问题,如何把这货给运回去呢?骑马肯定是不行了,那用什么呢?

突然,河边在水上漂浮的杂草引起了古月的注意,有了……

戌时

此人微微睁开了眼睛,就看见床边的古月正在喝茶看话本,不由一惊、问道:“你是谁?你怎么在这里?”

古月见此人醒了,淡淡的回道:“我是救你的人,这里是我的卧房,对了,我叫古月,你叫什么?总不能老叫你你你你的吧。”

“冰冷。”

古月无奈的看着冰冷,多说两个字会死人呀,不过她也不想理会这些了。掏出写了约定的绷带,丢给他。

“这是什么?”冰冷面无表情的问道。

古月又喝了一小口茶,不咸不淡的回道:“我古月从来不凭白无故的救人,既然救人,就要把我的成本讨回来,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下属,直到我解除你下属的身份。”

冰冷看了眼绷带,微皱眉道:“我冰冷从不服侍任何人。”

“抗议无效,”古月这才转过身来道:“在我身边,我不给你布置任务时,你随时都是自由身。至于通迅方式……”

古月低头想了想,从袖子里拿出一支玉笛,这支玉笛是南希辰也就是她日记本上的男子送给他的,要不是实在没有东西,她也不会拿出来。

古月吹了一声,笛声划破天际,震耳欲聋。她满意的笑了笑,希辰送给她的可是个上等货。

看到冰冷震惊的样子,古月笑问:“可听得到?”

冰冷还在震惊,这支玉笛的威力可迷惑人心,号令百兽,哪是一个整天呆在深闺的女子拿的出手的。直到很多年后,冰冷每每想起这句话时只想无奈的笑。

这时,一圈紫色光芒包围住了古月……

晓竹仙
古月:哎,有道我出场了,话说出去赛个马也能拐个下属,我的运气也太好了吧(疯狂自恋中……) 作者:由于古月小朋友太激动了,已经被拖出去人工处理了。至于紫色的光芒其实是滴滴——(人工消音中,诶,谁丢的香蕉皮!) —————————————————————节操分割线————————————————————————— 下章预告:滴——(再次被人工消音)

第四章:赛马捡下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