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便宜舅父

  龙飞宇得到了烈马破虏,于是决定犒赏整个大军。看着那些忙碌的人群,他带着一众厨子,生气了大火用明火煅烧着石头,锅中煮着牛羊大骨。

外面烤着他用香料腌制的鱼和羊肉,香味在四处弥漫。整个玉门都充满了欢声笑语。

龙飞宇指着锅里的大骨对着帮忙的乐嘉一伙人道:「瞧见下面的石块了没有,我让老崔已经弄好了面,一会把那些石头翻出来,用猪皮擦拭干净,然后把面弄成团,烙成饼。好了之后,把饼掰碎,用锅里滚烫的热汤浇在上面。一会你们尝一尝我煮的肉汤,保证让你们恨不得连舌根一起吞下。」

正说话间,外面士兵来报:「将军,宫里传旨的公公,随同刺史大人还有阳门守将张远都尉来了。」

龙飞宇点了点头道:「快,快去迎进来,早就听说过张远了,这次我们大战的时候,他们是唯一一股未战之前就出关相助的,而且也是这次大战斩获最多的,像这样的友军,我们应该多联系联系。」

那士兵到了一声是,就下去请人了。时间不长一大群人簇拥着一个身着锦缎的公公走了进来。公公之一进来就对着众人喊道:「龙飞宇接旨。」

听到这个声音众人匆忙跪了下午,那公公展开了圣旨朗声道:「玉门守将龙飞宇,以四千铁骑征战河西,斩获颇多。解决了河西一带突厥人的袭扰,朕心甚慰,特任命而为凉州长史,统领凉州各部守军,严防凉州防线,防止敌军南下突袭。」

「谢,陛下。」

龙飞宇说完就接过了旨意,看着来人笑道:「三保公公一路辛苦,外面天寒地冻,走,快进屋。」

龙飞宇说着对着刺史拱了拱手,扫了随着刺史而来的女孩一眼,又看了看张远,就对着几人拱手道:「刺史大人,张都尉,屋子里请。」

听到龙飞宇的话,那女孩哼道:「你为什么只请他们不请我啊?难道没有看到我吗?」

龙飞宇干笑了几声就到:「到是我有眼无珠,唐突了张姑娘,姑娘请。」

女孩哼了一声,就要朝着屋子里走去。旁边张刺史一把拉住了他,对着三保公公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道:「三保公公你请。」

说着瞪了自己女儿一眼,女孩调皮的对着张刺史吐了吐舌头。张刺史无奈的摇了摇头,三保也没有客气,抖了抖身上的积雪,匆忙朝着屋子里走去。

一进屋就嘟囔道:「龙飞宇啊,我们也算是老相识了。这次传旨可是把我冻坏了,为了给你小子宣旨,我连过年也没有跟上。」

龙飞宇对于三保公公还是比较尊敬的,这个人不仅年龄大,对自己也颇多帮助。好几次出言相帮,所以听到他的话,忙笑道:「公公辛苦,来人把刚刚做好的饭菜端进来,给三保公公接风。」

龙飞宇说完又对着三包公公道:「公公,你尝一尝这里的膳食,这是我今天犒军用的。」

三保笑了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这凉州比之长安可是冷的多了。你在这里过的习惯吗?」

龙飞宇笑了笑道:「有劳公公挂念,这里一切都好。像我等武人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如此天气却是无碍。」

三保点头道:「那就好,你这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短短的时间内就从一个傻子一跃成为了名震一方的边疆大员,可真是天意啊。」

听到三保的话,龙飞宇有些尴尬,旁边的张刺史几人不知道三保为何这样,而乐嘉几人却是脸色不善的盯着三保,要不是看着对方的身份,恐怕早就爆发了。

三保说完,略带叹息的道:「我知道你有些尴尬,为何我这样说,那我就告诉你,隋朝乱世,想要活下去极为艰难。在夏州城住着一家姓刘的人家,哪家人父母早亡,独留兄妹两人,可乱世之下人吃人,兄长身无一技傍身,不能养育年幼的妹妹。此时正好朝廷征召一批宦官,只要身体健康,一经录取就会发放白银五两以此安家,为了让妹妹活下去,兄长咬牙进了宫,把卖身所得的五两银子给了妹妹,希望他借此活命。」

听到三保的话,龙飞宇忽然脑海中闪现了一个年轻女子的模样那女子脸色苍白,一脸的病态,摸着自己的脸庞略带哭腔的对着身旁的男子道:「夫君,宇儿如今年幼,且头脑愚钝。为妻马上就要撒手人寰了,可是为妻放心不下宇儿。」

男子红肿着双眼,拉着身旁的少年道:「夫人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宇儿的,只要他可以生育我们龙家的根不会断的。」

女子叹了一口气道:「夫君,如今我也别无他求了。只是希望夫君你在方便的时候,去宫里找找我那唯一的哥哥,如今长安被攻陷,被杀死的宦官宫女无数,只希望我那苦命的哥哥可以生还。」

男子点头道:「娘子放心,当今陛下不会乱杀无辜的,兄长肯定尚在人世,只要活着,我就会找到他的。」

女子点了点头道:「我那哥哥可怜没有享过一天清福,为了让我活下去不至于被饿死,而活生生的断送了自己的一生。要是夫君找不到哥哥,我死不瞑目啊。」

女子说着脸上留下了痛苦悔恨的泪水,显然哥哥的失踪让她很难过。男子忙劝慰道:「娘子放心,我一定找到兄长。」

女子听到丈夫的保证,他知道丈夫是新王朝的官员。和当今陛下也算是老乡,最早随着他起兵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要想进宫也很容易,想到这里她终于舒了一口气,撒手人寰了。

想起这段往事,龙飞宇虽然并非原来的那个傻子。可是这骨肉亲情却是割舍不断的,身旁乐嘉拉了拉走神的龙飞宇道:「将军,将军,大人问你话呢。」

听到乐嘉的话,龙飞宇忽然回过身来,不好意的对着身旁一脸尴尬的张刺史道:「大人刚才说什么?手下一时走神,没有听清楚,望大人海涵。」

张刺史还没有说话,站在一旁的女孩哼了一声道:「我爹给你说话你都走神,要是在战场上,你早就让人射死了。」

龙飞宇尴尬的笑了笑道:「想起一段往事,大人莫怪。」

龙飞宇说着对着身旁的三保公公拱手道:「公公,能不能向你打听一个人啊?」

三保看到龙飞宇走神,有些微怒,但也没有发作,只是淡淡的道:「同是夏州同乡,将军有事不妨直说。」

龙飞宇点了点头道:「那下官可就说了,公公在皇宫之中混迹时间比较久,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做刘飞宇的公公啊?」

听到刘飞宇三保惊愕的道:「他早在进宫的时候就死了,你打听他干什么?」

龙飞宇有些伤感的叹气道:「公公有所不知,下官并非夏州人,而是太原人。」

「太原?可是你一口的夏州话,怎么会是太原人呢?」

龙飞宇叹气道:「家父早年曾随太上皇出征,路过夏州,娶了一夏州女子,原本是想带进京城的,可是女子坚决不去,当时给家父两个选择吗,一是留在夏州与她共结连理。二是分道扬镳,为了女子,家父无奈辞去了太上皇的隆恩,留在夏州任了刺史。」

三保哦了一声,略带感慨的道:「没有想到你父亲也是个至情至性的人,可这女子竟然如此短见,为了留在夏州甘愿放弃丈夫的锦绣前程,实乃不智之举啊。」

龙飞宇叹了口气道:「家母也是迫不得已,家母有一兄长,为了让她活命,甘愿用自己换了五两白银,进入了皇宫。并言如果自己有一天回家,肯定回去夏州找她,为了等到兄长回归所以家母就傻傻的一直等在了夏州。」

听到龙飞宇的话,三保激动的道:「你所说的女子可是叫刘倩?」

龙飞宇点了点头,看到龙飞宇点头,三保忽然激动的道:「你母亲现在在何处?」

「家母已经过世好几年了,她这一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可以再次见到兄长,为了纪念兄长,所以给我取名龙飞宇和舅父只是差了一个姓而已。」

听到这里,三保再也不能平静,忽然从桌旁站了起来,略微激动的满脸通红。死死的盯着龙飞宇看了良久,才到:「我就说,这脸型有些相像,怪不得我见到你就感觉亲切,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助与你,原来你真是倩倩的孩子。」

听到三保的话,龙飞宇知道三保极有可能就是所谓的刘飞宇,忙到:「公公可是刘飞宇?」

三保叹气道:「对,我就是,可是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我已经对不起先祖了,为了不辱没先祖,所以才改名叫做三保的。」

听到这就话,龙飞宇匆忙跪倒在地,对着三保叩头道:「外甥,龙飞宇见过舅父大人。」

三保激动的颤手扶起了龙飞宇道:「怪不得我命人去夏州几次都没有找到妹妹,原来是嫁人了,好啊,好啊。有你这样一个儿子,妹妹在九泉之下也得以快慰平生了。」三保吐出了一口浊气,整个人也变得精神了起来。

遇到了舅父,这让龙飞宇高兴非常,忙对着身旁的乐嘉喊道:「快,快去把咋们酿的葡萄酒拿来,在把酒泉百姓送的几只葡萄杯拿来。我要与几位大人痛饮。」

「是。」

乐嘉说着到外面去拿了,而门外一伙厨师也端着龙飞宇弄得佳肴走了进来,屋里子此时显得热闹非凡,一片其乐融融的景象。

OceanBB
多多支持!!!!

第二十二章便宜舅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