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夜袭

  胜利往往是最鼓舞人心的,玉门守兵的士气问题被解决掉了。接下来就是交给他们战阵配合之术了。

随着龙飞宇的一杆大旗,骑兵们在玉门之位进行了艰苦的训练。骑兵之间的穿插训练,和远程奔袭作战,在龙飞宇的指导下趋于成熟。

如今的突厥还不如后世的金兵强大,而当时的宋人却很弱小,远不如唐人。在那样一种情况下,岳飞都能连战连捷,目前自己的情况要比岳飞好多了。

起码自己身后还有一个帝国作为依托,而岳飞却在孤军奋战。

龙飞宇把一杆大旗杵在了地上,那些骑兵匆忙集合到了他的面前,看着领头的一伙人,龙飞宇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我到玉门来不是和你们一起守城的,军人不应该猫在城池的后面,自古以来只有进攻才是保命的最好途径,我得到最新的情报,颉利的儿子,那个小可汗,让他手下的达干召集部队,准备攻打我们玉门,你们说怎么办?」

「杀,杀!」

众人几乎是同时的举起了手中的武器,龙飞宇点了点头道:「好,我始终认为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只有把自己的敌人打败了才能让他们不敢前来侵犯你。如今你们已经懂得了轻骑兵之间的配合,我们要把来自敌人的威胁消灭在萌芽之中。李乐」

「在。」

「你在玉门驻守多年,对于守城,这里没有人比你在行,我给你一千人马驻守玉门,以防敌军来袭,明白吗?」

李乐正是原来驻守玉门的那个副将,这一段时间龙飞宇表现出来的能力已经把他折服,虽然也想去杀戮,对于龙飞宇下的军令他却不敢违背,只好应了一声:「是。」

天色渐晚,此时的突厥营地载歌载舞,突厥达干乃是小可汗手下的第一武将,也是这一代最高的军事指挥官。

按说玉门不在他们的劫掠范围之内,哪里没有任何的劫掠价值。可是他们渴望看到进攻时那些唐朝士兵胆颤心惊的样子,不过此时情况发生了改变,那个驻守夏州的臭小子竟然来了玉门,把自己的部众硬生生的从玉门往东北方向撵了上百里。

这是从未有过的耻辱,自从大隋的天可汗去世以来,这个新生的唐朝从来没有这么大的胆子。不管是上任还是这一任皇帝都得卑躬屈膝想着草原称臣,但这个玉门守将例外,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安分的主。

颉利可汗曾经几次寻找攻击他们后勤部队的主将,谁知道这小子被他们的皇帝抓道长安去了。如今再次出现,颉利已经勒令自己一定要拿下这个可恶的混蛋,虽然那个玉门他们不屑一顾。

达干的大帐里面,他略带怒气的看着周围的一伙人道:「让你们集结部众难道就这么难吗?区区两万人马集结了五天的时间,你们怎么搞得?」

手下人惶恐道:「达干息怒,这一带沙漠较多,部众为了迁徙道水草丰美的地方就得不停的迁徙,一时间难以集结,望大人体谅。」

达干哼了一声道:「难道你们不知道兵贵神速的道理?这次可汗让我们消灭的对手可是让整个漠北都羞于启齿的人物,你们怎么能如此马虎?」

听到对方是这么厉害的一个人物,手下人忙到:「阿史那达干,对方既然是这样厉害的一个人物我们两万兵马够吗?」

阿史那达干笑道:「怎么你以为他们还是隋朝人吗?这群唐朝人就像绵羊一样温顺,可汗曾经带领人马杀到了长安城外,他们的皇帝拿出了举国的金银,送给了我们可汗。可汗有令这次谁拿到了这个无知小子的人头,赏他两千部众。」

与这里的热闹不同,整个河西走廊如今都陷入了一片紧张之中,那些各城各地的守军都知道龙飞宇在玉门的动静,如今突厥集结大军前来。肯定是这个扫把星招惹而来的,一个个战战兢兢的,防备着突厥的袭击,草原上那火把组成的长龙再告诉他们,突厥人这次玩真的了。

这个消息身子姑藏的张刺史自然知道,他此时满脸忧虑的在屋子里来回渡步。不远儿蹦跳着走了过来道:「爹爹,有什么烦心事吗?」

张刺史叹了一口气道:「这个龙飞宇还真是年轻气盛,刚刚到达玉门就整出这么多祸事来,接二连三的对靠近玉门的突厥人进行军事攻击。如今突厥人集结大军朝着玉门方向去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女孩惊愕的啊了一声,回想起那个俊逸的脸庞,如沐吹风般的微笑,忙到:「爹爹你是这里的刺史,那爹爹不打算出兵救援吗?」

张刺史叹气道:「如今这外面到处都是突厥士兵,而这河西走廊有太过狭长,汉长城年久失修,早就破烂不堪了,如今出城正好遇到兵锋正盛的突厥人,我们是出的去回不来啊。」

女孩不满的哼道:「爹爹老了,少了少年人的那份冲劲,要是哥哥还在肯定会不顾一切冲出去的。」

说起哥哥女孩忽然伤感了起来,那边张刺史也叹气道:「是啊,他们两个太像了,一样的脾气,可惜啊,唉,好吧再看看吧,实在不行爹爹亲自领兵前去玉门救援。」

此时阳关守将也得到了手下报上来的消息,听到这里他暴怒道:「可恶的突厥人,哨兵去派人和玉门守将取得联系,随时做好战斗准备,准备驰援玉门。」

「是。」

此刻此次事件的主角,龙飞宇正带着部队在距离突厥人几里外的山谷中观看。如今已入寒冬,这塞外的冷风吹得人双手打颤,兵器和手都已经沾到了一起。

一伙人瑟瑟发抖的注视着站在前面的主将,龙飞宇笑道:「诸位看来你们的多加锻炼了啊。」

身后哆嗦着道:「我们天天锻炼,大人你怎么不冷啊?」

龙飞宇笑道:「冷?开玩笑,你们要是做得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就不会感觉到了。告诉你陛下以后还有对辽东动兵,就你们这体质挨不到辽东估计就冻挂了,没事多练练。」

龙飞宇说着偷偷的晃动着身体,其实他也冷的发慌,可是却不能当着士兵的面说出来。那样对士气影响颇大,他指着远处的突厥军帐道:「看到没有,突厥人聚集起码有五六万人,正规军不下两万,他们的牛羊可是丰富啊,这次打赢了赏你们一人一件羊毛衣。」

听到龙飞宇的话,一伙人立刻亢奋了起来,仿佛胜利已经到手了一样。看到那些火堆渐渐的熄灭,龙飞宇把手一挥道:「出发。」

一声令下,几里路的距离,骑兵冲击之下眨眼即到。那些突厥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龙飞宇他们杀进了营地。

夜袭这样的事情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干了,为了练兵这几个月来龙飞宇时常带着一伙人袭击那些小部落,要不然也不会惹得阿史那达干动怒,亲率大军来袭了。

熟练的点着了突厥人的大帐,熊熊烈火燃烧了整个部落。喊杀声震天,火光让整个草原为之一亮。

阿史那达干在睡梦中被奔驰而来的快马踩死,整个营地打乱,突厥人四散着朝着各处跑去。

突厥部众朝着各处四散开来,牛羊马匹散落无数,原来聚集之地此时只剩下了一堆堆灰烬,龙飞宇对着正在收拢牛羊的乐嘉他们喊道:「乐嘉,去派出各路信使向河西走廊沿线的守军报捷,让他们出城收拢突厥四散的牛羊。」

乐嘉不情愿的道:「大人,仗是我们大的,凭什么让他们捡一个便宜?」

龙飞宇笑道:「都是大唐的军人,这么多牛羊要来也没用,我们已经把最好的东西拿走了,吃了肉让大家喝点汤,下次突厥士兵来袭的时候,也好有人帮衬。」乐嘉不情愿的派出各路信使前去报捷了。

此时姑藏刺史正在集结大军,准备救援,那领头的将军略带不满的道:「大人,这个龙飞宇本就是个惹祸精,我看让突厥人杀了算了,我们救他干什么,再说了突厥人人数众多,我们何必趟这趟浑水呢?」

张刺史哼了一声道:「亏你还是大唐的军人,连一点手足情谊都没有,突厥人又那么可怕吗?身为将军不想着忠君爱国整天折腾阴谋诡计,算计自己兄弟,这还是唐军吗?我还能在你们身上看到希望吗?」

那将军刚要反驳,张刺史哼道:「不要再说了,我意已决,准备点将出发。」

正说着呢一个信使来报:「大人,玉门信使求见。」

听到信使求见,张刺史忙道:「快,让他们进来。」

信使刚一进来,一股腥风随之而来,来人满身的血污。看到他张刺史急道:「玉门怎么样了?」

「禀大人玉门无事。」

那边那将军不屑道:「沒事你还会来搬救兵吗?」

来人扫了那将军一眼,眼中充满了不屑。让那将军愤恨不已,却没有出声。来人继续道:「大人,我们大人前几日获悉突厥率大军来袭,为了保证玉门的安全,他告知我们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所以已于昨夜袭击了突厥阿史那达干营部。」

张刺史哦了一声:「那你此来是何意啊?」

「禀大人,突厥部众散乱,牛羊散落无数,大人说了河西走廊的唐军都是一家,所以希望各部守军沿着各自防线出击,收拢突厥残部,抓回那些散落的牛羊。」

此话一出,四周就响起了喊叫声,这是把自己的功劳拱手相让,让他们都能得到好处。这样的心胸有几人可以做到。

张刺史看了看身旁的将军,那复杂的眼神,那将军岂会不知,刚才还叫嚣着不要去帮忙如今人家却被战利品拱手相让了,这让他们情何以堪。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了许多地方,他们同样也没有想到,龙飞宇他们的战斗力如此之强。

OceanBB
多多支持!!!!!

第十八章夜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