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罪有应得

  提着一袋银子回到了府邸,龙飞宇忙给了小兰一锭银子道:「小兰,去买些蔬菜回来。」

看到银子小兰应了一声忙下去忙活了,而龙亮看着儿子拿回来的那袋银子就到:「为父和朝中的这些大臣素无交往,你这银子是从何处得来的啊?」

龙飞宇笑了笑道:「皇上给的,爹你收好。」说着就把银子给了龙亮,转身对着不远处的女孩的打女:「姑娘你来一下。」

女孩随着龙飞宇走到了一旁,龙飞宇对着她耳语了半天,那姑娘算是了解了他的计策。连连点头。

夜幕降临,李县公的府上忽然几个黑影闯了进去。正在床上和美妾坐着运动的李县公,连反应也来不及就被一只突兀出现的手掌击中了后脑,在那女子的惊呼声中被架出了县公府。那些前来护驾的家丁,看道刚准备动手,突兀出现的金牌从眼前掠过。他们识趣的束手就擒了。

李县公从梦中惊醒,忽然发觉自己被绑在了一把椅子之上,四周漆黑一片,他惊恐的额喊叫道:「来人啊,快来人啊。」

忽然灯火辉煌,四周沾满了一些稀奇古怪的人物,个个手拿铁链皮鞭正堂端坐一个满脸乌黑的胖子,此时正玩弄着官袍,而不远处自己的儿子此时也已经醒来却也已经吓得人事不惊。

扫了这院子一眼就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大堂之上那黑胖子一拍案桌怒喝道:「带犯人。」

两人架起县公公子就扔到了地上,那公子哼道:「你们是什么人?竟敢玩弄李氏宗亲?不要命了?」

黑胖子忽然哈哈大笑道:「生做上柱国,死做阎罗王,本王韩擒虎。」

听到韩擒虎,两人吓得肝胆俱裂。民间传说韩擒虎死的前几天就说的是这句话,据说是去阴间当了阎罗王了,听到这句话,县公公子忙到:「大人我父子二人秉性善良,并无作恶记录,大人是不是认错人了。」

韩擒虎哼了一声道:「传王小蝶。」

身后有人喊道:「大人有令传王小蝶。」

忽然不远处的池塘开始往外冒水,一个白衣素颜的美貌女子就此浮出水面。向鬼魅一样漂了过来,待看到女子容颜,县公公子立刻吓得魂不附体,地下已经潮湿一片。

那黑胖子对着女孩道:「王小蝶,你来说说,这李家公子可是掐死你之人啊?」

王小蝶噗通一下跪倒在地道:「王爷,你可要替民女做主啊。真是这个禽兽杀了我一家三口。」

黑胖子忽然一拍桌子怒道:「李家公子你还不从实招来,看来你非得让本王把你下十八层地狱不可了。」

李公子急忙喊道:「王爷饶命,小人也是听听闻当今陛下对关陇世族多加青睐,意欲嫁女,可这关陇世族不屑一顾。太原王家在京城则有一些做生意之人,我若娶得王家之人肯定能的陛下青睐,此人天生虽有残疾,但生意却做得颇为强大。有一个女儿貌美如花,我一直苦于无法下手。恰巧看上了这座宅邸,等进府打听之时才知道这是王家所有,所以我就以各种名义接近他们,一天趁着他们夫妻外出未归,所以就对王小蝶起来歹念。谁曾想她抵死不从,无奈失手将他掐死,这时王家父母忽然回家,无奈我们发生了冲突,我差下人将他们夫妻打死的。」

黑胖子猛拍桌子道:「好一个禽兽不如的畜生,来人把他扔进油锅给我炸了。」

黑胖子说完,几个手下就走了过来,把李公子架起扔进了不远处的翻滚着的油锅里。那边不时传来的惨叫声,让李县公额头上的汗水不停地流了下来。

黑胖子看着李县公道:「李县公,你是让我把那胡姬叫出来才肯招供吗?」

李县公急道:「大人,胡姬乃是胡人与我唐人无关啊。」

黑胖子哼道:「我乃地府之官,不管哪国人都归本王统辖,你若不说出你的作案过程。等本王叫出人证,到时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听着儿子传来的惨叫声,李县公匆忙喊道:「王爷,我招了,招了。那胡姬是我那女婿送来的,我本想纳她为妾,岂料她不识抬举,我失手将他打死的,我不是故意的。」

「还有呢?」

「还有就是玄武门事变,我们曾经吩咐过雍州长史,暗中支持太子一党,岂料秦王玄武门之变秦王迅速拿下了太子一党,因为雍州牧由秦王兼任,长史就堂而皇之的成为了新皇的肱骨之臣了。」

黑胖子忽然鼓掌道:「好好好,可是此事牵扯谋逆,就不是本王应该做的事了,自由人前来调查的。」黑胖子说完四周忽然灯火通明,比之刚才的暗弱无光要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李世民此时正在队伍的前方,满脸怒气的看着他。此时此刻在不知道自己上当受骗,那也太傻了,那边李世民哼了一声就到:「来人把这父子二人伙同雍州长史押往大理寺,彻查此案。」

「是。」

一伙侍卫上来架走了不断求饶的李县公,而那边几人则把李公子从油锅里捞了出来。看着衙差打扮的龙飞宇,黑胖子纳闷道:「你们真把那小子扔进油锅里了?可是他怎么没死啊?」

龙飞宇笑了笑道:「锅里是陈醋,炸不死人的。」

黑胖子笑了笑道:「龙家小子,真有你的,以后有这种事就来找我老程,咋们两家都是邻居,我乐意干这种事情。」

那黑胖子自然就是程知节了,原本龙飞宇打算让龙亮扮上的。可是前来观证的程知节却非要自己扮上,龙飞宇但怕他给演砸了,没有想到这货还真是天生的演戏专家。一点就通,一学就会,难怪被称之为成老妖精。

这里的事情结束,那些侍卫就开始打扫战场了。而李世民则用怪异的眼神盯着龙飞宇道:「你连鬼神都敢装扮,小心冤鬼缠身。」

龙飞宇不屑的道:「我行的端,坐得正,正气长存,就算鬼魅见到我也会绕道而去的。陛下不用为此操心。」

李世民点了点头道:「好,有骨气,这次你破了这桩大案,想要什么赏赐啊?」

「臣想完成臣的使命。」

「使命?你有什么使命啊?」

「大国无疆,我想出征,北伐突厥。」

「大国无疆,好气魄啊,那你觉得你可以领多少兵马呢?」

龙飞宇笑了笑道:「那要看陛下希望我干什么了,你若想让我默默无为,那我就是一个混吃等死的穷小子,你若让我经商,我有信心成为大唐首富。你若给我兵马我就能让大唐没有国界。」

豪气,不过这样的豪气,却让李世民忽然双眼圆睁道:“那我给你权力你来做这个皇帝好了。”

龙飞宇苦笑了一下,他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李世民还是解不开自己是太子一党的事实。其实自古明君从来没有信任的臣子,只是恩赐不同而已。

李世民的话让龙飞宇不屑的道:「最是无情帝王家,陛下也应该体会到那种无奈感。帝王没有兄弟,没有亲情,也没有臣子。他们的世界只有自己,只有权力,只有欲望。臣只想做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不想做一个只有欲望的傀儡。能看到大唐的子民脸上充满欢笑那就是我最自豪的事情。别的我不敢,也不会奢想。」

李世民听到龙飞宇的话,哼了一声就愤然离去了。一旁的黑胖子略带焦急的对着龙飞宇道:「小子,做人要圆滑。谁都知道你有本领,可那有怎么样呢?有本领的人何止千万,可是再有本领也要有机会,有了机会才能施展所能,要不然只能碌碌无为一生,言尽于此你自己好好考虑吧。」

黑胖子说着快步离开了这里,程知节的话龙飞宇何尝不明白。可是他从来就不会溜须拍马,这个老妖精能从一个贩私盐的混混,成为一代名将,他的战绩并不怎么样。可是人缘却没的说,整个大唐朝廷就只有他是那种左右逢源,混的风生水起的人物。

一伙人都离开了,院子里就剩下了几个仆人,外带龙亮和那个扮作王小蝶的女子。多年的冤屈得以陳雪,女子诚心的朝着龙飞宇跪了下去,眼中留下了泪水道:「大人,这次多亏大人帮助小女子洗刷冤屈。请大人受小女子一拜。」说着对着龙飞宇就拜了下去。

看到她要下拜,龙飞宇匆忙掺住了她的双臂把她扶了起来道:「姑娘言重了,这尸骨是出自我的府邸,要是冤屈不得昭雪,我会遗憾终生的。」

说着忽然注意到了两人之间的接触,龙飞宇匆忙松开了女孩略带慌乱的道:「天色已晚姑娘在西厢房先睡下吧,明天一大早我陪姑娘去把先人尸骨埋葬了吧。」

女子听完龙飞宇的话,忙开口道:「那多谢大人了。」

龙飞宇笑了一下示意小兰带着女子下去休息了,而身后龙亮正盯着女孩发呆。看着他那呆傻的样子龙飞宇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道:「爹,你怎么了?」

龙亮忽然清醒道:「好,宇儿啊,这个女孩长相模样,出身都不错。你要是乐意爹这就去给你提亲。」

龙飞宇拦住了心血来潮的父亲,忙到:「爹,你说什么呢?咋们家出身和人家门不当户不对的,成什么亲啊?人家几大家族连公主都看不上,何况咋们区区一个校尉,爹你想多了,洗洗睡吧。」龙飞宇说着转身走了。

身后传来龙亮的怒骂声:「你小子怎么说话呢?爹这也是为你着想,为了替他们家沉冤昭雪,咋们父子两个差点连命都搭上了。」

龙飞宇没有理会龙亮的话,转身回房休息了。而这边那女子却不淡定了,龙亮的话她自然听到了,抛开家世不言,她对龙飞宇还是比较满意的。不过目前她还没有心思考虑这些事情,必须先要把父母的尸骨安葬好再说。

OceanBB
多多支持!!!!!

第十章罪有应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