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美女王菲

  处理完了案件,龙飞宇是睡安宁了。皇宫里,李世民却是一夜未眠,不一会就从床上坐起,看着身旁的爱妃,想起了龙飞宇说的话「皇家无亲情,只有权力,欲望,只有自己」这是多麽恶毒的话语,却也是事实。

皇帝若是把自己的兵马交给了别人,那么就等于交付了自己的生命。这样想着,忽然面前飞过了大哥那熟悉的影子,紧接着一个个对手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们惨叫着,哭泣着,向自己讨债似的耀武扬威。

看着那些熟悉的面孔,李世民头一次觉得头晕目眩。浑身发颤,一整夜在这样的气氛下度过,就算身旁有娇妻美妾他也无心享用。

夜晚刚刚嘲笑过龙飞宇小心遭遇恶梦缠身人家没事自己却被恶鬼缠身,一夜就在这样恐惧的情形下度过。

群臣看着精神状态并不是多好的李世民一个个都关心的询问了起来,李世民总不能告诉众人自己因为杀人太多做恶梦了吧,只能敷衍了事而已。

龙府,龙飞宇一大早就起床在院子里的空地上练功。那兵器的呼啸声,隔得老远就可以听到,院子里的一伙下人也被他吵醒,一个个揉着惺忪的眼睛,看着自家少爷不知从哪里弄来的一只长枪在哪里练习。

那边阿福对着龙飞宇喊道:「少爷,你武功都这么高了就别练了,吵得人家连觉都睡不好。」

龙飞宇略带不屑的笑说道:「胡说八道,你难道没有听说过有句俗语年拳月棍久练枪吗?这武艺不练就生疏了。」

阿福哦了一声就到:「可是少爷,你所练的枪法我怎么没有见过?厉害不厉害啊?」

「要不你试试就知道了,这个枪法可是有讲究的,是一位名将所创。可以做到横扫千军。」

「好好好,龙家小子你这枪法不赖吗?要不过来耍耍?」

听到这个声音,龙飞宇不自觉的抬头看去,果然自家院墙之上那个程老不死的正两眼直钩看着自己,一个劲的在哪里抚掌。

龙飞宇笑了笑就到:「程老爷,晚辈可是自幼就听人说起过老公爷你的三板斧。那是横扫千军,一往无前啊。」

听到龙飞宇的夸奖,程老妖精没皮没臊的道:「那是自然,想当年老夫我可是打遍天下无敌手。」

听着他老没羞在哪里自吹自擂,龙飞宇就笑道:「是吗?那程老爷可否下来赐教赐教啊?让我这晚辈也学学前辈你那举世闻名的三板斧。」

程知节听到龙飞宇的话忙转移话题道:「那个老夫我很久不练了,那斧法早就生疏了。哪像你枪法精湛啊,一会我让我儿怀默过来讨教讨教。」

这程知节的武艺虽说不怎麽样,但是好歹也是从千军万马之中拼杀而来。那一身独到的战场经验是少不了的,他也知道自己的缺陷,所以也是个善于学习的家伙。有什么好事自然第一个到场。

原本早上他是在院子里练习自己的斧子的,听到对面的兵器呼啸声自誉为高手的他就偷摸的爬上了墙,待看到龙飞宇的绝世武功之后就立刻有了定计。让自己儿子去把这小子的一身武艺偷过来,然后自己在偷摸学。

程知节打什么算盘龙飞宇可不管,可是这老是偷摸爬墙的习惯可不好。自己家要是有个风吹草动,那还不全让这老家伙看到了眼力。

要是让他知道了上次弄他一身白灰的就是自己,那这麻烦可就大了。谁都知道这家伙是个混世魔王,除了当今陛下,还真没人敢惹他。

听着程知节打算让儿子前来讨教,龙飞宇就笑道:「程老爷这一大早就倚墙看风景,这雅兴整个大唐恐怕除了你老在没有别人了吧?」

堂堂国公爬墙头,偷看人练武多少是有点丢脸的。可这家伙竟然光明正大的闲聊了起来,此时听到龙飞宇的提醒才哦了一声忙道:「是有些不雅,不过咋们两家挨着这麽近又是邻居的,以后你早起练武叫我一声,老夫和你一起练。」

龙飞宇点了点头道:「那好,国公走好。晚辈就不送你了。」

那边程知节,还要再说什么,听到龙飞宇下逐客令了。有些意兴阑珊的下了梯子,总算是有了一点害臊的感觉,毕竟偷看别人练武那不是说什么光彩的事。他虽然比较混,却也是要脸皮的。

看到程知节下了梯子,龙飞宇就对着阿福道:「明天在这院墙下面给我栽一排树,演武场挪到那边去。」

「可那边是长孙大人府邸,挪了过去,不一样吗?」

「一样什么啊?这程老公爷是出了名的混世魔王,那长孙大人是文臣,是出了名的要面子,你以为他会爬墙偷看你练武吗?」

听到龙飞宇的解释,阿福哦了一声不在言语了。这里的吵闹声惊醒了熟睡的龙亮和王家的姑娘,看到两人起身,小兰和小倩忙着去服侍了。

时间不长龙亮就走了过来伸了一个懒腰,略带倦意的道:「宇儿啊,你这一大早和谁在这里叽叽喳喳的啊?」

那边阿福插嘴道:「是卢国公,他一大早就趴在院墙上偷看少爷练武。」

龙亮哦了一声没有多话,他在唐军之中的地位也不是多低,可惜和这些当今皇帝的肱骨之臣相比就有差的远了。

那边王家的姑娘,少了那些心头上的牵挂,昨晚睡得很香。要不是龙飞宇早上练武吵醒了她此时她恐怕还在熟睡之中。

看到她走来,龙飞宇就迎了上去,略带笑意的道:「王姑娘昨晚睡得可好?」

「我叫王菲。」

王家姑娘满脸笑容的道,这一颦一笑都让周围的人陶醉。称之为国色天香也不为过,难怪李家的人会对她姐姐下毒手了,如此姿色要不出事都是难事。

龙飞宇哦了一声道:「王菲姑娘昨晚睡得可好啊?」

听到龙飞宇喊她王菲姑娘,王菲也没有在意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道:「睡眠尚好,就是听到公子在练武,为何中途停止了啊?」

龙飞宇笑了笑道:「我们家一般没有早上的练武的习惯,平常都是睡到自然醒的。今天早起看着这春光明媚就想活动,活动。没有想到这随便活动几下,却把卢国公给招上了墙头,这不正在想办法远离这个危险人物。」

「危险人物?你不觉得卢国公和可爱吗?」

「可爱?是有点,不过他是前辈要是豁出去了和你胡搅蛮缠那也够受的。所以我们离他远点比较安全,毕竟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吗!」

王菲哦了一声就到:「那公子你接着练武,我去给你们弄点早点。」

龙飞宇摇了摇头道:「不必弄了,我们没有吃早点的习惯,平常起床都日上三竿了。那时已经快吃中午饭了。」

听到龙飞宇的话,那边龙亮忙摇头道:「王姑娘别听他瞎说,你愿意做就去做吧。谁说我不吃早餐的?没钱的时候不吃,这有钱了还能不吃?」

王菲哦了一声就和一旁的两个丫鬟嘀嘀咕咕的下去了,这里龙飞宇不满的道:「爹,你怎么能让人家王姑娘一个客人给你做饭呢?」

龙亮嘿嘿笑了几声就到:「客人,迟早都会是我们龙家的人。」

龙飞宇假装惊愕的道:「龙家的人?爹你要续弦啊?」

此话一出,那边龙亮忽然抬手就朝着龙飞宇打来,龙飞宇蹭的跳到一旁去了。那边龙亮哎呦一声,忽然捂着腰道:「不行了,年纪到了,折腰又闪了。」

龙飞宇匆忙过去把龙亮夫妻扶着道:「爹不是我说你,你要加强锻炼身体了,就你这体质还想续弦。」

龙亮哼了一声不满的道:「你小子少给我打马虎眼,你也老大不小了,咋们龙家一直一脉单传。要是到了你这一辈要还是一脉单传,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龙飞宇一边扶着老父朝着屋子里走去一边不屑的道:「说我呢,父亲你怎么不努力。你要是努力了我也不至于一个人啊。」

龙亮瞪了龙飞宇一眼就到:「我是不努力,可是我现在让你努力。你敢怎麽样?你要是不听话我就揍你。」

龙飞宇点了点头道:「对对对,你老说得对,要揍我也得先把身体养好不是,躺下,我给你按按腰。」

屋子里传来父子两人的家常话,屋外王菲却在打听这父子二人的来历了。她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兰,你家公子是哪里人啊?」

小兰想了一下就到:「应该是夏州人吧?他们是半个多月前从夏州来的。」

「夏州?那因为何事来的这里啊?」

小兰惊讶道:「原来小姐你不知道啊?我们少爷可是整个大唐都知道的少年英豪,前一段时间突厥人围了京城,陛下都素手无策。我们少爷和老爷带着两千士兵和一千士兵在夏州城外打走了十几万的突厥士兵,迫使围攻长安的突厥人撤退。」

王菲哦了一声就道:「那如此大的功绩最起码也得封侯拜相吧?」

小兰压低声音道:「我们老爷原来是前太子的人,陛下不喜欢。原本是想杀了他们父子二人的,可是又害怕百姓愤愤难平。所以这才封了一个校尉用来堵住天下人的悠悠众口。」

王菲惊讶道:「小兰想不到你还懂这么多啊?」

「我那知道这些啊,是少爷和老爷谈话的时候我听到的。」

王菲又道:「那你们公子家还有什么人没有啊?」

「没了,他是家里的独苗,听说现在连十五岁都不满。不过在外面对众人称为十六岁而已。」

「十六岁?那我替不是要比他大上两岁了?」

小兰点头道:「应该是吧,这老爷家里就这父子二人。听说原来家里的下人都比遣散了。」

王菲在这里打探着龙飞宇的家底,而那边龙飞宇已经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弄了一堆木头不知道在削着什么,看他摆弄木头竹子阿福就探出头来略带惊喜的道:「少爷你又有什么想法了啊?」

龙飞宇点了点头,道:「把那些东西都给我拿过来,我要做一个好东西。」阿福哦了一声就去拿了。

OceanBB
多多支持!!!!

第十一章美女王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