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水落石出

  龙飞宇府邸,作为一个特种军医他的医术可谓是惊世绝伦的。身上这点伤早就好的差不多了,每天闲暇之余就是看着池塘之中放养的鱼苗发呆。

不远处阿福阿寿几人则看着发呆的他跟着着急,他们虽说是皇帝派来的探子,可是这父子二人对他们不错,丝毫没有把他们当做下人。

平日里吃饭干活什么的都在一起,这样的主人莫说是独一无二,简直就是凤毛麟角了。龙飞宇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快翠绿色的玉。

玉的中间有一个淡淡的李字,而这块玉佩是他在那个少女的手中发现的。这也是目前唯一的线索,想到这里他对着不远处喊道:「阿福,阿寿。你们两个随我出去一趟。」

两人哦了一声,就准备收拾东西。龙飞宇拦住了他们道:「拿梯子从邻家出去。」

「邻家?少爷,邻家现在已经被人买下了,如今正在这里院子呢。」

「谁啊?谁买下了这里的院子?」

「据说是陛下赐给了程大人。」

「那右边呢?」

「右边是长孙大人府邸。」

龙飞宇惊愕道:「可是上次咋们来的时候这里还是比较冷清的,为何忽然之间就如此热闹了呢?」

「是这样的人人,由于这座宅邸以前闹鬼,而左右两邻原本就是两位大人的腹地,可是因为闹鬼的缘故,所以就空闲了下来。如今大人入住这里,镇住了这里的鬼魅,所以他们又搬了回来。」

龙飞宇哦了一声就到:「拿梯子上左边串门。」

阿福忙拉住了准备行动的龙飞宇道:「少爷,我建议你还是走右边安全,那程国公可不大讲理,要是让他看见可是会打人的。」

龙飞宇哼道:「要是走右边更惨,武将最大打你一顿,得罪了文臣弄不好命就丢了。」

阿福叹气道:「那我们还是走门吧,走门方便。」

龙飞宇叹了口气道:「能走门我让你们翻墙干什么?要是能走,这后面就空着,我早就走了。好了别多说。」说着龙飞宇扛着梯子就驾到了院墙之上,麻利的翻了过去,直接纵身跳了下去,身后阿福也忙跟着跳了下来。

看着正在搬东西打扫院落的一伙人,两人小心翼翼的绕过了众人。朝着不远处的大门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

身后不远处一伙人刚准备大喊,领头的一个身着锦服的胖子止住了他们。从一旁的空地上摸了一把铁锹就朝着两人身后悄悄的走了过去。

龙飞宇的感官是何等的敏锐,他早就察觉到了身后有人,可是苦于无法现身。所以才假装蹑手蹑脚的离去,不过察觉到了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他就知道自己两人要倒霉了。

不过看着不远处用了刷墙的白粉,他就有了定计。示意阿福快走,自己则在后面拐来拐去的让后面的人一时无法抓住目标下手。

等到靠近白粉的时候,匆忙椰起衣角护住了自己的脸。拿起一桶白粉倒头朝着天空撒去,整个人迅速的消逝在了不远处的大门之外。

白粉从天而降,洒满了整个院子。尾随其后的程知节更是被白粉洒满一身,他一边不满的打扫着身上的白灰,一边怒吼着骂道:「小子你给我等着,从来只有老子整人,没有人整老子,等我抓住你我要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身后不远处一伙人匆忙前来帮助程知节清理着他身上的白灰,程知节遍扫四周一圈忽然道:。你们有没有看到那两个小子长什么样子啊?」

一伙人摇了摇头,其中一个青年喊道:「爹,你刚才不让我们靠近,所以没要看到他们长什么样子。」

听到这句话,程知节忽然怒道:「那就是说老子这次是吃了一个哑巴亏了?」

那边程知节的儿子点了点头道:「是的爹,不过我会让人去查的。」

程知节恼怒的看了自己儿子一眼,气哼哼的走了。龙飞宇逃出程府匆忙把脸上的衣服放了下来,左右看了看,发现并没有人注意到自己,才叫住一旁躲藏的阿福道:「快走,幸亏这是新开的府邸没有守卫,要不然这老妖精非把咋们府邸砸了不可。」

龙飞宇才来经常没有几天,这里的人几乎都不认识他。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卖小吃的老大爷,就和阿福走了过去,坐了下来。

看到有生意来老大爷忙迎了上来道:「二位客官想吃点什么啊?」

「拿两块饼,在弄两碗稀饭来。」

老人哦了一声就下去招呼了,龙飞宇假装道:「大爷,你来这里时间不长吧?前几天这里还没有人呢?」

老人笑了一下道:「客官见笑了,老夫我在这一代卖了十几年的小吃了。前一段时间实在路口的,最近这昭武校尉在这里开府,治了这一代的邪气。所以我们这些生意人又都来到了这里。」

龙飞宇哦了一声,继续道:「我听大爷的意思你们以前就在这里买早点啊?」

大爷点了点头道:「是啊,大概两年前这刘府的大人因为生意破产就把这宅邸给卖了。后来也不知道被谁接手了,一夜之间狼藉一片。里面阴风阵阵,时常听人说里面闹鬼,害怕沾染邪气,我们就都离开了这里。」

龙飞宇哦了一声道:「原来是这样啊,这里倒是好地方,三岔路口。人比较多,是个做生意的好地方啊。」

老人也点了点头道:「是啊,这里是皇城,那些大官上朝散朝都从这里过。」

「两年前?那大爷有没有听说这个宅子是谁买的啊?」

老人摇了摇头道:「这我老夫不太清楚,不过好像李县公的公子一段时间经常在这里出入,不过时间不长就不曾来了。」

「李县公是什么人啊?」

那边阿福插嘴道:「李县公是陛下的远房哥哥,因为是宗室得以封为县公,不过权利不大,有三百户的封邑。以前不怎么在长安出没,不过他的一个女儿嫁给了雍州长史。所以最近几年才在长安开始混迹了起来。」

听到这里龙飞宇大概有了定计,默默的想到:难怪这长史会知道自己池塘里有死尸,原来自己开始让人淘换池塘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到了。这件事知道的人不会少了,所以他才想堂而皇之的把此事了了。法律自古以来都是民不追,官不究的。如今出了事有人追了自然害怕了。

不过此人也算是李唐宗亲,自己父子二人初来乍到。贸然得罪一个宗亲级人物显然对自己不利,不过如今的问题已经不是利不利的问题了。

既然事已至此,那就要快刀斩乱麻了。龙飞宇吃完了东西,大摇大摆的走上了街头,一边走一边对着身后的阿福道:「阿福啊,你听说过****经召集李氏宗亲给他们每人发了一块带有宗族标志的玉吗?」

阿福摇了摇头,龙飞宇笑道:「这个玉乃是上好的玉料所雕刻的,乃是万中无一的精品。只有这样才能彰显出李唐宗亲的无上荣耀,可是我在那具死尸身上发现了一块刻有李字模样的玉佩,明天我就进宫让陛下召集李氏宗亲,查看这块玉佩。如果谁的不在了,那么他肯定就是杀人凶手无疑了。」

阿福惊喜道:「真的吗少爷?那这么说你很快就能破案了?」

龙飞宇点了点头道:「那是自然。走咋们回府。」

说着两人一起走回了府邸,不过在回去的同时龙飞宇有攀上了墙头,看着不远处一个负责盯梢的男子离开,匆忙翻墙跟了上去。

男子七扭八拐的进了一座院落,龙飞宇迅速的摸上了屋顶。仔细观察着屋内的动静,一个中年男子此时正端坐在客厅之上,看着来回渡步的儿子道:「你个畜生,当初做下此事的时候你怎么不知道后悔?」

渡步的男子哼了一声道:「爹,你也别说我,上次你逼死人家那胡姬一家的时候不也比我还要残忍吗?」

中年男子忽然猛拍了一下桌子怒道:「逆子住口,你要知道你害死的那几个人可是太原王家的人,这要是王家追查下来,咋们的脑袋可就没有了。」

男子不屑道:「爹,你真以为那昭武校尉能查出此事来啊?这都应经过去了两年了,他们能查出来个屁,自从出事以后那宅子就被姐夫收归官有了。能有什么事啊。」

中年男子气愤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下子连当今皇上都干骂,还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出来的,而且看了一眼就能知道尸体的年龄大小男女,单单这份功夫就足以让你我胆战心惊了。」

正说着呢,屋外那负责盯梢的男子走了回来道:「老爷,少爷不好了。那昭武校尉说他从那具死尸的身上发现了一块刻有李字标志的玉佩,说是明天要上报陛下,让陛下在族中彻查此事了。」

中年男子不屑的道:「真能胡扯,这玉佩不过是普通的东西而已。太上皇赐下的东西,都在贵重的地方保存,怎么可能让别人抢走。这是个愚笨的家伙。不用理会他,他想查就让他查好了。」

屋顶龙飞宇略一思量,就从上面跳了下去。如今主犯已经找到了,可是想让他们认罪,却也有点难度,他们没有理由去捕获这父子二人。不过忽然想到了皇帝,他又笑了笑匆忙离开了此地。

OceanBB
多多支持!!!

第八章水落石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