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意外车祸

  大概是多久之前呢?

具体时间许逸记不住了,印象中依稀是夏花盛开,意浓风光,处处洒满明媚的阳光,有一束毫无预警地直射到他心里,猛烈得不得了。那时他躲在温家的假山旁,不,不应该是躲在,而是因为跳舞的人从来从没注意过他,所以连同观众都不知道他站在后面。

那样灵动,柔美,栗色长发泼散开来,随着舞姿曼妙飞扬。夏风不够热烈,她的衣摆却像自带了清风一样,飘荡出最完美的弧度。腰肢伸展,白皙的手臂在强光的照射下夺目,一颦一笑,宛如精灵。

仅仅是那一抹倩影,足够让世间男子为她着迷。所以,时时刻刻他都告诫自己,她不是你该爱的人。无关仇恨,你也配不起她!

所以,温思离世后,没有了束缚,他反能放开手脚实施报复。

许逸几乎是落荒而逃出的温家,他心里抑制不住的恐慌,后来又想,许逸,你慌乱什么?温书影是很好控制的人,这么多年来,你不都验证过了吗?即使她知道真相,也无法改变什么。

既然不会失手,那他落荒而逃又是为了什么?他凝神静气,害怕的从来不是因为温书影知道了,而是——温思的妹妹知道了。

很多时候,他也想放手,但是又明白,一旦放松了,以温书影的聪慧,一定会察觉,继而所有的秘密都掩不住。可是他还没有决定的时候,她却已经知道了,全部。可是她怎么会突然就知道了?都那么多年过去了,他做的那么隐蔽,什么线索都切断了。

是呀,那天不过是很正常的一天。

在家的温书影也在回想着,那对于曾经健康美丽的十六岁花季少女,却是永远都忘不掉的噩梦!

温思走后,即使爷爷奶奶有多难过,也不过消沉几天,接下来闭口不提就过了,反正除了一场葬礼,一块墓碑,什么都没留下。大人的抵抗能力好像总是比孩子的强。

两个月以后,该干什么还是没变化,爷爷奶奶继续忙着学校的事,温凯还是温氏的总裁,荣慧依旧是那个在外打拼事业,在家贤惠孝顺、八面玲珑的女老板。温书影要继续学业,她的精神一日不如一日却没人关注,姐妹俩感情深厚,大家只不过以为是伤心过度的体现。

其实又有什么不同?

那天下午是高考生好不容易放风一节体育课,也仅仅限于在体育场聊聊天。放学后书影没料到是许逸来接自己,怔了一怔。神情松动,以前他也接过几次,每次都是和温思一起来的。

许逸朝她点了点头,递给她一瓶酸奶,又帮她拧开。

温书影其实不渴,但已经开了她要是不喝总是不合礼貌。他似无意说:“之前温思跟我说了,你不喝茶,倒喜欢喝这个牌子的酸奶。”

他说话的味道有些像温思平日哄她那样,牛奶的味道很好,这句话更是掐准了她的七寸。温书影怎么能拒绝得了‘温思说过的话’?

后来的事记不清了,好像是他说车停到对面了,叫她到路边等一下,她迷迷糊糊只记得要等他,站着不动就是等了。目光是紧紧追随着那个人的身影的,却忘了校门外就是一条宽阔的马路。

街道喧闹,尘气飞扬。一中校门前车来车往,有学生的交谈,有家长的呼喊,还有喇叭声......

她好像听见轮胎重重滑地的声响,突然觉得很痛,是头痛还是脚痛,不记得了。

醒过来时是罗笙守着的,她睁开眼,老人脸上的泪痕还未擦干,所以那时真的是失了理智,两个月前的事她可以抑制,因为她答应过温思要和她上同一所大学。

可是现在这样,好像没有办法了。既然已经不可挽回,那再多的补偿又有什么用,还不如自暴自弃来的舒服。

想想十六岁之前的温书影,算的上是天之骄女吧?虽然比不上温思的美艳的样貌和出众的交际能力。可那时的她像一个正常的青春期女孩,除了过于冷心冷情外,一切的完美的如同童话中的公主,只待有个一见钟情的王子领走她。

只是王子还没有出现之前,她的国家就要灭亡了,失魂落魄的她不得已求助于许逸,这个曾经将会是她姐夫的男人,失望的是原来她把豺狼带了进来。

现在的温书影呢,她想,要怎么向别人介绍她?复杂的病史,一双半残不残的腿,还是那个曾经眼高于顶,现在落难不堪的温家二小姐?

温二小姐......曾经是人人羡慕不得的,现在却是避之不及。

她失神望着远处,清泪默默流下,沾湿了窗前的金虎盆栽。在这座城市,中越大厦或许已经成了一座地标,正六角形的建筑,价值千金的广告墙引得众人追逐,倒不是多高,而是从这里走出来的人,哪怕是小小保安,都能被同行艳羡一番。

此时,孟清止站在二十一楼的落地窗前,眺望的风景皆不在他眼中,他站在这里,和站在最高不过八楼的研究院心境半分不改。

不知道为什么,居高居低,对他来说比常人平淡很多。

第一次发觉被跟踪,是一个星期前,那天他和卓晔一起在研究院附近的高级中菜馆吃饭。菜色不错,就是陈年的茶有些劣质,他将最后的一篇关于“地球微生物组计划”的新闻听完,叫上助手卓晔一起离开。

卓晔不紧不慢,故作正经对他说:“诶!师兄,你身后的那个美女,一顿饭下来,盯着你的背影不下二十分钟!”他埋怨,“跟你出来,总要受几回打击。”

“这里环境好,如果你不想走,我可以一个人回研究院!”孟清止完全是没把他说的话放在心上。

卓晔请客,结帐时,就站在服务台边上等,边泛着余光倒向美女那桌打趣道:“师兄,你说你总是这么不通情达理,我还能开玩笑吗。刚才那个说真的,我说的是,我觉得......”

他似乎总找不到合适的词来表达,一直敲着桌子焦急烦躁,直到收银员将单子给他签名,他写了自己名字才顺畅大声说出来:“就......好像前世姻缘,爱了你很多年,现在来找你一样!”

卓晔说完舒了一口气,收银员却没忍住“噗”地笑出了声,之后才不好意思的道歉。

孟清止青着一张脸等他结账,无意朝着刚才吃饭的方向望去,正好和那个女孩的视线交汇,那样一双漂亮的眼睛,和卓晔说的一样——深情地凝望着他。

她是谁?——这是第一眼的想法。

“师兄......”卓晔拍了拍他的肩膀,孟清止按了按太阳穴堪堪回神。

“怎么样?是不是很漂亮?”卓晔弄好安全带,问隔壁的孟清止,“师兄,你不会真的在神游吧?你要是都这样了,那我可要对刚才那位美女刮目相看。”

他示意卓晔快点开车,手有一搭没一搭地点着车上的电脑:“我看你是平时闲得慌了,听说最近喜欢上和门卫打交道,我倒是不怕你屈就去当门卫,就是后勤恐怕看不上你个绣花枕头。”

“别呀,师兄,我志向高远,真的,我那天就是听几个实习生说他们学校的女研究生来面试都是为了见你,把你当偶像看,没想到你把人家的成果批得一文不值。”卓晔真心为他累得慌,“李叔说,你列了名单以后拿着简历来的不能进了?”

他想起这项措施,倒有些认真:“以后还是不要提直招了,我没那么多时间了,改推荐吧。”

那刚才的美女难道是因为见不着孟清止才跟在他们身后?卓晔不禁暗自猜疑,说:“师兄,你说刚才那个是不是也和那些研究生差不多?不过啊,她看你真的很专注,要不是认识你那么久,我还真想问问你是不是辜负了人家。”

卓晔学着女友的爱好文艺一把:“要知道,世界上的深情在悲剧和喜剧的舞台循环上演,却从来不在现实生活中相遇。”

孟清止没理他,卓晔悻悻然叹了口气:“八卦无罪啊。”

“我见过她!”孟清止面前闪过一双澄澈的眼眸,他突然出声,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记忆没有出错又重复:“卓晔,我见过她!”

就在前几天,只不过那是从公寓去中越路上,习惯性在法屋拿早餐时,她坐在一楼最后的位置,默默望着门口。在等服务员从冰箱拿早餐的空闲里,他看到一个女孩子,静静地坐在那边,不是吃早餐,也不是玩手机,就那样一直发呆。

他以为是在等人所以望着门口,并未过多注意,只是觉得这个女孩坐在很安静,只是一眼,那双无波无澜的黑瞳像是要把周围的一切都摄入,具体是什么,他又说不上来。

如果她不是在等人,那么,她一直看的人,其实是他?

他不应该那么自恋的,孟清止暗笑着摇摇头,想将不该有的思绪放空,却在那一瞬间想起了更多。他记得,那天停车时有一辆同款同颜色的奥迪停在法屋前面,他记得,最近几天都有相同的车在他附近出入。只不过因为不曾在意,也没看过司机是谁。

本来他还以为是巧合罢了,不过是谁和他恰好买了同一款车,住在附近而已。

一连串的巧合变成了谜团,解谜的人是他,那么谜底是什么?又是谁将这一切联合起来?生活真的有那么多的巧合吗?

第九章:意外车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