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报复

  “你最近很奇怪,小影,到底怎么了?告诉我。”许逸抓着她的手腕,追问道:“我听说你出去了,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

她挣脱不开强有力的桎梏,本想喊,但又不想被温烨向茹听到。内心深处,她仍旧不想父母知道太多,仿佛恬然无知能够让他们远离危险。

“许逸……你要是想要温家,又何必在这里做些令人恶心的事?就算你想,我也没有耐心配合你的演出。”

她开口时,许逸有过一丝慌乱,接着就是一种她未曾见过的酣畅淋漓。这种表情是以前她从来没在他脸上看到过的。时至今日,她仍旧不懂,一个人怎么可以用欺骗的手段用得那样纯熟,他怜惜的神色,安慰的话语,一点也不像是假的,这样违背自己真实内心的动作,他是怎么做出来还骗过所有人的?

“你果然知道了。”他说,短暂的愕然后是冷笑。

“我是知道了,终于逃脱了你的谎言,应该没有太晚吧?”

许逸放开了她的手,轻蔑地说:“所以,你去找孟清止吗?你想让他帮你,可能吗?”

七年前,温思说过,她这个妹妹平时不善言语,但却是最能抓住关键的。若是别人,他自恃完全有能力让温家按照计划中的样子一步一步走下去,可是,温书影,平常单纯的让人觉着可怕。而那个刚刚在云市冒头的中越新总监,最近的几次交手都让他摸不清秉性,这两个人一起,总归是难对付的。

不过,还是早了……

他画风一转,低低道:“小影,你知道的,每个人都会有名利心,我想要温家。你知道外面的人背后是怎么说我的,表面上我掌管着温家的企业,实际不过是你爷爷的一条狗……”

当初他听着下属的转述,就发誓此生一定要把那些人踩到脚底,要彻彻底底的掌控温家,还要温家人亲眼看着温家是怎么没落的。

温书影却是皮笑肉不笑转过头,不想看他。这些话是他从未对她说过的,多年的风光早就把此人的虚荣和自尊心喂得膨胀。

话分为三种,一种是全部都是假的,一种是没有一丝假的,还有一种,半真半假,诛灭人心。

多年来,温书影听惯了他全部的假话,把自己,把温家弄成现在的落败样。现在来听半真半假的还有几分稀奇,如果不是早就知道坐在面前的是什么人,或许还真能信他几分。然而如今能够让她相信的,就只剩下他炉火纯青的演技了。

她掩住口鼻,一副当真苦口婆心劝慰的表情信手拈来:“许逸,我觉得我们早就没有了说话的必要。谎言修饰的再完美,在不需要的人面前,它是半分作用都没有的。你该对温思说,她喜欢听所以她愿意相信你。”

“小影,不要这样,你听我说——”他知道他太想骗过她了,被揭开的一瞬,温书影用这样的嘲讽的语气和他说话,他有些不适应。

温书影怜悯他的表演:“温思十八岁认识你,今年要是还在,过了年也叫二十八了。十年,我们认识也差不多是这个数,怎么还是这么不了解我,我不想听,对你通常只有一种可能,你……让我作呕。”

她用手挡着眼睛,顺便按压太阳穴缓解久不见的劳累:“你难道要我打电话给徐医生和马护士,还是要我调出爷爷的监控,又或者,直接报警,教唆犯罪或者主谋判得不轻,你要是还想听,我再继续说。”

她认真地看了看他,许逸的脸色可用狞狰来形容。

她真觉得自己可怜,但是许逸,这么多年能够正反两面轮番表演而不至于变态,她惶惶然生出一种连自己都恐怖的感觉:温家如此破灭,才算对得起他的苦心孤诣。

要是换做她制作近十年的复仇计划,她会觉得得到的还不够呢。一想到这个,便怀疑人生,是不是温家的几条人命和一双监狱人生太低贱了。

真是不可思议,温书影赶紧剔除不道德的观念,从小到大善良惯了,她不应该如此狠毒的:“嗯,你说什么走狗不走狗,不过是放低自己来刺探我到底知道多少。”

许逸冷眼旁观,或者说等候着她的判决。

她坐得太久,腰腿酸软,只好一边揉着一边回忆:“如果只是温家,或许还可以瞒天过海继续哄骗,然后再一步一步慢慢蚕食,你知道这个人不是一向喜欢慢慢地看着猎物痛不欲生吗?”

昨夜里下了太多的雨,今日爽朗无云。天都光了,既然一切都摊开来讲,许逸也不再是一副担忧受辱的表情,反而是毫不掩饰的轻蔑的笑意。

他略带怜悯,像从前一般循循善诱:“小影,人皆有一处致命的弱点,像你是因为太心软所以宁愿自欺欺人,温思呢,她是太过自信,仗着所有人的喜欢而毫无防范之心。你猜猜,我的是什么?”

温书影懒得和他说太多,收敛了嘲弄:“怎么说,藏来藏去的引诱真的很无聊,许逸,我觉得为了人身安全,还是不要当面说的好。”

他笑意一顿,剩下锐利的目光:“我以为还能有几年的,原来你真的知道......”

“那么,你可以离开了吗?得到了答案留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了,你是一个精致利己主义者,从来不会浪费时间。”

像是听到瞎子在讽刺别人看不见,许逸哈哈一笑:“温书影,不要说我,你又何尝不是......自私至极的人。”

她也真的点了头承认:“你说的对,所以......六年多了,看着我折磨自己的时候,开心吗?”最后,她嘴里吐出这些字时,眼底的惨笑和绝望是怎么也隐藏不住了。

他反而舒心了:“既然问了,那我也该回敬你,你不是一直都清楚吗?”

温书影看着眼前陌生的许逸,这样恶魔般的人,她自觉不可能斗过他,所以,说出口是最好的解脱,她一向是那么坦白的人:“人家说过慧易夭,我能在七年前侥幸活下来,就不算聪明人。你做的一切我很清楚,所以,你走吧。”

许逸不语,回想温书影的生活,到底是有多苦,才会想着用身体上的折磨来减轻精神上的折磨?他原本是想要她死,既然死不了,那就做个残废算了,他还是放了她一条生路,谁教她是温思的妹妹呢?

他也曾问过自己:这些年,你真的开心吗?心底有个讥笑的声音回答:当然!

刚开始温书影拒绝任何人的照顾,他便费尽心思将她掌控在身边。既然有了开始,就不能断了,收买医生和护士,看着温常华和罗笙品尝温书影放弃自我的断肠之痛,那真的是痛快,叫人欲罢不能。当然,最热烈的是温凯和荣慧,只可惜温常华断了自己的后路也叫他压了下去。

他不露分毫,一边悉心照顾温书影,一边打理温氏集团,看着整个温家如料想中的那样落败,不能表露出复仇后的狂喜,还要露出悲切伤感来安慰欺骗温常华和罗笙。

两种极端的情绪在人前人后交替,他不仅不会累,反而异常兴奋。就像劫匪拿了钱装作路人把孩子带回来,被孩子父母奉至上宾,内心翻涌出一股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快感!

他一人独舞,累了些,但很满意观众的热情。

第八章:报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