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骄傲如她,跌落凡尘

  “既然你来了,那就好好说,我先下去吧!”罗盛自知孟清止过来是有话对温书影说的,绅士地为两人空出了位置,临走时还刻意用眼神暗示他不要太过分了。

孟清止坐在沙发上,明显的离温书影是最远端,生性冷淡的两人都不知该如何开一个头。

她抓着沙发的手不断收紧,暗暗伤感时间这样溜走,为何不再慢一些?她的愿望卑微,小到甚至觉得安静的相处就很好了,她能呼吸到他身旁的气息,甚至一抬头她就看见熟悉至极的容颜。

他离她,只有一个抬头的距离,要是能一辈子都这样,该有多好?

良久,孟清止才说:“温小姐这些天一直开车跟在我身后,我想作为被侵犯权益的一个,温小姐有必要解释一下。”

她茫然:“啊,那个......我......就想看看你,多靠近你。”

“按常理,温小姐的行为已经影响到我的正常生活了,相信你也是一个知趣的人,多做无谓的纠缠只会让人反感!”

“可是我就是......想看看你而已。”为什么连这点希望都不给呢?

温书影听到对方冰冷的话语似针锋一般,眸中带冷,毫不留情刺穿她赖以为生的幻想:“为什么?我们很熟吗?温小姐还是不要做这些幼稚的行为了,会让人误解的。”

“误解?”她连连摇头摆手,“不,不......没有误解,我是,真的喜欢你。”她睁大眼睛,真诚至极补充:“你知道吗?我不是胡言乱语,你那么聪明你看看我,应该什么都能看出来吧?”

孟清止按捺下心中那份莫名的情绪,颇有意味审视她,温家被外姓夺了权,温书影怎会无动于衷。

见他梗住没有说话,温书影如坐针毡,满是期待地捧着杯子鼓起勇气试探着问他:“你是刚回来对不对,我看到你都是独自一个人,可是还想问一句,你有女朋友吗?”

若是教其他人看见她这般,急不可耐的探求,卑微到尘埃之中,可完全不像传闻中的冷静而高傲的温书影。

他有些恍然她问出这些不相干的,原本斜睨着的一双眉眼不自然转开,并没有答话。

温书影笑,用手挽起流落下的头发,轻轻道:“那就是没有了,如果有,你一定会告诉我的。哪怕我现在不过是个无所谓的追求者,更应该告诉我对不对?”

他鬼使神差般摇了摇头,温书影说得对,如果有,别人问他,他一定会承认,可是,她哪里来的那么了解他。她处心积虑调查他吗?不然,她是怎么知道他的住址,他的出行,甚至是只有亲近的人才知道的性格特点。

“温小姐不必费心我,我是不会参与到你们温家那些乱七八糟的争斗中的。还有,我不希望温小姐做些令我烦恼的事。”

温书影牙关咬紧了下唇,轻声辩驳:“怎么会呢?我没有,我不是为了温家。”

这句话说出来,怎么脸会那么热?

“哦!温小姐是说,喜欢我,才天天跟着我。恕我直言,这种变态的癖好温小姐还是不要拿出来招摇的好,还有,今天第一次见温小姐,没有礼物,但愿这番话能送给你奉为圭臬。”

她呆滞,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的讥讽也会落在她的身上,针针穿入死穴,竟无言以对。

她像孤零零站在摩天轮上的人,而孟清止却是她永远绕着的转轮,以他为中心,只要有一点动力,她能够坚持好久,至少她以为她可以坚持,哪怕面对的是无视和冷漠。

——只是我爱的人,我原谅你不知道我多爱你,但请不要伤害一颗那么爱你的心,起码让我觉得,仍然有希望。

新沏的茶从热到凉,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等到温书影低下头闭了眼睛平复心情时,已经不知过了多久。她把头埋下,借着衣裙不露声色擦干眼泪。

忽然听到孟清止说:“说起来,我们可以说是完全不相识,你的喜欢,未免太让人难以接受。”

她抬起头看他,似乎似在看另外一个人。

当年,他们曾经为了朋友的爱情史讨论过关于如何定义喜欢与否的问题。

那时,他们一致认为:一个人,特别是女人,很容易受环境和外貌的渲染喜欢上别人,这种喜欢严格意义上并不能定义为爱情上的喜欢,只是把异性经过内心将对方包装成完美的仰慕。

这种仰慕在特定情况下可以转化为爱情,但大多是经过时间的淡化随风而逝。在追逐过程中,这种似是而非的感情会让人盲目相信它是爱情,其实只不过是内心的渴望和幻想。

要不是她实在清醒得可怕,温书影简直要认为他是阿止......显然不是这样的。她说,喜欢他。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才会让她有如此清晰的认知,确定是一份喜欢,而不是其他。

算来,在孟清止过去的二十五年中,温书影这个名字,听过几次,只是从来没有见过面。这样的交情,说喜欢一个人,他失笑,从来就不会相信无稽之谈。

“清止,如果我说你是我的梦中情人,你会信吗?仅仅是相信我,第一次站在你面前的我。”她斟酌了半天,才慢慢启唇,这样应该不会太突兀,“其实说起来也没有那么玄乎,要不是你真实存在,我也只会当自己做了一个六年的梦。”

她神色渐渐萎靡,自顾自的说着:“你既然早就知道我,那也一定知道我不是......和平常人一样的。所以,我可能会对现实失望,继而在幻想中寻找存在的意义。”她尽量说得好听一些。

孟清止正眼看她,点头:“按照我所知道的,应该不仅仅是这些吧?”

“对,生活对我的亏欠,肯定是要原样补回来的。所以......我光明正大地拥有健康,可以自由的走路而不必费心掩饰,还能跑步甚至是跳跃。可是,你知道吗?就是因为太完美了,平常人习以为常的,我却怀有无限的感恩之心,生怕那天它就夺走了这些。”

此时的孟清止倒赞同她的想法,只是觉得她过于当真了。

办公室外,舞曲声响起,小提琴和长笛欢快合奏,伴随着他们的交谈,仿若在时不时的沉默中稍稍滴入调料,好让其中的人不至于寡淡无味。

“那后来呢?难道我存在的意义就是给你一场......”他不善于说出这个遥远的词,“爱情?”

温书影强忍住泪花,拼命摇头:“不是,你对我说过,无论是蝶梦庄周,还是庄周梦蝶,活在当下才是最要紧,我一直坚持着你的话,不再去害怕醒来,因为你说过,会一直在我身边。”

“......”

她一字一句说:“孟清止,你是我的信仰。”

六年的感情把坦然变成了习惯,只要温书影对着孟清止,只要他活着,就不会隐瞒任何事。语气平淡,眼神却是炽烈的,如果不是真实存在于她的感情中,那么她就是演技高手。

可是这一切的确只是存在于她的梦中,没有人知道,也改变不了任何事实。

她似乎觉得自己是太坦白了,赶紧告诫他:“我知道你现在不会相信,可是清止,也请你不要劝我去看什么精神科医生,他们只会撕开伤口,让我一步一步认识到,那些美好的事情不过是我这个疯子臆想出来的。如果是我病了,让我一直病下去,不要唤醒我。”

孟清止瞠目结舌,动作凝滞在伸手探取茶杯这一刻。他想过这个女人会有千百种借口,权利,爱情,金钱,哪怕是他最看不起的为色所迷他也能有方法赶走她。可是,当她坦坦荡荡一吐而出,他看到了那双桃花眼中的真诚。

那一刹那,全身血液滚滚涌向心脏,他甚至有种亲身经历过的错觉。

然而清晰明了的记忆和理智告诉他,他是无法爱上一个带着目的接近他的人的,即使她的话让他触动,因此言辞松动,也不再带着嘲讽的语气。

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语言组织能力好似出了问题,向来善辩的孟清止也会有言拙的一刻。

“你的话的确让我感动,但却是虚无缥缈的,或许……我没有办法理解你,你需要走出来是肯定的,人总不能靠着幻想过下去。”

温书影已不再看他,意趣索然反驳:“不是的,人可以靠着幻想过下去,只要我想,不是吗?”

——如果不是你回到云市,如果此生都找不到证明,我或许会慢慢因为现实而潜移默化,你只是一个我幻想出来专属于我的爱人,可你又是真实存在。

最后,她只听得孟清止的嘲弄:“幻想使人充满希望,现实是希望破灭的源头。你生活在现实,如果不是某些东西伤害了你,让你不能幻想下去了,你会来找我吗?”

第五章:骄傲如她,跌落凡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