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魔鬼的化身

  归家,那样一个温暖的词,却被她拿来贱用了。

整栋房子像被黑呜呜的烟雾笼罩,透着白日里寻不到的诡异和阴暗,温书影从外面望过去,弥漫的灯影中,寻不到往日温思在时的热闹。

温书影不是不想痛哭流涕,可是有谁能够相信,七年的时间里,一个家的人,爷爷奶奶,大伯大伯母,堂姐,全都离去了。送走他们的那时,永远也不会想到是最后一眼,有人在天堂微笑,有人却掉落地狱挣扎。

温书影面无表情打开门,身体为数不多的热量渐渐被雨水带走,遗留的是冰冷......在没有经历过物是人非时,她还不懂,当世界只剩下一个人,内心突然的触动像是整个内脏都在痛苦呻吟。

在这一瞬间记性会特别的好,很多早就忘记的事涌现出来,满世界都是往事中的欢声笑语。

除了门口亮着的灯,一楼不见人气。没有了,没有了......如今温家人少,也不过是温烨向茹加上她,因此解雇了大部分家佣,数下来,就还剩厨师和打扫卫生的胖姨,现下,他们应该早就睡了。

温书影回到家已经十二点过了,温烨向茹的作息时间很规律,每天都是十一点回房关灯,感性至极的音乐家在这方面出奇的理性,从不延误半分。

又或者说,是她这个女儿不值得他们等她回来。

她坐在沙发上叹息,将包里的东西悉数拿出来免得湿了,周围寂静不闻一丝风响,如果说安稳的气息向来是她喜欢的,可是为什么会有被整个世界都抛弃的感觉呢?

......

第二天温书影睡到了很晚,明明醒了却不愿意起来。人总是倾向于保护自己的,心烦意乱便是危险静候在侧,她的感觉很准,磨到了十点多她下来吃早餐时,不意外发现家里还有客人。

说是客人,还不如说是半个主人。

过去的六年里,往来频繁得不像客人,二楼的客房已经成为了他的专属,但是近一年,温书影有意抗拒他。再加上温烨向茹归国,他为了避嫌也很少来了。只是很少不代表不会,特别是这两个月,向茹好像很喜欢邀请他。

来者,可不就是风度翩翩的许逸吗?

胖姨见她下来欢喜说道:“小影,今天是华夫饼和纯牛奶,水果切好了。”话罢了,连忙洗了手从冰箱里端出剩下的早餐。

温书影轻轻嗯了一声,不想看见许逸,也不想听到他的声音,她将整个碟子都端起,准备上二楼用餐。

向茹在后面叫住她:“小影!”

温书影回头,扯出勉强的微笑:“妈,我约了人,今天中午就不在家用午饭了,你们吃好我先上楼去了。”随后头也不回地上了楼梯。

“小影!你......”向茹见她走远了也说不下去,只能尴尬地把头转向一边,温烨则在旁边抱着她,慢慢地拍着她的背后宽慰。

一家人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温书影也说不明白,有些事是难得糊涂的。

口中的饼干没了味道,她灌下半杯牛奶,等候着......她以为可以控制的,只不过听着木质楼梯咚咚的响声时,她就想把刚才吃的都吐出来。

叮咚叮咚!许逸上楼的声音比以前重了不少,她知道,这不过是他来时的宣告,同时也是挑衅,他怕是已经知道了什么。

门没关,他敲了两下,不等里面的人应就直接进去。

许逸仍旧是那个许逸,丰神俊朗面带三分笑容,他随意坐到椅子上:“最近忙,我们也有一个多月没见了,你好像对我生疏不少,最近怎么了?”

温书影一双眼睛波澜起伏,她宁愿两人永不相见,最好连听也不要听到这个名字!

却听见他又说:“最近你爸妈好像又要出去,温家的事情一大堆还没忙完呢,也就是他们能够放得下。你呢,最近有做康复训炼吗?”这句话包含的信息很多,句句刺在她肺腑之间,叫她忍耐得快破功。

她深吸一口,尽力用平和的语气:“他们告诉过我了,一个星期后是陈汀的音乐会,公司的事情到底还要麻烦你”

“老规矩了还好,倒是你,这几个月腿还会酸疼吗?冯医生怎么说?”

他在试探她!这是温书影的第一直觉!

换医生的事早就不是秘密,温书影没告诉过他,可许逸是什么人?他自有自己的方法知道,所以,他是很容易就猜出来这几个月的变化是因为她已经知道了什么。

她索性撕破脸比较好受,冷哼一声:“你觉得他会怎么说?都这么多年了,肯定不可能根治好了,还要说什么,你不是清清楚楚的吗?”

这算是彻底将两人之间早已明了的秘密往不可收回的方向推去。许逸伸手想去看她的小腿,温书影已经无法再继续和他虚虚假假的谈话了,她的手拦开他,眼中闪过厌恶,许逸看到了。

既然看到了,就没办法忽略。

认识她近十年了,许逸从来没见过温书影用这种眼神看着哪个人,这不仅仅是讨厌那么简单,而是发自内心的厌恶和憎恨。

她的眼睛很漂亮,是不同于温思的美,温思的眼睛像是美人鱼般的引诱人,让人为她着迷。温书影呢,她的眼睛像月光,柔和而明亮。

温思活着以前,许逸一直觉着,温书影的眼睛可以比喻成水晶,因为目空一切,后来才发现,她的目空一切里还留着一个温思,因为她,别的可以什么都不在乎。

没了那个人,只可能走向极端,要么悲壮疯狂,要么生无可恋!温书影以前无疑是后者,现在么,他不好确定。

一个人目光是毫无隐藏的,眼睛的光可以把野心勾勒出来,有那么几次,温书影就快要说出来了。

她以为能够克服恐惧,问一声:“许逸,你到底有没有换我的药?”

后来才知道,其实不用问了,知道的再多只会对他的恐惧再次加深。这个魔鬼!这是温书影所能想到的最贴切的形容词。等她回神才发现,她的词汇变得如此匮乏。因为失去了交流,她变成了最简单的人,只能用最简单的方法表达对他的不满。

第七章:魔鬼的化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