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永远不要骗人

  “没干嘛!”楚韵语缩了缩手,转过身;“我是想叫你起床!还有,就是;昨天谢谢!”

林琅锋见楚韵语一笔带过了,也就没有多说,啃起了面包:“那现在,你打算干嘛?”

“废话,当然是继续破译啦!”楚韵语白了林琅锋一眼;开始用验钞笔一页一页找起来。

“你一页一页找?”

“当然不是!”楚韵语照了照,看向林琅锋:“因为就在第一页!”

“是什么?”

“是一串数字!”楚韵语本想把书拿过来,却不想直接一口气把第一页给撕了下来,“我好像力气有点大!”

林琅锋凑了过来,“那这个就是门口那个奇怪的盒子的密码喽!”

“我想应该是,”楚韵语拿着这张纸到柜子那里,将柜子打开了;随之而来的就是水柱!“噗!”楚韵语用手擦了擦眼睛里浸进,嘴里吐出刚刚流进去的水,“靠,怎么又是我!”

“你还好吧!”林琅锋把毛巾拿来给了楚韵语。

“你不用吗?”

“没事!我只打湿了头发,你用吧!”林琅锋查看了一下柜子,“不过里面有一把钥匙!”

“那就应该是开大门的钥匙!”楚韵语激动地说道,“我们赶快去试一下”

楚韵语又蹦又跳走到门口,“你快点!”

“我知道了!”林琅锋说着,走到门口,突然一阵光照在他脸上。两人沉默了良久。

“门打开了?”楚韵语奇怪地看着,“那这把钥匙用来干嘛?”楚韵语抢过林琅锋手中的钥匙,插进钥匙孔,却发现无论怎么转,只会把门给锁起来!

“我终于明白了!”楚韵语砸吧砸吧嘴,“为什么有许多人都出不去,因为他们自己把自己锁了起来!!阿嚏!!!”

“我们先出去吧!你也正好换身衣服!”林琅锋推着楚韵语走出密室,天空的明亮照在两人身上,工作人员依旧用标准的八颗牙微笑向他们走来!

“你们这不是故意忽悠我们吗?”楚韵语咬牙切齿地看着工作人员。

不过工作人员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解释着:“我们并没有说不忽悠你们啊!这是你们的5000元!”

工作人员把牛皮纸信封推到楚韵语一行人面前:“我还有事,先告辞了!”楚韵语呆在座位上对刚才的话直直发呆:“居然这么理直,气壮!!!”

然后刚一出门,就看见了自己的妹妹楚韵桦和她的同学好像要去其他地方玩。楚韵语举起手本想打个招呼,可是嗨还没说出口,楚韵桦就毫无反应地从楚韵语身旁走过;只留下楚韵语尴尬的把手悬挂在空中。

林琅锋似乎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询问着楚韵语:“你怎么了?”

“没什么!”楚韵语故作轻松地假装挠了挠后脑勺,“钱我就都拿走了?再见!”

“再见!”

楚韵语看着林琅锋渐渐远去的背影,又看着楚韵桦那欢快地笑脸,觉得真是恶心。准备把钱存进银行时,楚韵桦就走了过来!

“哟!这不是楚韵语吗?怎么,没去打工?”楚韵桦带着戏谑地目光看着楚韵语。

旁边的同学甲问道:“韵桦,你认识她吗?她是谁啊?”

“哦!是我家保姆的女儿。”楚韵桦一脸嫌弃看着楚韵语,最后口中轻微发出了声‘切’。

“是吗?”同学甲觉得有些奇怪,狐疑的望着楚韵语,微笑打着招呼,“你好!”

“你好!”楚韵语看着自己这个满嘴谎话的妹妹,“哦,对了!楚韵桦,妈妈让我告诉你,记得回家时自己买自己的沐浴露。”

“楚韵语,你家不是有保姆吗?怎么还需要你自己买啊?”同学乙有些怀疑。

“每一个母亲不都像保姆一样关心关爱自己的孩子吗?”楚韵语高傲地说完,挥手再见,“拜拜,祝你们玩好!”楚韵语背过身,偷偷笑了起来,世界上就算再迟钝的人想必也听得懂她是什么意思,现在自己已经感受到楚韵桦内心的怒火,估计现在正在圆回来不知道该如何圆回的谎言。

“你怎么还在这儿?”楚韵语看见林琅锋正买了杯珍珠奶茶站在他面前。

“我难道不能在这儿?”林琅锋反问道。

“你听见我们的谈话了!”楚韵语不确定地试探了一下。

“恩,听见了!”林琅锋吸了一口珍珠奶茶。

“哦,好;再见!”

“你不是想问一些其他的吗?”林琅锋叫住了楚韵语。

“你什么时候开始喝珍珠奶茶了?”楚韵语也不知道该问什么,只好随便有的没的哈拉两句。

林琅锋倒也没想到楚韵语会问这个问题:“你不是喜欢喝珍珠奶茶吗?给你!”林琅锋从塑料口袋里拿出另一杯珍珠奶茶。

“嗯?谢谢!可是,你还是没告诉我答案啊!”

“只是因为我想迁就一个人!”

“是吗?”楚韵语半开玩笑的说着。

楚韵语并不太明白林琅锋话语中的含义,也不想去理解。哎!这一天,如果没有5000元,那就真是糟糕透了!

下午,楚韵语待在近乎门可罗雀的店里,无聊地吃着双皮奶,就感受到楚韵桦的怒火蔓延到这儿了!

“楚韵语,你是不是有毛病啊!”楚韵桦面目狰狞地拿着包走进来,“你就让我享受一下公主的待遇,不行吗?”

“你所谓的公主待遇就是骗人?”楚韵语冷笑了一声,“而且骗人还不打草稿!”

“你什么意思?”楚韵桦底气一下子弱了,毕竟她自己本身就不是什么千金小姐,难免可能装的不太像!

“任何一个千金小姐穿的衣服都不会掉色或者掉线。自己注意一下自己的仪容仪表吧!”楚韵语看着自己妹妹成这个样子真是有一种恨铁不成钢。

楚韵桦听了楚韵语的话后,看了看自己的裙子,顿时哑口无言;看了看楚韵语的眼色,沉默许久,说着:“那你也不该当场揭穿我!”

“那你怎么不说说,你说我是保姆女儿时,我的想法呢?”楚韵语特地加重了保姆两字,以用来讽刺楚韵桦那做作的行为。

“我……!”楚韵桦像腌了一样,靠在柜台上。

“永远不要骗人!”楚韵语递给楚韵桦一杯果汁,“先喝口水吧!”

“你别以为我会和你重归于好!”

第五章:永远不要骗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