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噩梦来到

  被莫言一路搂回来的陶言诺丝毫没有察觉出来,因为一直愣着神。把陶言诺送回房间,吩咐周静好好照顾她后,莫言便回到了书房。“您或许不该带她去那里”知道事情经过的廖理平静的说着,“是啊,本王不该带她去那里”言语中明显可以听出来自责。

“小姐,您好点了吗?要不,我给您打点水,你洗洗睡一觉,差不多就好了。”周静看着言诺说着,因为从小跟到大的周静知道她家小姐无论遇到什么事睡一觉就好的,直到看到言诺点头这才出去。

帮陶言诺一切都伺候好了的周静,也把屋里灯吹灭的只剩一盏在微微的亮着。躺在床上的陶言诺眼睛还是无神的盯着上方,也不知盯了多久,才睡着。

此时明月正好处在窗户的中间位子,一阵风起后,把窗户吹开了。只见从窗外飘进来个散发白衣女子,边哭边诉说自己的不幸,而此时的陶言诺也不知何时醒的并坐在床边听着那位女子所说的流起泪来,屋内一片伤心。

突然白衣女子停止流泪,眼神一亮,看向陶言诺。以很快的速度来到陶言诺面前,“都怪你,都怪你···”白衣伤心的说着,“我要把你掐死,掐死”说着还把手放在陶言诺脖子上,狠狠的掐着。

陶言诺嗓子里已发不出任何声音了,只能靠挣扎打响床板才让外面的周静听到。周静进来时便看到陶言诺在掐自己的脖子,都快有窒息的征兆了。“小姐,你醒醒啊,我是静静,你快别掐了”还一直用手扯住陶言诺的手。

这时已有丫鬟把事情告诉王爷了,听了此事的莫言连跑带轻功的去往陶言诺居住地。进屋后连忙把陶言诺搂在怀里,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安慰着。搂着陶言诺的莫言看向枕上,不禁心又狠狠疼一下。很快陶言诺便停止原本的动作,平静了下来,也醒了过来。

发现自己在莫言怀里时,惊讶中带有感动。因为毕竟泪还没干,梦才刚醒。感受到陶言诺已醒的莫言,摆了摆手,周静示意便点头下去。在听到门关上的声音时,陶言诺也从莫言怀里出来了,屋内气氛异常尴尬。

轻咳了一声“那既然你好了,本王也就走了”听了此话的陶言诺内心已经把莫言的祖宗19代都过了一遍,但出于本心还是问了句“你,一定要走吗?”“也可以留下”“那你留下吧”,天知道一向反应迟钝的陶言诺此时大脑转动的这么速度。

“可以跟我说说是什么梦吗?”试图打开陶言诺害怕的心。“你一定要问吗?”眼睛看向莫言眼睛问道,从莫言眼神里看到了‘你必须得说’后,陶言诺只好作罢并附上要求“你不要走,一定要在这里陪我”“好”

得到回答后的陶言诺,这下才完全放下心。“其实具体过程我忘了,我只记得有一个白衣女子一直在向我哭诉她的不幸,后来我被感染也哭了,也不知道怎么了,她怪我然后就掐我脖子。你看我脖子现在红不红”说着还伸长了脖子让莫言看。

一直不相信鬼神的莫言在听到陶言诺阐述的以后,也开始回想自己曾经有没有做过伤害过‘她’的事。很快便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

第六章噩梦来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