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2】

  “小五”一道冷清的声音传入耳中,宋俊贤回过头就看见沈洛痕和温泽漠站在不远处。

“老大,二哥你们来了。”宋俊贤走上前,拍了拍他们的肩膀。

沈洛痕一行人走上前,向着宋伯父打着招呼,头微偏就看见站在一边的夏苡沫。沈洛痕盯着夏苡沫看。

温泽漠跟着沈洛痕的目光看向夏苡沫,宋俊贤走出来笑着介绍道“这位是夏苡沫,沐逸风的妹妹。”

温泽漠恍然大悟,朝着夏苡沫点了点头。

“沈总”夏苡沫礼貌而又生疏的打着招呼。

沈洛痕皱了皱眉头,道“以前都是大哥大哥的叫,现在倒是生分了?”

夏苡沫眉色上挑,有些惊讶,却还是喊了一声“大哥”。宋伯父一开始只以为夏苡沫是自家女儿玩的比较好的朋友,却没想到身份也不简单,看样子与沈家的人也交好。

她终是不喜这样的圈子,徐秘书早已经来到会场,却在夏苡沫的眼神制止下没有上前,可怜的徐秘书独身一人面对众人,笑脸相迎,说着客套的话,听着客套的话,也不怕脸抽筋。

“哟,这该不会是当年我们学校的高冷校花,夏苡沫吧?”刺耳的声音打断夏苡沫的安静。

夏苡沫看着眼前的女子,精致的妆掩盖了她原来的面目,刺鼻的香水冲入鼻中。她一手端着红酒,摇晃着,故作优雅。她眼神冷了几分,不说话。

“咦,怎么到现在还在装着高冷?”她冷哼一声,没想到在这能见到夏苡沫,而且这么多年居然越来越漂亮,当年的事情,怎么说都不应该啊。

夏苡沫当然知道眼前的人是谁,只是没想到当年那个纯青的女孩如今一身的刺,或许她一开始就是这样,只不过条件不够,让她掩藏了一切。不喜眼前的人,非常不喜,转身离开。

安浅见夏苡沫居然睬都不睬自己,转身离开。一把拉住夏苡沫,而手中的酒倾入她的衣服。

“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看见你太过激动。”安浅慌忙道歉,两个女人的好戏自然引来场上的人关注,指指点点。

夏苡沫看着衣服上的酒渍,眯着眼垂下头让人看不出她的心思。

“苡沫,真是对不起,当年我们给你过生日,你在酒吧喝醉了却不见了人影,没多久却传来你退学的消息,再见你真是很激动,这么多年我一直很担心你。”安浅忧心忡忡的说着,似乎真是为了她操劳了不少的模样。

至此夏苡沫一句话也没说,嘴角讽刺的笑却很明显。一个人的独角戏,她倒要看看面前的人怎么独自唱下去。

周围的人小声的议论着,话都说的这么明显,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想象力很丰富。

“安浅,你说什么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安得什么心。”宋落依跳出来指着安浅叫道,当年就觉得看她不舒服,却因为她没做出什么来,也就不好意思开口。

“落依,我们都是老同学了,很多事情我们都清楚,当年你也在,我们都很担心苡沫啊!”安浅面色委屈。人群中一群看戏的人,沈洛痕一行人神色不明。

“怎么了?浅浅?”一男子走出来,站在安浅身边,安浅顺势挽上他的手,依偎在他的怀中。

“没事的,邵东,只是看见老同学了”安浅撒娇着轻语,面前这个人身份金贵,总经理一枚,可要好好抓住了。

邵东点了点头,看向夏苡沫。夏苡沫看向面前两个人“退学?不知道安小姐从哪听到的传言?”

安浅道“这事人人都知道啊?”却又皱着眉,难为的开口“当年还有人说是因为......”

“是因为什么?这其中的缘由想必安小姐很清楚”夏苡沫打断安浅的话

“当年家人安排我出国”夏苡沫双手抱胸,缓缓走上前,凑到安浅耳边“最好不要招惹我,当年你对我做的事你认为我回来了还会放过你?”

安浅脸色煞白,转头一想,当年她都已经知道了,现在却来威胁自己,晚了吧?更何况已经毁了才来不放过自己,那又如何?安浅瞬间恢复得意。

夏苡沫暗骂一声“蠢货”目光看向徐秘书,徐秘书立刻会意走出来“总裁,您衣服湿了,换一件吧。”

夏苡沫点点头,离开。只留下余下的人大惊,她居然是沐氏现任代理总裁。

【2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