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page32

  南方的天气总是这样,总是在过年后的那段入春时节变得更加冷。都说春天是万物复苏的时候,为什么她丝毫感受不到生机,只觉得无比寒冷刺骨呢?

那天回来之后,她如实的告诉她妈自己早已经辞了公务员的工作,没想到妈咪并没有指责她,哥哥也没再说什么,但她可以肯定,他们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因为考虑她的感受,所以都没再提及。

她没有再出去上班,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她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趣。这段时间,她家倒是经常有同龄的未婚男士出入,她知道这是妈咪上次带她去参加聚会很成功的表现。

也有一件令她非常开心的事,那就是晨晨终于要跟她的白马王子步入礼堂了。就在后天,她会以伴娘的身份出席。

婚礼当天,因为伴娘的身份,不能喧宾夺主,她打扮的很素雅。看着台上俊男美女互许终身,她由衷的祝福,更为晨晨感到高兴。

不管怎么说,她比自己幸运,同样是在懵懂的少女时期在心灵深处埋藏了一位王子,她终于有一天守得他的归来,成为幸福的白雪公主。而她..也许永远不可能再跟王子睿扯上关系吧?

她永远也无法忘记他要她离开时的那种狠绝,她的尊严和她的心都被伤的四分五裂。

“美女,你跟新娘有点像耶,你是她的妹妹吗?”

官宸妤抬头,看到一个很温文尔雅的男子,正在微笑的看着自己。

“嗯,我跟晨晨乍一看是有点神似,不过我是她的闺蜜。”

“哦,幸会啊!我是新郎的同学,我叫..”

远远的,在一处不起眼的角落里,一道锐利的视线投射在那两个交谈的人身上。如果官宸妤有发现的话,会发现,那道视线的主人脸色真的臭的可以。

王子睿冷呲,本来他今天根本就不用来,因为这个婚礼请柬是几经周折才到他手中的,也就是说关系远的不能再远了。但因为他看到了新娘的名字:廖晨晨。然后他就跟着了魔一样管不住自己的双脚。

他死也不会承认,在他的潜意识里觉得来这里一定能见到她——官宸妤。可是真的见到了又能怎样?给她承诺,允她婚姻吗?

不,有时候结婚生子只是意味着更大的伤害。

又远远的看了她一会儿,他正准备转身悄然离去,却听到人群中忽然一阵骚动。

再回头,看到官宸妤居然当众晕倒,那个男人正把她抱在怀里,他二话不说直接阔步上前将她夺回自己的怀抱。

“宸妤!”

***

“你们太大意了,怀孕初期要特别小心,怎么能让她饿着肚子呢?难怪会昏倒。”

怀孕?!

听到这个词的时候,王子睿只觉得高血压都快犯了。医生说有四十天了,算算时间应该是年初一那次,他气恼之下把她带到办公室,那天确实没有做任何安全措施。

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属于他们的种子在她体内生根发芽,这到底算不算的上是一种幸运?

当官宸妤醒来的时候发现坐在旁边沙发上的王子睿时,她连眨了好几下眼睛。

“医生,你给我注射的是致幻剂吗?我怎么都开始出现幻觉了?”

“你没有出现幻觉,确实是我。”

“你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我得什么绝症了,你过来见我最后一面?咦,你的脸怎么了?”

page3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