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page25

  “我有事得回去了,你一个人记得好好吃晚餐,要乖乖哦!”回到客厅,官宸妤衔着一丝绝美的笑,像个大姐姐一样嘱咐着王子睿。

听到她说要走,王子睿心里有丝不悦,但也不好阻止,转而道:“你去哪里?我送你吧。”

“不用了,我自己打的就行。你发烧刚好,要在家里好好休息。”开玩笑,要是真让他送她回去,让她家里人知道这件事,以后恐怕就是她想遵守约定都很难。

见她都这么说了,王子睿也不好再坚持,只是在她即将踏出门口的时候忽然伸手一勾把她带进怀里,薄唇再次压上她的。

这个吻在难舍难分中落幕,王子睿懊恼地发现自己居然又想要她了!

“刚刚的粥太清淡了,这是我的餐后点心。”这个说法显得欲盖弥彰,所以他一直绷着脸让自己看起来更冷硬,不想被她轻易看到自己情绪上的波动。

可是官宸妤前脚刚走,王子睿就发现自己就像一个瞬间泄了气的皮球,完全提不起兴致做任何事。看着自己无比熟悉的房子此刻却因为染上她的气息而令他徒升无名的异样感,他为自己现在这种痴男怨女般的表现感到十分的、非常的懊恼。随意取了件外套他便甩门而去。

***

数不清自己到底看了几次手机,官宸妤百无聊赖地以手支着下颌。

明明昨晚她给他发了信息很细心体贴地嘱咐他才病愈的人应该注意的事项,早上又给他发了条活力满满地的问候信..这个男人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哪怕给她回声好或者随便一个表情都可以嘛!

真是个吝啬的男人!

她要不要跑去跟他讲一下,她愿意报销他的通讯费,只要他意思意思的回下短信?

铃声响了,瞄了眼名字,她还是难掩失落。

“宸妤,你哥刚刚来电话说要来这边接你下班,你赶快过来!”是廖晨晨。

“啊?我哥发烧了吗?他什么时候接我下过班。”别说接她下班了,以前接她放个学都不曾。

“我怎么知道,你应该庆幸是我接的电话,不然你早就漏馅儿了。”

“好吧,我现在就赶过去,你帮我去大门口守着,万一我没赶来帮我拖延下。”

几天过去了,王子睿刻意不去回她的短信,不去联络她,还特意把自己的行程安排的满满的以便驱赶那道时不时会造访他的脑海占据他的心灵的倩影。

可是“她”就是那么顽固和坚持不懈,一逮到机会就在他念头里形成,挥之不去。

可恶!她之前不总会没事就来他的办公室晃荡晃荡吗?不是送茶点就是插个花什么的送到他这儿来,最近怎么这么安分?

就算他说过上班期间跟他保持距离,但下班后呢?她为什么没像之前那样等他等到全办公大楼最后一个下班?

这个可恨的“廖晨晨”!是吃定了他,现在在跟他玩欲擒故纵吗?

“沈遥,叫个外资部的人上来,我有资料让她翻译!”

震惊和疑惑过后沈遥真的很想笑。跟了总裁这么些年以他的英文水平什么时候这样直接找过外资部的员工?还是以翻译材料这么蹩脚的理由。根本就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嘛!

官宸妤今天快忙晕了,好不容易快临近下班,以为可以缓一下,没想到接到通知让她去总裁办公室翻译材料,她只好又风尘仆仆的抱着文件上来。

刚推开总裁办公室的大门,视线还来不及触及室内任何一样东西,就被一道强健的身形压在门上,唇被毫不留情肆吻啃啮。

“唔~”

被突如其来的偷袭,官宸妤反射性的屈膝欲攻击男人最致命的部位,却被王子睿眼明手快的挡住了。

“你想谋害亲夫吗?”语气是别样的魅惑,让官宸妤仅是听到声音就浑身酥*软。都没注意到他刚才的用词—亲夫?

page2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