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九十一)战父之死 上

  虽说战父的修为很高,但是古影和战月联手刺杀下未必不能将其击败,只是古影唯一觉得不妥的事是战月会不会因为对方是自己的父亲而下不了狠手。

两人无声无息的来到了战父的书房外,见战父正在阅读奏折古影向战月做了几个手势接着战月向后一跃隐逸在黑暗之中。

“当!当!当!”战父书房的房门被人敲响。

“进来!”战父头也没抬直接向门口说道。

“当!当!当!”敲门声再次响起。

“谁啊!”战父心生疑惑继续说道。

“当!当!当!”敲门声依旧响起,和前两次一样无人应答。

这样奇怪的举动是谁都会产生怀疑,战父放下手中的奏折拿起挂在桌边的佩剑向门口走去。

“吱~”书房的房门被战父打开一条缝,战父正透过这条缝观察外面。

忽然战父感觉后颈有少许凉风吹来,本能的拔剑出鞘格挡住这一击。

“叮!”剑身与镰刀刃撞击发出了清脆的一声响。

“小月!你怎么......”战父还没说完又被战月的镰刀顶了回去。

战月的《死气镰法》已经是小成境界大部分的招数已经等发挥出一定的威力了再加上她从小就练的和战父一样的剑法,战父每一招一式她都早已烂熟于心,凭靠着这些战月就把修为之间的差距归零,而且还隐隐占了上风。

战父反应过来的时候连忙加大了手里的力度,仅仅一个剑花就直接将战月手中的镰刀挑飞,紧接着一个突进剑尖直指战月面门,但却瞬间向左躲闪,过后战父看见了原先自己站的地方多出了一把散发着寒光的匕首。

“是谁?别躲着藏着!”战父对着战月旁边的书柜说道。

“是通过匕首插在地上的角度来确定我所在的方位吗?”古影身后背着巨剑从书柜后面走出来。

“果然是你!”战父举剑指着古影说道,“你们这是想干什么?”

“干什么?难道你不清楚吗?”古影拿下巨剑,“杀了你!”

对于重型剑剑法除非用更加蛮横的力量破除以外还可以通过借力用力的方法来破除,当然大部分的人选择先者,而像战父这种级别的高手就一般都是能省点力气就省点力气。所以战父只是用自己的剑抵住古影的剑身末端在轻轻一扭就抵挡住了这一击重击。

但是世事难预料战父第二剑未落就被一道寒光死死抵住,那是战月的死气镰。

“小月,如果你就此放手的话之前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否则的话别怪我不念亲情!”战父加重了手中的力道直接把战月压得跪下。

“我不会放手,他是这世界唯一一个对我好的人,所以就算死我也不会放手!”战月拼命支撑着自己父亲的宝剑。

“小月,快闪开!猛扫横击!”古影向战父发出了一个范围性的攻击。

“咚!”这一击被战父挡了下来,只是余波把身后的墙震塌了。

“小月,你没事吧?”古影拉起还跪在地上的战月,“这下动静闹大了,我们得要速战速决了!怎么样?还能站起来吗?”

“能!”

(九十一)战父之死 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