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真的是大雪封“山”,所见之处皆是银装素裹,远处靠近湖畔的一两处还有点儿红色,走近一看正是早开的红梅,因为花瓣覆了白雪,更加鲜艳欲滴,非常好看。

校园里任何时候都拥有外面不能有的静谧和文化韵味,往来的学生手里拿着书,三三两两的说笑,可是安若弦这会儿却并不很有看雪景的闲情。

上一次走这段路还是十一个月前,再再上一次还是二十三个月前……高中毕业之后父母单位配的房子,装修好住进来的时候,她已经到了哥廷根,每年回到这儿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一个月,七年下来满打满算也就七个月。用郝静的话说,那就是她能顺利从机场找到A大,应是亏了A市交通的发达,以及她认识几个字。

若弦曾经在校园里迷了两次路,学了建筑之后,她对各类建筑比较敏感,奈何以工科闻名于世的A大建筑风格也相当的具有工业气息,传承百年也拯救不了它的机械统一,如此只能背名称记路线。

然而她背下的路线绕过政治学院下一步应该是绕过图书馆,可这会儿她不得不停下脚步,红黄相间的塑料栏板挡在路中间,有牌子写着几个大字——“施工中,请勿靠近。”

没有其他办法,安若弦拖着行李,沿着施工带走,她是这么想的——绕着它走,总能走到它对面的不是么?

可是事实是,安若弦沿着施工带走了半天也不见有要转弯的趋势,略作思考之后,她决定转身向回走……

再次回到政治学院楼下,反方向再走一次。许是她脸上的表情太过平静,完全看不出迷路该有的迷惘表情,所以这一路上都没有人来帮着指点迷津,她也完全没有想要找人询问的意思。又走了半刻,这次倒是拐弯了,只是拐向的地方更加陌生,竟然是一面湖,湖心有个六角亭,上书“春秋亭”三个大字刚劲有力。带着雪的春秋亭比往日更多了几份韵味,只是这陌生的景色让她几乎要怀疑她是不是连学校也走错了……

如果不是在时差没倒过来极度困顿情况下,安若弦可能还会想到她可以打电话给爸妈或爷爷中的任意一人来接她的。即便他们没有时间,也可以请一个学生帮忙。可现在她困得恨不能就地睡下,基本失去了思考能力。

如此几番折腾之后,安若弦再次回到政治楼脚下。正在她纠结着是不是要顺着第一次走的方向再走一次的时候,有个声音问她:“你迷路了?”

这是天籁之音……?!

抬头,前面站的人有些高,背着光,看不清脸上表情,安若弦点点头回答:“是的。”

那人走近一步,清俊的面容渐渐清晰:“要去宁馨苑?”

安若弦并不打算麻烦人,却还是点头回答:“嗯。”

安若弦看到他微一沉吟,再次开口时接过了她手上的行李箱。

“我顺路,一起走吧。”并不是乐于助人的表情,也不是平易近人的气场,但有不容拒绝的气势。

安若弦点点头,觉得现在对着他笑有些奇怪,只能机械的跟在他身边不紧不慢的速度向前走。

看到熟悉的门牌号以及黑色栅栏内摆出来的几盆长势不错的白梅,安若弦停下脚步,诚心诚意弯了半腰向他道谢,那人点点头搁下行李箱走了。

真是个冷人……若弦将手从毛茸茸的手套里拿出来放到脸狭两边,A市的冬天,真的好冷……

正要进门,隔两个花园的地方传来一声笑:“先生,前面站的是不是安安呀?”

安老爷子连忙将胸前的眼镜戴上,可不正是自家孙女么。

安若弦看到爷爷和张爷爷,走两步迎过去,就听到老爷子故作严肃的声音说:“都毕业了,也不知道早点儿回来看看爷爷!”

听到爷爷责备,安若弦打起精神,嘴角绷住,沉下声音道:“有始有卒者,其惟圣人呼!”

努力瞪着的眼睛,故作严肃的表情,活脱脱一个小安老头。

若弦学的惟妙惟肖,惹得两位老人哈哈大笑。

安老爷子拍着孙女手臂笑她顽皮,张爷爷笑完开口说:“先生知道你要回来,一大早就要出去等你哩。”

若弦挎上两位爷爷的手臂道:“这么冷的天您何必还要出去等,而且,我一早儿说过会早点儿回来看您的啊。”

“唔,要不是你那朋友要结婚,爷爷还得再等两天。”老爷子语气透着酸。

安若弦举手保证:“爷爷~,郝静结婚还早呢,我回来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看您。Imgard姨妈让我带她向您喝张爷爷问好,还有Mayer表哥。”

安老爷子点点头,没有回应什么。

若弦继续:“Pulansh教授托我带给您带了自家种的咖啡豆,不过在这儿不一定能种活,您又有的忙啦。”

安老爷子脸上露出些兴趣:“亏得他还惦记我。”

知道她时差没倒过来,也不多问,张爷爷催她快去洗漱休息。

另一边,自称顺路的周世清出了宁馨苑原路返回,黄山一脸好奇:“你刚刚干什么去了?”

周老大走到车边拉开车门:“没干什么,走吧。”

黄山挑眉,没干什么你笑什么?跟着上了车。

若弦这一觉醒来天已经黑了,摸到桌上的闹钟,已经九点了……

门外有清浅的脚步声靠近,房门被轻轻扭开,接着是床头的浅紫小灯,安太太进来见她已经醒了,坐到床边:“还累么?”

若弦摇摇头,起身抱住母亲:“妈妈~。”

安太太脸上带着温润的笑,抱着女儿晃晃:“都多大了,还撒娇……”

“饿不饿?今天给你准备了四季豆馅儿的饺子。”

“嗯,谢谢妈妈。”

“谢什么……”

母女俩腻呼了一会儿,直到楼下安爸爸坐不住上来催,才下楼去。

晚饭自然满桌都是她爱吃的菜,不仅有四季豆馅儿的饺子,还有素八珍,三宝汤,虽说早已经习惯了国外的饭菜,可相比之下,这些不知道要美味多少倍。

张爷爷给盛了碗汤过来:“来,多吃点儿。”

若弦连声道谢双手接过来,安爸爸虽然也心疼女儿,可还是开口说:“张叔,您让她自己来,又不是小孩子了。”

老人摆摆手不在意,转而开口说:“瞧着比上次回来又瘦了不少。在外学习,辛苦着呢,先生当年有我陪着,安安可只有一个人。”

说起来,张爷爷的身份在大多数九零后眼中简直就是满清留下的老古董,类似包衣家奴的存在。鞍前马后的照顾了安老爷子几十年,经历了求学,结婚生子。到如今,唯一的儿子三十年前车祸没了,老伴去世了,孤身一人,安家接他回来养老。

安老爷子点头道:“嗯,老张说得对,安安青出于蓝。”

若弦喝了口汤眯着眼睛点头,惹得安妈妈忍不住伸手摸她脑袋,她家的姑娘呦,怎么好像长不大?

若弦躲开蹂躏问:“学校新修的是什么?把路都堵了。”

说到这个,安妈妈立刻想起来:“那是图书馆扩建,路堵了,你怎么找回来的?”

安爸爸笑呵呵道:“她一个哥廷根大学的建筑系博士生,还能找不到回家的路?”

安妈妈只道关心则乱,点头应和:“嗯,倒也是。”

若弦脸红,她这哥廷根大学的博士生,还真差点儿没找着回家的路,埋头喝汤……

“工作的事情,现在什么想法?”安爸爸问。

若弦:“老师有安排推荐,我觉得不错,等三月拿了证就去报到。”

安妈妈立刻问:“在哪儿,离这儿远么?”

若弦:“不远,但是等工作的时候我打算出去住。”

此言一出,场面立刻安静了,首座上的安老爷子咳了两声问儿子:“A大下一年人才引进计划什么时候出来,应该会有安安吧?”

安爸爸点点头:“方案出了,八成会有,安安你想当老师么?”

若弦放下碗问:“爸爸,您觉得我看起来像老师么?”

有此一问,一家人都看着她,若弦的学前班没上,小学初中跳了三级,不到十六岁考上了德国哥廷根大学的公费留学生,本硕博七年,现在也刚刚不过二十三岁,再加上一副长不大的脸,看起来是小了点儿。一家人又是摇头又是叹息,只张爷爷笑说:“不像,看着像高中生。”

得,别人还说像大学新生,回到家里直接降级成高中生了……

安太太宽慰:“没事儿,当老师的重点不在于你的长相。”

若弦微笑:“嗯,谢谢妈妈。”

众人:“……”

安家一门书香,养成的安若弦的性子出奇的恬淡安然倒也没有多少刻意的成分,大概天生如此。若弦聪明,不断跳级也从没有过骄傲,到后来出国留学,也是慢悠悠稳扎稳打读了七年。或快或慢,她有自己的节奏,家人放养,并不很担心她的生活、工作或是感情。如今,她长大了自己说要出去住,一时也说不出阻拦的话,若弦知道爷爷提在学校工作的事事为了什么,她能理解,自然也不会立刻拒绝。

流愈默默
本文慢热,默默是属蜗牛的。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