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今天的阳光很好,学校后面有一处招待外宾的宾馆,配套的隔壁有一家奶酪时光,若弦找个靠窗的位置晒着太阳喝着咖啡,因为太舒服了,让她看书看的昏昏欲睡。

郝静来的时候正看到她对着书磕头,冬天安静的咖啡厅里一下子迎来两位打扮靓丽的美女,气氛立刻变得不一样,柜台边摆弄音乐的小哥立刻颇有眼色的换了一曲欢快的《Spring》,得到肖敏媚眼一枚。

“这么好的时光在这儿浪费,快回去换衣服,我们活动活动。”郝静的声音,清脆有穿透力,驱赶瞌睡虫无数。

肖敏手上也拿着拍子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安若弦不知为何,脑袋里突然想到一句话——“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虽然不搭调可是用在这儿却合适,这两人一定会成为朋友,不用半点磨合过渡。

肖敏是第一次知道安若弦居然还会网球的,实在不敢相信,她这样纤弱的样子居然能驾驭英姿飒爽的网球?郝静不是在开玩笑吧?说实话她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态过来的,看安师姐的笑话啊,不得不说,这是她私底下无数次被噎时最期待的事情……

若弦一直认为对待郝静这样的多动症,最好的方法就是你要比她更能动,才能让一劳永逸,但是很多时候,她恢复的太快,若弦很无奈,所以只能在技术上取胜……

郝静远远的看见若弦换好衣服过来了,扎着利落的包子头,里面穿着一身黑色运动服,外面还套了厚厚的棉袄,慢悠悠走进球场。

郝静问:“有那么冷吗?”

若弦:“有啊……”

郝静:“打两场就不冷啦,快快快!!”

着急催促的人在一场之后就蔫了……七比三成功虐了对手的若弦,走到休息区,皱着眉头自弃:“一年没打了,手有点生。”

肖敏顿时哈哈大笑:“郝静姐!你真是白长了这么健美的身材!”

郝静输的没了脾气:“唉……老了,该嫁人了人!”

一句话,另外两个没有男朋友的躺枪……

郝静转向异常沮丧的肖敏开口爆料:“妹子你不知道吧,若若高一时参加读书会比赛,题目自选,她当时的选题是讨论林语堂原著《京华烟云》与改编后电视剧版《京华烟云》的比较。”

肖敏眨眨眼:“然后?”

“哈哈……她把小说人物关系和电视剧人物关系做了树状图,发生事件如何嫁接,矛盾怎样集中,做了非常详细且专业的讨论!哈哈。”

郝静在安若弦阻止的眼神中笑完补充:“大家都没听懂!所以她得了个鼓励奖!”

肖敏:“额……”所以说安师姐连出糗都这么高端么?

若弦不得不出声:“郝静……”不带这么埋汰人的。

郝静觉得没够,过来拍拍她肩膀语重心长:“若若,你这样不好玩啊,好在你还有个路痴这个优点,否则我都不爱跟你玩了,太打击人了!”

若弦:“……”

下半场开始的时候,肖敏已经没有兴趣计分了,她的目光在转悠了三百六十度之后,锁定到了篮球场上正在挥汗的几个矫健身影。

肖敏的眼睛用若弦的话讲就是两台美男扫描仪,扫描仪工作的效率相当快,这会儿她已经拿上两瓶水绕进了篮球场。

不久后,隔着栅栏若弦跟郝静也能听到她的叫好声,两人索性放下球拍围观肖美女搭讪。

一个漂亮的三分球之后,众人散场,肖敏拿着水等着场上最帅的那个人走向自己,嗯……于是一场美丽的邂逅变成了擦肩而过,正在她拿着水愣神的时候,有个人伸手接了她手上的水,解了点儿尴尬。

肖敏打眼一看,着实吓了一跳,远看还可以,怎么近了就像泰山压顶?这位人高马大热心人的球技实在不错,就是笑的样子太憨厚了,一秒钟不到,肖敏判定此人不是她的菜。

那人也知趣,道了声谢就走了,眼瞅着一行人说说笑笑离场,留下个肖敏形单影只,于是肖美女内伤了。

郝静感叹:“肖敏应该去做销售。”

若弦:“……”

应该去做销售的肖敏今天觉得很受伤,伤心之下决定尽早回家疗伤。而郝静也终于渐渐不再空闲,酝酿感情装一个文静优雅的新娘。

而若弦鉴于之前有过的的一段关于职业规划的谈话,在周一奉父亲之命到学校里去听课,原因是安父早上看到的办公桌上的一份名单里果真有女儿的名字。安院士作为学校里举重若轻的学科带头人,有责任也有义务说服自己的女儿为学校做贡献。而且这也的确是一个机会,失之可惜,但安家是个开明的家庭,女儿的意愿很重要。让她来听完课之后再做决定也不迟。

安若弦走进教室的时候,铃声正好响起,因为是已经是学期末了,教室里的出勤率还算不错。她本意是想要挑个末尾的座位坐下的,可是因为来得迟,只有前面还有空位。

赶巧的是,这是一堂以讨论形式的期末考试课,老师让同学自己分组,稍后大家派代表上来讲解。

因为关系到最后的成绩,大家的讨论还算热烈,最后老师提问,系统的热流图该怎么画?教室里霎时安静下来,如果是简单的系统的话,热流图几乎一目了然,可是这样一个复杂的工业多级加热系统,还穿插这多级压缩机,热流图上很难表现。站在台上的那位同学摸摸脑袋想了想实话实说:“老师,这个…没考虑过。”

年轻的老师很好说话:“那你找你们组的同学帮你吧。”

该同学向台下眼神询问,台下同胞齐刷刷的左右摇头,这种关键时刻靠的就是义气!无奈中,该同学一脸正色,拿着粉笔就近走到若弦面前停下:“同学,请你帮个忙。”

安若弦:“……”乌亮的眼睛看着仍旧伸着手的男生,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欺生’?

该男生被这无辜的眼神看得不敢直视,他为什么要讲义气啊?他被推上讲台的时候他们义气了么?

就在这名学生处在悔不当初的自我懊恼中时,若弦接过粉笔起身……

结果是,满堂鸦雀无声,同学不明觉厉,老师点头摇头,摇头点头,外加留堂讨论。

直到这边讨论结束,老师离开,若弦拿着本子回到座位上烦恼,要不要接这样的工作呢?

“同学……”

若弦抬头,正是刚刚那位,此刻一脸歉意:“刚刚……对不起啊,我也是没有办法。”

“嗯,没关系。”反正问题已经解决了,不过话说回来,这算不算考试作弊呢?

女同学这么大方,他也不好扭捏:“嗯,我叫赵方超,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以前都没见过你啊?”说完忍不住又吐槽:“唉,徐老师虽然好说话,可严厉起来还是很凶的。”

安若弦点点头回答:“嗯。”应该的,这才是为师之道么……

“看吧!你也这么觉得?!”似乎是有了共同语言,赵同学立刻道:“今天中午我请你吃饭吧,算是对今天的事情请罪了。”

若弦收拾好东西起身:“不用了,我待会儿还有点儿事情,要先走一步。”

方超同学有点儿遗憾:“这样啊……”

直到对方消失,身后有突然冒出来的人拍了肩膀,方超同学才恍然回神:“你见过她么?”

对方摇头:“没见过。”

方超怅惘,对方一脸揶揄:“看上了?没见过也正常啊,大家都忙么,一学期做项目的话在外面能回来考个试算不错了,别遗憾啦,都知道是一个院的了,以后还怕见不到?”

方超点点头,也是。

第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