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动三清

弦动三清

流愈默默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接到郝静电话的时候,安若弦正在进行图纸最后的扫尾工作,这是她在德国帮助导师完成的最后一个项目,只负责部分简单的设计工作。至于毕业前的些许杂事,请这边的师弟师妹帮帮忙即可。眼看任务即将圆满完成,被好友劲爆的消息惊得手一抖,差一点儿一上午的工作全都白做,小心的点了保存之后,看看时间刚到十一点,算算时差,若弦对着另一边道:“郝静你不要总在凌晨开玩笑好不好?”

手机另一端传来极少见的一声叹息:“我现在哪还有什么心思开玩笑?本来以为至少可以自由三十年,可现在转折太快,我有点儿懵。”

若弦起身往茶水间走:“奉子成婚?”

郝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俗称——包办婚姻。”

这边若弦抬手捏捏有些僵硬的脖子:“唔……这是好事。”稍后补充:“最近刚看到新闻,三十岁大龄女青年通过人工受精生宝宝,疑问——她将如何对孩子解释‘爸爸去哪儿了’?所以,你以后至少不用陷入这类为难的境地。”

郝静从床上坐起身,挠挠头发:“……这算不算是唯一的好处?不过,从投资的角度来看,也许这一次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若弦皱着眉头没有说话,但沉默只是一瞬,她再次开口时问:“若是你不愿意……”

那边极快的打断:“没关系。”

短暂的停顿应是在给自己打气,没关系,什么都没关系。

随即若弦听见那边提出要求:“若若,我第一次结婚,你回来给我做伴娘吧。”

若弦忽略那一点点尚未堆砌的伤感,有片刻无语,第一次结婚……

若弦:“离结婚还早吧?”

郝静:“你不觉得我需要点儿安慰吗?”

若弦:“嗯,你如果心烦的话,可以到我这儿来散散心,我们玩一玩再回去正好赶上过年。”

郝静:“我可不敢跟着你转,转着转着就丢了。”

若弦:“丢了不是正好?”

郝静:“不好,流浪在天涯和包办婚姻我选后者。”

若弦走回办公室,看一眼肖敏给她列好的安排:“嗯,那我……三天后回去。”

“师姐,我失去了一个闺蜜,男闺蜜!很帅很帅的那个中俄混血!”

是肖敏的声音,若弦放下手机捧场:“怎么了?”

对方无精打采:“能不告诉你么?”

若弦:“……”

肖敏:“你猜?”

这边乌亮的眼睛中带着点墨蓝淡淡扫过纠结的某人,微一沉吟道:“嗯,有两个可能,他跟你告白,或者你向他告白。不过,既然是你不想告诉我的原因,那应该是你向他告白不成,恼羞成怒。”

若弦冷静且客观的分析完端起茶杯转身,留下果真恼羞成怒的肖敏伸出涂满丹寇的五指虚抓……你这样会没朋友的!!

“哦,对了,我过两天回国,你要一起走么?”已经走到门外的人回身补充。

肖敏伸着爪子僵在半空:“……回。”

若弦:“嗯,那明天我先去柏林,后天回去。”

肖敏:“好的……”

若弦本来年前也是要回去,现在工作基本完成了,早点儿回去也好,只是有些担心这儿的詹尼奶奶,年纪大了一个人难免会孤单。她在哥廷根这几年住的是爷爷奶奶的老房子,安老爷子十八岁留洋德国,在这儿结识了对东方文化颇有兴趣的奶奶,两人在这儿安家。詹尼奶奶从十五岁到这儿来当保姆,到如今已经整整五十年,安家可说是祖孙三代都曾受过她的照顾。若弦不知道要怎样感谢这位勤劳淳朴的德国老人,可终究她不愿离开故土,而她也不能不回家……

用一天时间安排工作,到柏林跟两位姑妈告别,嘱托Mayer表哥空闲的时候去探望詹尼,处理好所有事情,隔天中午,安若弦就出现在A市机场。

早已等在这儿的郝静看到一个纤细的身影从机舱慢悠悠出来,立刻作心情激动状奔跑上前将她一把抱住,口中大呼小叫:“若若!你可回来了,我可想死你啦!”

安若弦淡定忽略周围投过来的异样眼神,伸手拍拍她:“嗯,我知道了,我也想你。”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温和。

郝静淡定的收回胳膊换作抽泣状:“可你来的太晚,小女子我已经许了人家……大雪封山十几天,家里没米没面已经揭不开锅了,爹爹没办法,只好将我许给那‘黄世仁’家的小儿子……”

跟着安若弦一起回来的肖敏凌乱的看着这位……额……自称‘小女子’实则‘人高马大’的摩登女郎穿着香奈儿,挎着爱马仕演着白毛女,一时间有种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感觉。莫非她不是从德国回来,而是穿越到了某个错乱的时空?

郝静眼神飘到兀自凌乱的肖敏问:“肖敏?”

肖敏回神微笑,向她伸出手:“郝静,神交已久,终于见到真人了。”

她们因为若弦的关系在网上认识,趣味相投,确是神交已久。

郝静一手揽上肖敏的肩膀:“房子帮你找好了,待会儿姐送你过去。”

肖敏:“多谢。”

郝静:“客气什么。”

安若弦等她们寒暄完继续问“你就没挣扎挣扎?”

“官商结合的好处摆在那儿,我挣扎什么?这两天我也仔细的想了想,觉得还不错,折合下来个数字,收益不错,我决定下手了。”

若弦:“这数字能到你手里么?”

郝静:“不好说,不过各凭本事,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肖敏挎着若弦的胳膊,听着这番言论,一时间嘴巴张成个O型忘记合上。

郝静双眉一挑带着点儿金领女士特有的小坏,肩一耸,胜券在握。

若弦知道郝静向来豁达,除了钱也没其它感兴趣的事情,既然她能这么想倒也没什么坏处,各人有有各人的机遇,担心无益。所以当郝静开始没心没肺的问她有何指教时,她已经开始拈着酸回答:“虽然说是官商联姻,可婚姻毕竟还是大事,你不要抱着这种游戏人间的态度,还是要多位自己以后想一想。嫁过去之后一入侯门深似海,公婆关系,妯娌关系……”

郝静抖抖眉毛看着好友忍了忍终究没忍住打断她:“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唠叨?”

若弦:“……”

惯例是要先回家、洗澡、休息。

郝静送安若弦到A大门口停下,学校里不让校外车辆进门,安若弦下车将行李取下,郝静道:“你进去吧,我先送肖敏过去那边。”比了个电话联系的手势就离开了。

若弦阻拦不及,只能摇头,风风火火的性子十几年如一日。

流愈默默
新人新书,请各位多支持。

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