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安爷爷今天有老同学见面会,安太太今天去主持今年的考研阅卷,留下了不会做饭的父女俩。安爸爸听说学校里新出的一家豆花鱼相当不错,父女俩决定在没人做饭的时候去开个小灶。

高中以后,就很少再有父女一起逛校园的闲暇时候,安爸爸今天很高兴,带着女儿走在校园里,看到成双成对的学生情侣,也关心起女儿的感情生活来……

“安安你在学校里就没有谈个恋爱什么的?”

若弦挎着父亲的胳膊边走边想,结果是:“没有。”

“不可能呀,我家闺女人聪明,长得也好,怎么会没有?”

“没人追我,我也没去追别人。”

安爸爸不信,若弦帮着分析原因:“可能欧洲的人都比较喜欢粗犷的。”

安爸爸被逗笑:“你老爸我也算小半个欧洲人,可是你妈妈可一点儿不粗犷。”

若弦点头:“妈妈是精神力比较粗犷。”

得到安爸爸一个脑门豆。

开小灶中偶遇熟人,安爸爸的同事,今天若弦听课的老师,徐哲走到桌边看到对面坐着的若弦,表情有瞬间的惊讶,安爸爸介绍:“这是我闺女,今天我让她去你课上听课的。”

若弦向他点点头,徐哲苦着脸:“院长您也不先说一声,我给当学生为难了。”

安爸爸转身问女儿:“他为难你了?”

若弦喝着茶摇头:“还好。”

安爸不客气:“估计你还为难不了她。”

若弦对爸爸的自信无语,徐哲连连点头,的确没为难的了,倒觉得为难了自己。

旁边桌有老师聊天——

“前几天看到周世清来学校了,是特意过来看吴老的?”

“这几天都来的吧?期末了,好歹也是挂名学生啊……”

“嗯,不过,那天好像是跟黄家的儿子一起来的,还送了张请柬?”

“啊!不是他要结婚了吧?”

“我在外面没听到,不过也说不准,他那样的,上赶着追的小姑娘多了去了!你就别惦记了……”

“……”

咦?若弦转身,黄家的儿子,多么熟悉的称呼,是一个人么?

下午,郝静带着肖敏一起到安家来,因为临近结婚特意给自己放了长假。突然从一个动辄操控几亿资金的证券总监上走下来,郝静有些适应不了这样无聊到几乎颓废的日子。曾经每一天都是天南海北的飞,夜以继日的忙,突然有人跟她说,你该停下来结婚生子,相夫教子了,她心里空空落落非要找人陪着不行。

肖敏明天就要回F省老家过年,现在过来看一看若弦的家,算是认个门吧。

找个地方自在的聊天喝茶才是正途,外面的咖啡厅总觉得不自在。

午后阳光不错,映着小院里的自制水缸小池塘水声潺潺,像是隔绝了一方天地,有种隐居避世的惬意。这都要亏得安老爷子,退休之后,花了大半精力打理这个园子,再加上儿子媳妇偶尔帮上一点儿,都是点睛之笔。若弦在花丛中早早准备了水果茶水,坐等客来。

肖敏进门就感叹:“啧啧~唔~安师姐,真是难怪你会成现在这个样子啊!”

郝静疑惑:“她什么样子?”

“身在工科却通身都是文艺气质啊!你看看这家里花花草草,客厅里茶琴香花……中西合璧古今结合,可是又很有特点~额~说不出来的特点,总之很好。”肖敏难得这么努力思考,苦于词汇量不足。

郝静:“哈,若若的奶奶是英德混血,爷爷是学历史出生,爸爸是工程院院士,妈妈学现代文学,他们家一家子哥廷根校友,不中西结合古今结合才不正常吧?”

“啊……?!”肖敏目瞪口呆,所以安师姐才会这么‘全才’么?

若弦无语:“郝静你的‘婚前恐惧症’是间歇性的?”

立刻得到一声‘呜呼’:“你不说我都快忘了!”

肖敏也苦着脸吐糟:“静姐,嫁人总要比我这回家还要相亲的好,完全不能把握我老妈的审美啊!她现在还觉得天庭饱满,身材敦实的汉子好……”

‘敦实’两个字用得好,引得两人笑不可抑。

若弦静下来问她住的地方怎么样,搬到外面住的想法并不是突然有的,德国七年她可没闲着,再加上一回来,单位便兑现的所谓安家费,买一套房的钱还算充足。

“那还用问,我哥的楼盘,确保最好的小区,最好的楼层,最实惠的价格。若若你可不要客气啊,出嫁前最后一次‘作威作福’了。”

若弦点头:“嗯,不跟你客气,不用最好的,两居室,有书房有阳台就行。”转头看看室内补充:“装修简单点儿。”

住在家里当然是好,但是年纪到了还是要自立,周末回来看看,以后就在国内了,见面的机会总是多的,何况如果接了学校的工作的话,一周估计至少有三天在家里。

郝静:“放心,你的风格,我明白。”

郝静是知道若弦喜好的,肖敏好奇一定要参观卧室,美名其曰,欣赏现代闺秀闺阁。

若弦说:“那你可能要失望啦。”

结果,肖敏一眼就看到摆在百宝架上的一个古旧音乐盒,墨红色的盒身光亮可见,材质应该是上好的花梨木,更难得的是里面居然是一位侍女浅笑淡然的在拨弄古琴!看着太贵重,她不敢碰,问若弦:“这是古董吗?”

若弦脸上现出少许为难:“啊……那个啊……应该不是古董。”

肖敏转身看郝静:“很特别?”

郝静:“高中时收到的礼物,神秘吧?到现在还没闹明白是谁送的呢……”

“哇,这么浪漫呢!师姐,你都不好奇么?”

若弦坦白:“好奇啊……”

郝静、肖敏:“好奇你怎么没把人给找出来啊?”

若弦:“没找到怀疑对象。”

两人彻底败下阵来。

许久之后,郝静总结:“听说射手座的人智商高情商低,说的太准了!”

肖敏摇头不赞同:“安师姐的性格安静,不花心也不爱冒险,恨不能老死在一个地方不挪窝,跟射手座边儿都不沾。”

若弦茫然,她对星座不很了解,对着两人南辕北辙的看法完全没有什么意见。

第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