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5章你怎么搞的。

  童葵灵这么多年一直提醒自己不要想起这件事情,因为一想起这件事情,就能回忆起靳如笙当时那双眸子,似在隐忍,又好似有心事的样子,真的刺痛她的心。

“殳离山,你大爷,赶紧的解除靳如笙跟叶家的婚事。”

“你这几年在国外学的是什么礼仪?”

童葵灵嫁进殳家的时候,就嚣张跋扈,可是自己一直对这个无法无天的小妻子是宠爱的很,直到15年前她无声无息的消失。

“切,儿子的事我管定了。”

“你别忘了,15年前,你离开,把儿子抛下给我的事。”

“你还说,儿子的事全都怪你。”

童葵灵听见殳离山说的这件事,脸色变了变。

“靳如笙这些年都在殳家,她一个养女,为殳家出点力怎么了?”

“你妈的,你别忘了,当初她为什么来殳家。”

“当初那件事,确实是我错了。”

“我不管,你赶紧的。”

“靳如笙怎么样,我管不着,但是儿子的事我不能不管,殳家讲究的是门当户对,靳如笙绝对进不了我殳家的门。”

“现在是自由恋爱,你懂不懂?”

“殳家的事我说了算。”

“你智障啊?儿子又不是你一个人的。”

殳离山压身过来,将童葵灵压在门角上不能动弹。

“你起开。”童葵灵推开殳离山,下了楼。心中有苦,却不说。余角瞥见旁边的大花瓶,手一揽,人一般高大的花瓶倒地,碎的惊心动魄。

童葵灵意图跟这个老贱人弹劾的心思彻底灭了。

靳如笙靠着饮水机,刚在这里接了一杯水,准备发会呆。

“小笙笙。”

靳如笙回神,看面前的男人。叶天滦。

今天他很帅气,头发三七分卷,穿一身黑色的正装。本就阳光的他站在靳如笙面前,笑嘻嘻的。

“你怎么来了?”

靳如笙把叶天滦挡住自己的手臂拍了下来。向办公室桌子走去。

叶天滦没在意,跨步走到靳如笙面前,又笑了。由于今天他很奇怪,靳如笙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坐在座位上,靳如笙整理起手头的工作,没在意他。叶天滦那二货,好像专门的一样,在靳如笙身边转来转去,引来不少女同事的注目。

靳如笙有些尴尬,不耐烦的说:“叶天滦你有事说事没事滚蛋。”

叶天滦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撑在桌子上,俯瞰靳如笙,开口道:“后天我生日,你忘了?”

听完这话,靳如笙脑抽了一样,叶天滦生日,呵呵,她好像真的不记得。

叶天滦看她的样子,一辆懵逼,一定是不记得自己的生日了。心里有写不爽的看着她,想听她的解释。

现在靳如笙要是跟他说她忘记了,那叶天滦一定不会放过自己,她暗了暗眸,看来今天的工作要完蛋了。以前有过一次,靳如笙忘记跟叶天滦出去玩的时间,在公司忙,叶天滦知道后居然把她的东西扔了,最后还是靳如笙赶了一个通宵才做出来的。

她真的不敢。

“你忘了?”

叶天滦居高临下又问了一遍。

“我连...自己的都不记得。”

靳如笙长长的睫毛,低垂,叶天滦看了,心中的压抑早就没了。

手揽过靳如笙的腰开口:“没事,你第一次陪我过生日,到时候一定要来。”

第35章你怎么搞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