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天意总弄人(三)

  夏蝉急得不行只好说道:“那嬷嬷本也不想来打扰小姐的,只想瞧瞧小姐,小姐这般岂不是既伤了老太太的心,也坏了嬷嬷的一番心意啊。”

夏芷芙听了这话,心里也很是犹豫。

夏蝉接着说:“小姐,嬷嬷说在武陵洲那处等小姐呢!”

“武陵洲,那不是靠近前院了,今日这样多的宾客,我怎么好去呢。”

“小姐,武陵洲只有一个荷塘,桃树还没种上呢!如今才开春萧条的很,总不会有奇怪的人去赏枯荷吧!小姐我帮你看着些,你早去早回,也不会引起什么来!”

夏芷芙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法子了只好答应了,夏蝉心里是阿弥陀佛了,这个嬷嬷到底有什么要紧事非要见小姐,小姐本就可怜的紧,就莫要…呸呸,不会的小姐吉人自有天相!

整个夏府俱是一派欢乐,唯有一人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那便是当今太尉之子,也是宫里御前侍卫杜子涵了,只见他满头大汗的同他的小厮说了些什么便急急忙忙准备离席,这酒桌上的大人们怎么让呢,连忙赶上前来敬酒,缠得杜子涵不能脱身他额头上的汗更多了,于是有人就恭维道:“杜大人不愧是圣上的伴读,听说善武之人怕热如今一看果然不假,才三月初杜大人竟满头大汗看来秦大人武功,的确是高啊!”“是啊!是啊”……

等杜子涵急急忙忙从众人中脱身时,便听到宋熠然似笑非笑的声音:“子涵,看不出,你还挺受人欢迎的。”

杜子涵看见宋熠然时他的一颗心才落了地,低声道:“圣,公子去了何处,若是有个万一,臣担当不起啊!”

“本公子赏荷去了,对了子涵,你这玉佩天天戴着朕都瞧眼熟了,借朕瞧瞧罢!”

杜子涵听了满心狐疑,但还是解下玉佩递给宋熠然。

“臣这玉佩也不是什么名贵之物,只是父亲说这玉佩对其意义重大,臣加冠时父亲赠予臣的礼物!”

“子涵啊,这玉佩是阴阳一对吧?”宋熠然嘴角噙着几分笑意的问。

杜子涵看到这笑容不由得汗毛耸立,回答道:“臣也不知。”

杜子涵见宋熠然的笑意更深了,心里不禁有些发怵。

“爱卿,朕最近突然研究起玉石了,借你玉佩一观,回宫赏你个更好的如何。”

“陛下喜欢便拿去吧,只是并不是什么珍稀之物,对了,陛下今日去了何处赏荷啊,不过三月初似乎没有荷花啊,陛下?”

“朕以为残荷也别有一番风光!”

杜子涵:陛下真是,唉!∏_∏

夏芷芙听了丁嬷嬷的话,以及她给自己这块玉佩和一千两的银票,还是觉得这一切都不太真实。

夏芷芙不想相信丁嬷嬷的话,可是她也看得出,丁嬷嬷的确是真心实意的说的,否则她大可不必从江南来京城。只是如丁嬷嬷所言,父亲是为了回去为病愈的大伯庆贺才为了赶时间而乘了一艘旧船而遇难了,母亲随后也因悲痛过度而病逝了的。夏芷芙不想再想了,只是丁嬷嬷的话始终在她脑海中回荡。

“小姐,我可怜的小姐,原本你父亲已经高中榜眼,你和你娘都会有好日子的,如今小姐什么都没有,老奴心里替小姐苦啊!嬷嬷原本不想来的,但小姐你父亲留下了块玉佩说是京城里一位贵人给的,小姐若是在夏府过的委屈,便用这玉佩,为自己求门好亲事吧,这也是你父亲给你留的仅有的东西了。”

夏芷芙握着那块刻着凤凰的玉佩觉得重极了,让她觉得她手上没有任何力气了。眼泪就直接从眼眶中掉落,顺着脸滑下,她想擦,又没有力气,她想怨,又没有理由。

一切都是天意,天意总弄人。

没有番茄的西红柿
重生的是夏芷彤哈!但她重生是化悲剧为喜剧的,就是原本她嫁入宫里喜欢皇上,皇上喜欢她姐姐,她姐姐和皇上些误会,皇上对夏家有误会,导致夏芷彤成了后宫争斗的牺牲品。开头写她姐姐害她,其实事实不是这样的,是皇上动的手……(好剧透到此为止!!) 夏芷彤重生之后,完美解开所有误会!!!啦啦(≧▽≦)!!是不是很棒棒啊!

天意总弄人(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