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夏国太子

  萧清言拉着小包子的瘦弱的小手走出宾馆,才发觉她的身体严重营养不良。许是再也掩盖不住心疼,她又下了命令:“夕颜,带小包子去休息,再让郎中开些补身子的药,务必把小包子给我养得白白胖胖的。”

小包子顿时感动得热泪盈眶。

“是,郡主。”夕颜拉着小包子的手,飞快地走向不远处的一家医馆。

萧清言独自一人走到阴暗处,正想开那个牡丹给她的檀木盒子,忽然听到了两个声音道:“怎么办?血岩,主公的毒又发作了,这次白姑娘不在身边,我们……”

“没办法了,只能先找个郎中给主公看看了。”这两个人走出来,才骤然发现了站在原地偷听的萧清言。两人顿时一惊,顾不得男女有别,立刻把萧清言捆了起来,正想杀掉,另一个男子道:“姑娘,你可会医术?只要你能救得了我们家主公,我们可以考虑不杀你!”

萧清言灵机一动:“这样吧,你们带我去见见你们家主公,我得先看看病症,才可以对症下药啊!”

一间偏僻的木屋里。

一个仪表堂堂的男子静静地躺在床上,赤裸着上身,胸口绘着一个血红色的图案,像针,又像剑。

尽管不放心主公的安危,但是那两个男子拗不过萧清言的威武霸气,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退出了木屋。

眼前的这个男子面容俊逸,五官端正,漂亮得不行。不过他的脸很冷,冷得像块冰似的,胸膛却十分炙热。

萧清言犹豫了片刻,终是从头上拔下了一支雪白的簪子,她不想害这位公子,可是为了保命……实在是对不住了!可惜啊,这副皮囊白生了。

萧清言干脆利落地把簪子插进这个男子的胸口,可是却没有溢出鲜血来!反倒是流出了一滴鲜红的液体,这滴液体流出后,男子的呼吸均衡了起来,身上的温度也有所下降。

似乎有些熟悉这种病症,萧清言的脑海里莫名冒出了一个词:岩浆之毒!

真是诡异!

而这时,侥幸解了毒的英俊男子立刻睁开了双眸:“你是谁?!”

萧清言皱了皱眉,这冰冷的语气,可真是不客气啊!她也没有顾虑:“萧清言。”

男子的语气更冷了:“血岩、血白,白姑娘不在这儿你们就给我弄个女人进来,找死吗?!”

萧清言顿时愤愤不平:“你干嘛啊你?!我好说歹说都救了你,你就是这么一个忘恩负义的男人?!”

男子征了征,随后,从枕头里丢出一枚令牌:“夏国太子元修冥,我知道你近日择夫,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你勉强可以做我的侧妃。”

“嗯哼,夏国太子元修冥是不?我可不稀罕你那什么侧妃,我是救了你不错,不过我不需要苟且地在你的太子府中生存,你既知道我是无双郡主萧清言,便也该明白,我要的不止于此。这样吧,以后我有事来找你帮忙,你尽力而为。今日,还望太子明白,男女授受不亲,以后管好你的手下便是。我就先告辞了。”说完,萧清言潇洒利落地离开了,当然,出门前也不忘幽怨地瞪了一眼血岩,因为就是血岩,她才会被带到这个鬼地方来,都不知道怎么回去了!哼!

第十六章 夏国太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