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薄荷粥羹

  看着萧清言幽怨的小眼神,元修冥竟然笑了!他轻微地咳了咳:“萧清言。”

“干嘛?”萧清言看着近乎陌生的道路,心中不禁叹了又叹:唉!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

“你刚刚……你可知如何可压制我的‘岩浆之毒’?”

“禀夏国太子,臣女……不知!”萧清言特地加重了语气,“都怪你那个叫血岩的手下,害得我迷路了,赶紧叫他送我回去!”

元修冥浅笑:“急什么?反正我正好不舒服,要是你能把我……弄舒服了,一切好说。”他特意压低了声音,使得他的声音更加充满了磁性和暧昧。

“唔……”萧清言差点被恶心出鸡皮疙瘩了,她咳了又咳,突然想到了什么,笑道:“好,我这就把你……弄舒服了!”说完就匆匆忙忙地跑了出去。

元修冥不解,这女人……怎么变化那么大?但他还是吩咐血岩跟着萧清言,避免发生什么意外。这个小女人……呵呵,说不定会很有趣呢!

不久后,萧清言顺顺利利地回来了,手里抓着一大把翠绿色的叶子,散发出阵阵沁人心脾的幽香,嗯哼……是他喜欢的味道……

只见萧清言动作利落地把那些叶子摘下来,用清水洗干净,然后还特别嚣张地对着元修冥命令道:“赶紧叫你下属给我弄个锅、生个火,快点!”

元修冥也丝毫不生气,让血岩和血白照做了。

萧清言把那些摘回来的薄荷叶放在一块木板上,用一些硬石块捣碎成糊,又命令血岩去给她买了些晶莹剔透的大米回来,谁让他刚刚欺负她了!?哼!

她先把粥煮熟,又把薄荷叶浆糊放进了粥锅里,盖上盖子煮熟。然后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又让血岩跑腿去了集市买了一包盐回来,累得血岩上气不接下气的。

而萧清言,则慢悠悠地把盐也放进粥锅里,把一切都熬熟之后,已经过了半个时辰(为一个小时左右)了。

她还是让血岩跑腿去了一趟集市买了几个碗,害得血岩一直在后悔:刚刚何必对她这么“不客气”啊!现在受苦的可是自己啊!谁知道主公都不管管她!呜呜……

萧清言才不管那三七二十一,反正这薄荷叶不会医死人的,就算医死了元修冥,那也不关她的事,是他让她把他弄舒服点的。嘿嘿嘿……

萧清言把薄荷粥羹盛起来,递给元修冥。

看着萧清言脸上贼贼而又狡黠的笑容,元修冥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但他还来不及思考,萧清言就抡起碗,直接把薄荷粥羹灌进他的嘴里。

谁知元修冥一个踉跄,不知怎么的就往前一撞,他柔软的双唇就印在了萧清言的樱唇上。

时间仿佛静止了……

血岩和血白第一个反应过来,顿时吓得哇哇大叫:“天啊,我们家主公……初吻没了!!!”

紧接着,萧清言也如梦初醒,立刻推开了元修冥,嘴里还残留着薄荷粥羹那清凉、而又略咸的清香。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她这一世的初吻……就这么干脆地没了?!?!不会吧?!

第十七章 薄荷粥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