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北墨千雪

  红纱轻拢,花雨翩翩飞落,慢慢地铺砌成一条红色地毯,奢华唯美。

“想不到,一女子竟然能灭杀惊羽楼派遣的杀手,看来天盛果真是人才济济。”从轿中传来一道邪魅带着淡漠的男声。

只见轿中两旁的轻纱微佛,映出轿中的一抹倩影。

榻上慵懒地斜倚了一个男子,衣服半遮半掩,露出精美的锁骨;脖颈间挂着一枚通体发亮的白玉,更显肌肤晶莹如雪。

他内罩一件红色软罗烟,外披黑色锦服,袖口上用银线勾勒出一朵朵金色的莲花,无形中带有几分仙气;在男子的右侧,蹲坐着一只洁白无瑕的雪狐。此时,它在男子的轻拂下已传出均匀的呼吸声。

男子头戴紫玉金冠玉环,发环两边竖着三串红花玉叶紫水晶;一袭暗红色的长发如上好的丝绸垂至脚踝,额前的碎发微微浮动,两鬓编成小辫随意挽在脑后;五官精美细致,那一对剑眉更添了几分英气与豪迈,一轮血红的月牙印记刻在眉宇之间,更添几分邪魅;浓密而纤长的睫毛下有着一双狭长的丹凤眼,隐隐透着一股寒光和冷傲之气;男子左手摸着下巴,正笑意吟吟地看着沈梦溪。

“原来是东篱太子,这私下来我天盛怕是不妥吧。”一旁的上官流云平静的说道。

“呵呵,听说几日前上官家族惨遭灭门之灾,眼下作为上官家族的唯一活口却如此的平静无波。”轿中的男子意有所指道。

沈梦溪见上官流云的眉毛微皱,知道此事必定不简单。

“死者已矣。既然能活着,当奋发向上而不是自甘堕落,你说是吗北墨千雪?”上官流云一席话传来,让轿中那位正在轻拂雪狐的玉手微顿了下。虽然男子极力在维护刚才的表情,但这一细微的动作还是尽收沈梦溪眼底。

“他们必定有某种关系。”沈梦溪立即分析道

“上官公子果真是胸怀大志之人,能够看破生死,不问红尘,着实让本宫佩服。不过,这次可是你们天盛的皇帝邀请本宫,本宫这一路上连个接待的使者也没见着,恐怕有失礼数吧!”北墨千雪语带玩味的说道。

“这话说得天盛国不知礼数,怠慢使者,这传了出去恐怕皇帝的脸上也挂不住,只是接待使者这种大事怎么会遗落呢?不过看这东篱的太子这阵势也是不想的吧!”沈梦溪猜测着

“东篱太子严重了,我天盛自开国以来就是礼仪之邦,又怎敢怠慢东篱国的太子殿下呢?今晚得见太子殿下乃是机缘巧合罢了,算不上怠慢。”上官流云话中虽是谦卑,但是语气之中自有一股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傲气。

“罢了,罢了,既然是本宫无意来此又怎么能为难天盛呢?眼下不是正好有一迎接使者的人选吗?”北墨千雪的目光顿时像沈梦溪这边扫来。

“什么?要让我做他的招待使者?开什么玩笑啊,姑奶奶何时干过这种事情?”沈梦溪心里顿时一万遍***奔腾而过。

小甜心儿
亲们,甜甜已经军训完了哈哈哈开始定时更文咯

第二十章北墨千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