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杀人抵命

  正值夜幕降临,星空中出现一团紫气弥漫云端,慢慢腾升包裹着一颗耀眼的星星;然后缓缓地向另外三颗星星靠拢,形成包围之势。青峦峰巅上立着一名少年,白衣墨发,衬着悬在空中的身影,如神明降世。他的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眼睛里闪动着琉璃的光芒。“轻纱浅影漫尘烟,似水流风千里雪,神月一度千年结,魂归天盛定乾坤。你终于还是回来了吗。”少年闭上双眸浅吟道

沈梦溪醒来已是第二日了,清晨紫霞笼罩给天空添了几分神秘色彩。“小姐,王爷送来的金疮药真管用,小姐气色好多了,奴婢伺候您洗漱更衣吧!小丫头在床前低声说道“恩”小莲动作麻利的打来了洗脸水,盆边放着几块整洁的毛巾。沈梦溪拿着小莲递来的毛巾轻轻擦拭着脸颊。小莲迅速拿来一套翠绿莎纯裙给沈梦溪换上。“小姐,奴婢给您梳妆吧。”沈梦溪来到梳妆台前,顺势而坐。昏黄的铜镜打磨的平整,映出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发散如瀑,倾泻而下披在两肩;玉面淡拂,如雨后的桃瓣晶莹透亮,眉若新月,似三月的杨柳清新淡雅;眸含秋水,犹一泓清泉盈盈而动;绛唇映月,如盛开的牡丹娇艳欲滴;“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好一位静若幽兰的女子。这就是自己?看着镜中的面容沈梦溪微怔了片刻。小莲迅速梳了个飞仙髻,头上插着一只珍珠碧玉步摇,在发间零星的点缀着几朵金色小花,说不出的清灵动人。“小姐,您真美。“就你嘴甜。”沈梦溪笑着说道“不好了,小姐,大小姐那边出事了。”一名小厮小跑而来说道“出什么事了,这么慌慌张张的,没看到小姐正在梳妆吗?“小姐,您快去看看吧,出人命了。”沈梦溪连早膳还未来得及吃,就随着小厮来到了祠堂。“月儿啊,你真是太命苦了,就那么走了,您让娘可怎么办啊,你让我这白发人送黑发人哪......”祠堂内传来一阵阵柳芳华哭泣的声音,好不悲切。沈梦溪来至祠堂前,正看见沈梦月躺在地面之上,胸口插着一把金簪,地面的血迹早已凝结,柳芳华正趴在沈梦月的身边哭得死去活来。一看见沈梦溪露脸,立马上前拽着沈梦溪的衣袖怒声道:“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她是你姐姐啊,你为什么要杀她?是因为月儿夺走你的心上人,你才下此毒手的吗?”这时,沈王爷也已经到了祠堂。“又出了什么事,哭哭啼啼成何体统?沉稳的声音传来”柳芳华看见沈王爷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上前哭腔道:“老爷,沈梦溪杀了自己的姐姐,您要为月儿做主啊。”“柳姨娘你这话什么意思?想污蔑本小姐不成?这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你可要拿得出证据?”沈梦溪平静无波的嗓音传来“老爷,您看看,这胸口上的金簪是月儿曾经送给梦溪小姐的,不是她又会是谁?”沈王爷虽然气恼沈梦月不知自爱,做出有辱家门的事来,但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微微有些发红的双眼此刻正看着沈梦溪,隐隐有爆发的趋势,他正等待沈梦溪给一个合理的解释。好一招栽赃嫁祸,这么快就坐不住了,沈梦溪心里冷笑一声随即说道:“父王,姐姐虽然时常欺凌女儿,但还是留有往日的姐妹情分,女儿怎么可能做出如此行迹的事来?再说,仅凭一只簪子就要以此论罪处罚女儿吗?”“老爷,若是让月而无辜惨死让,凶手逍遥法外,我也就不活了。”柳芳华以命相要挟,沈王爷哪里扭得过她,便厉声说道:“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若真是梦溪所为,必定以死谢罪,定不能让凶手逍遥法外;但若是肆意诬陷,本王也绝不轻饶。

柳芳华眼中闪过一抹恨意,但面色之中只有眼泪的堆积和无声的哭泣;而这一细节被沈梦溪尽收眼底“父王,清者自清,请父王明鉴。”就在这时,一声尾音传来“圣—-旨--到。”一名公公携手上圣旨急步走来,身后还跟着三两个小太监。“臣沈如海,叩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一干人等皆跪在地上高呼万岁“沈王爷之女,沈梦溪接旨。”“臣女沈梦溪接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沈如海之女沈梦溪为了一己之私肆意杀人,实乃罪大恶极,而后不思悔改谋害庶姐,实为大逆不道,朕深感痛心,判处今日午时问斩。”“臣女领旨。”沈梦溪接住犹如千斤重的圣旨,缓缓站起身来。从容优雅,没有半丝慌乱。“孙公公请留步,皇上怎么会突然下旨?”沈王爷急切地问道“对不住了王爷,咱家奉命办事还要回去复旨呢,这路上耽搁了杂家可担待不起。梦溪小姐-请-吧。一旁的小莲急速跑来拽着沈梦溪的衣袖哭诉道:“小姐不要去啊,小姐,皇上会杀了你的。”沈梦溪转过身如沐春风般微微一笑,示意小莲放心;而后迈着轻盈的步履沈随一行人离开了沈王府。

第七章杀人抵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