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咸鱼翻身下

  揽月阁内弥漫着沉闷的气氛,压抑的让人喘不上气。屋子里跪了一地的奴才,明明是夏日炎炎,却让人感到寒冬腊月的风雪冰冷刺骨,让人不经意的哆嗦。

床榻上那抹桃红色身影的女子悠悠醒来。“春桃,父王回来了吗?沈梦溪这个贱人竟敢爬到本小姐的头上,这次定叫她挫骨扬灰。”女子愤愤的说道“你要將谁挫骨扬灰啊?”一声掷地有声的声音传入双耳女子一个翻身双膝跪地道:“父王,您终于回来了,月儿无时无刻不在盼望着您早日回京,刚才不过是月儿的梦魇之语,当不得真。”“哼”,说,你腹中的孽种是谁的?本王定将他碎尸万段。”沈王爷厉声质问道“什么孽种?月儿不知,还望父王明察。”扑通一声,柳姨娘也跪倒在地苦苦哀求道:“老爷,月儿说不知,那她定然是被小人所害,再怎么说她是您的女儿啊。”柳姨娘抹着眼泪满眼泪痕的看着沈王爷“啪”,沈王爷在柳芳华高高肿起的左脸上又是一记耳光“事到如今,你还再巧言令色,还想隐瞒此事不成?她不知?难道你这个当娘的也不知情吗?还是说你早已了然此事,知情不报?”沈王爷火气也来了,堂堂一个王爷,居然被这些女人给耍的团团转。“父王,如果您不相信女儿的话,女儿愿意以死明志。”说着便向右前方的红柱撞去“快,快拦住她。”柳姨娘立刻吩咐道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红柱上的血印触目惊心,那抹桃红色身影就那么悠悠倒在地面上。柳姨娘快速跑过去抱起地上面的沈梦月哭腔道:“月儿啊,是谁害得你,让你受如此大辱,我可怜的孩子啊。”“老爷,您这是要逼死月儿吗?这么多年来,我柳芳华照料着沈王府,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若是月儿有什么不测,我也不活了......”黑猫看着眼前的这出戏码,嘴角扬起一抹冷笑。真是个演戏高手,我黑猫都要佩服的五体投地了,那个力道撞柱能死人?真是笑话!

“父王,您喝杯茶吧!”黑猫上前端起一杯热茶盈盈而来当真是步步生莲,绝世无双。沈王爷看着面前的黑猫,眼中闪过一抹赞赏的神采。这个女儿真是长大了,越来越出落的亭亭玉立了。接过黑猫手中的茶杯抿了一口道:“你受苦了,这些年也别怪父王冷淡了你,实在是......哎,不提也罢,不提也罢。”“父王不怪溪儿就好。”沈王爷欣慰一笑并未言语“父王,如今姐姐有伤在身,不宜停留,还望父王能够网开一面,让姐姐好生休养一段时日。”沈王爷心中有些惊讶于今日沈梦溪的表现,但是无论如何,他都是自己的女儿又有什么不妥呢?“也罢,柳芳华,既然梦溪替你母女求情,你就带着沈梦月回祠堂面壁思过,不足一月不得踏出祠堂半步。”这是要剥夺我的当家主母的权利吗?柳芳华心中一紧但也不好多说带着沈梦月离开了揽月阁。

沈王爷走进黑猫面前,宠溺一笑道:“来我书房一趟。”“是,父王。”“小莲,你去看看大姐那边的情况,不要让父王担忧。”“是,小姐。”小丫头说着便跑了出去。黑猫跟随着沈王爷走出了揽月阁,刚才没有好好欣赏揽月阁,现在看来还真是别有一番韵味。揽月阁房中的装饰黑猫到不怎么感兴趣,只是这庭院的布局当真是别具一格,清新雅致。庭院的中央处有着一汪池水,清澈见底,池中的金色鲤鱼它们欢快地在池中嬉戏玩耍;池中还种着莲藕,婷婷而立,开着粉嫩的莲瓣在微风中荡漾,远远便能闻见这屡屡荷香;偶尔有几只蜻蜓停落,在水面上划过一丝波纹便又轻巧地飞过院子去了。在池子中央,有一个玉台,上面雕刻着飞天揽月神女塑像,塑像周围还建有喷泉,喷泉喷得足有20米高,像仙女的裙在空中漫开,然后如点点细雨洒落;飘落在荷花上,滴落在荷叶中,慢慢的如一颗颗晶莹的珍珠滑落在池中,荡起层层涟漪。很难想象在夜色之中,水中莹月如雪,轻纱笼罩又将是怎样的一番美景,想必“揽月阁”由此而来。曲曲折折的小路上都是用雨花石铺砌而成,五颜六色甚是好看;小路两旁种着各种奇花异草,姹紫嫣红,不由得让人赏心悦目。很快黑猫便随着沈王爷来到了书房。书房处并没有多少装饰,只有一个书架紧贴墙头,上面放着竹简和一些用纸撰写的书籍,离书架10米处摆放了一张桌子及一把椅子。桌面上摆放着笔墨纸砚,右上方还放着一块玉印。

沈王爷坐上主位,微笑地看着黑猫道:“如今你也长大了,是该好好管管家里的一些琐事了。你姐姐如今这般,实在是让为父失望,为父又怎么能将希望寄托于她的身上?暮儿还小,还得历练几年。”(沈暮是秋姨娘的儿子后文会有提到)“今日叫你来,是想问问溪儿有什么看法?”沈王爷老成的询问着眼里闪过一抹精光“父王,溪儿从未打理过王府,怕是不能胜任。”黑猫淡淡地答道“没想到她居然推辞了,以退为进视为上策,成熟稳重有一套自己的做事风格,又不急功近利,确实比沈梦月强,自己怎么当时就没看出来呢?还好如今为时不晚,还来得及”。沈王爷心中想着,越看越满意;沈王府如今就得这般稳重又知进退的人管理才能发扬光大。“溪儿莫要推辞了,连为父的话都不听了?”见好就收,要是再推辞,怕是要错过良机了。“多谢父王抬爱,孩儿定不负父王所托。”“乖孩子,让你受苦了,如今这沈王府就是你说了算,哪个奴才嬷嬷敢对你不敬,直接打杀了去。另外,你现在是当家主母,得有个像样子的庭院不是?这样吧,父王将仙乐楼送给你如何?”“多谢父王。”“好了,去吧。”

书房又恢复了平静。沈王爷走进书架扭转书架上的一个瓷瓶,“嘎吱”!一声,一扇密道打开。昏黄的灯光将密室点亮,室中高悬着一幅手执纨扇的美人儿。沈王爷凝望着画中女子,手指轻抚画轴道:“兰儿,你可知道,我们的女儿回来了。”沈王爷闭上双眼,轻叹一声。

第五章咸鱼翻身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