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二零章 羽兰酒醉

  石湘莲见古二爷有些为难,便对羽兰使了个眼色。羽兰拿来一个小木匣,递给石湘莲。

“二爷,我知道您喜欢鼻烟壶,这里有个当年清宫里出来的白玉鼻烟壶,算是湘莲的一点心意,请二爷笑纳。”石湘莲把木匣推给古二爷。

“哈哈哈,石小姐这就见外了,我哪能收这么贵重的礼物呢?”可话说完,古二爷就伸手打开了木匣,从里面拿出一个白玉雕花鼻烟壶,翡翠制成的瓶盖镶着金边,看起来富贵雅致,令人爱不释手。

古二爷的眼睛都发亮了,看得出他很喜欢这个小玩意,嘴里不住地念叨着:“好东西,好东西啊!”

“二爷,这么点小东西您就收了吧!”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古二爷脸上显现出贪婪的笑容,“好,既然小姐仗义,我也不是不开窍的人,就给你减少两千斤粮食捐献,这两千斤粮食算是我古某人用来买这个鼻烟壶的代价。”

减少两千斤粮食,算算也就是几百大洋的事,相信跟石湘莲的心理预期比还有差距,石小姐便说:“湘莲先谢过二爷了,只不过,您看看还有什么别的办法能再减少点吗?”

古二爷色眯眯地盯着石湘莲说道:“这个嘛。。。有难度。。。不过也不是完全没办法。”

“二爷您快说,有什么办法?”

古二爷一把拉起石湘莲的手,轻轻抚摸着说:“我一直倾慕小姐,我现在还缺个压寨夫人,大小姐若是不嫌弃,跟我上寨子里生活可好?”

“二爷,你。。。”我见状有些急了,刚要斥责他,却被石湘莲按住。

只见她把玉手缩回来,镇静地说:“湘莲感谢二爷厚爱,不过我已经有心上人,还望二爷不要强人所难了。”

大概古二爷也料到这些,依然色眯眯地说:“成不了一家人,还是可以成为红颜知己的嘛,有大小姐这么漂亮的红颜知己,我也满足了。”

这个古有顺,真是色胆包天!看他的表情简直让人作呕,若不是他身居团长之位,我真想一枪崩了他!这时羽兰端起酒杯,对古二爷说:“感谢您对我家小姐的抬爱,羽兰在这先敬您一杯!”说完便一仰头,把酒喝了个干净。

“哈哈哈,想不到祁伟的夫人个个都是海量,好,今天高兴,咱们一醉方休!”

这一场酒,古二爷等于一人对付三个,我和石湘莲的酒量有限,中间穿插着跟二爷喝,羽兰则是放开了手脚,一杯杯地跟他招呼着。酒被一坛坛地送上来,跟羽兰结婚这么久,第一次看到她敞开喝酒的样子,虽然不像欧婷玉那种酒中奇人,但也算相当有量了,喝到古二爷舌头发硬,站都站不稳,羽兰还是保留着一份清醒。她对古二爷说:“您说我们心诚不?”

“呃。。。”古二爷打着酒嗝,晃晃悠悠地说:“诚。。。你们都诚。。。”

“那您就再做个好人,减少点捐献数量吧,羽兰感激不尽!”

古二爷一摆手,说:“这事。。。不是我一人。。。说了算的,呃。。。我也就是跟班的,那得。。。雷。。。”话还没说完,他便一头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了。

我赶忙去叫二爷的手下把他搀走,这时的他已经软作一滩烂泥,毫无知觉了。

此刻的羽兰估计酒劲也上来了,几步冲到房间的痰盂,哇哇地吐着。

“老婆,看你喝了这么多,真是。。。”我拿来一杯水,给她漱口。

她抓着我的手,激动地说:“夫君。。。你笑话我了吧?”

“没有,就是心疼你。”

“夫君,羽兰不后悔跟你成亲。。。”说着她便热泪盈眶,还想再说些什么,被我打断道:“老婆,咱们先回家,有什么话回家说。”

这顿饭,在我心里,感觉石湘莲其实是赔了,饭钱花了三十多大洋,那个鼻烟壶估计也值不少钱,减少的粮食也就几百大洋的事,她的手还被古二爷摸了又摸。倒是回去的路上,她还挺高兴,不住地说:“这个古有顺也不完全是个傀儡,搞好关系日后还能用着。”

我不知道石湘莲怎么盘算的,但总觉得她应该跟古二爷减少接触,今天很明显她已经被二爷惦记上了,万一。。。唉,不说了,毕竟人家是大小姐,咱做不了主。

羽兰在路上就睡着了,她的酒量毕竟赶不上欧婷玉,看得出她挺难受。石湘莲对我说:“祁伟,今天难为羽兰了,我从没见过她喝那么多酒,你好好照顾她。”

我点点头,轻轻抚摸着羽兰的头,感觉她今天喝酒也是为了我,如果不是她勇往直前,今天喝多的肯定是我。到了石府,我抱着羽兰回到房间,欧婷玉见了,便让秀秀端来一盆清水给羽兰擦擦脸。

欧婷玉说:“呦,你怎么让羽兰姐喝成这样?”

“你也知道古二爷的酒量,我和石湘莲怎么是他的对手?”

“那你也不能硬灌她啊?喝出问题怎么办?真是的你。。。”

按道理用凉水擦脸,羽兰应该能清醒,可擦完半天都没动静,这让我有些担心了,心想别是酒精中毒吧?旁边的欧婷玉凑近羽兰听着她的呼吸,焦急地说:“夫君,我觉得你还是请郎中来看看吧,她呼吸怎么这么慢啊?”

“好,我这就去找郎中。”

。。。。。。

郎中看过后,跟我说:“你太太的确中了酒毒,还好她之前吐过些,不然就比较麻烦了,我给你开些汤药,设法让她喝了便可缓解。”

郎中从包裹里拿出些草药,零零总总的我也不认识,但有一味要我知道,就是栀子。刚刚过去的夏天是栀子花开放的季节,很多山林里飘散着浓浓的栀子花香,而且现实世界,栀子花还是湖南岳阳市的市花。

我问郎中:“这是栀子吧?”

“嗯,栀子和葛根,对解酒毒有奇效。你就赶紧为她熬药就行了。”

到了半夜,羽兰终于醒了,她说自己头很痛,我给她端了碗水,边喂边说:“今天真是怨我没照顾好你,让你喝那么多酒,都中了酒毒,唉。。。”

“没事,我现在清醒了很多,估计明天就好了。”

“老婆,喝完水赶紧睡吧,我今晚留下照顾你。”

正巧这时,隔壁院子的门响了,我心想难道是石湘莲?她这么晚还出去?

第一二零章 羽兰酒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