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二七章 水银

  遗嘱刚念到这,下面就炸开了锅。二太太、三太太自然不满意,她们吵嚷着:我们的院落,凭什么让老大处置?还说想变现,这是要赶我们走啊!没那么容易!”

大太太站起来,怒视着她们:“这是老爷的意思,你们难道想违抗不成?不就是宅子吗,想住就住,没人赶你们,不想住了,跟我说一声,我买!老石,接着念。”

“是,大太太。家中尚有大洋8500元及部分金银细软,由三位太太平分,希望你们能看在昔日情分上,妥善处之,吾将感激不尽。”

“哎,这还差不多。”二太太的脸上总算露出点笑模样。

大太太说:“老石,把老爷屋里的箱子搬出来,当着全家人的面,分了!”

我和石管家来到石宗堂的屋里,从床底下拽出一个半米多长的木箱,非常沉。由于随着箱子一起推出来的尘土里,我再次发现了亮晶晶的小东西,我趴在地上,用手轻轻碰了碰,是水银!回想那天从暖手炉里掉出来的好像也是这个,水银?怎么会有水银呢?

石管家几天来过于忙碌,他精神有些恍惚,还不住地咳嗽。我并未告诉他发现水银的事,只跟他一起把箱子抬到堂厅。

石管家打开木箱,里面的大洋珠宝璀璨夺目,二太太三太太的眼都直了,不禁惊呼:“这么多钱!”

“老石,去拿纸笔,领东西签字画押。”

一大箱钱财被分清,二太太满意地抱回了屋,三太太也算高兴,临走前,她用媚眼看了眼石湘勇,石湘勇心领神会地点点头。这一切都被我发现,心里这叫一个怒,骂道:这对狗男女,看你们有什么好下场!”

大太太跟我说:“祁伟,我知道你对老爷情深,不过现在石家成这样,我也不留你,带着太太们想去哪都行,这有些大洋,还有老爷曾经赏你的房契,拿上,走吧。”

“太太,我不走,老爷去世,石家无主,这个时候,我必须要保护您和小姐,这是老爷托给我的责任。”

“唉。。。难得你有这份心,我知足了。也罢,来去自由,祁伟。”

正在这时,石管家终于支撑不住了,一阵剧烈地咳嗽后便倒地不起,不省人事了。。。郎中看后,摇摇头说:“准备后事吧。”

奇怪了,短短数日,石家两个人死于同于症状,这是怎么回事?我把心里的疑问告诉了林伯,他应该是最值得信任的人了。

“你说什么?水银?在哪儿找到的?”林伯满脸地吃惊。

“就在老爷的床底下,那天老爷去世时,暖手炉被人碰掉,从里面也弹出了些。这水银可是有剧毒的东西,尤其。。。”

“尤其什么?”

“尤其是水银的蒸气。啊!我明白了,这是谋杀!”

“暖手炉是谁给的?”

“大少爷。”

话说到这,林伯沉默了,他一屁股坐在地上,闭着眼,泪水从眼角流了下来。

我想自己的推测没错,石宗堂、石管家蹊跷的死因就是这水银。暖手炉里被加了水银,在高温下水银比平时蒸发速度要快很多。他两人经常在屋里下棋,密闭的空间让这些水银蒸气无处散发,被着着实实地吸了进去。水银的特性也导致不容易被察觉,大少爷真是心思缜密!可这事如果经公,我担心证据不足。

“林伯,您看接下来怎么办?”

林伯过了会说:“先不要声张,我们必须设法找到确凿的证据。”

“只是他不会那么傻还留着作案工具吧,暖手炉都找不到了。”

“别忘了,大少爷跟三姨太之间有事,只要找到这方面证据,我们就请大太太主持公道。”

林伯找到石府里最信得过的人,让他们在府内和石家的店铺里分别监视。我则趁石湘勇不在的时候,去他屋里悄悄调查。他是个利索人,屋里陈设整齐有致,我在翻动物品之前,必须牢记摆放特征,以免被他发觉。

调查了几天都一无所获,就在情况陷入僵局的时候,我想起了石湘勇身上的甜香,便问林伯:“记得当初老爷让我监视他,每到中午他睡觉起来,我都能闻见他身上有股甜香,虽然很淡,可我鼻子好使,闻得清清楚楚。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散发的味道。”

林伯低着头转了几圈,说:“跟我来!”

他把我领到宁远城一条比较偏僻的街道,这里白天行人稀稀落落,到了晚上却灯火通明,清楼、烟馆汇聚于此。我跟着林伯进了一间铺子,外面没有招牌,门口站着个打手模样的人迎接道:“两位客官要逍遥?”

林伯点点头,从腰里掏出一块大洋,说:‘有地方吗?”

那人见大洋马上乐了,“有有有,大爷一看就是贵客,里面请!”

我们被另一个伙计带到一间屋里,房间陈设相当简单,两张木床,床上放着很小的茶几,茶几上有煤油灯和一些金属工具。不用说,这都是为了抽大烟准备的。房间的味道让我觉得十分熟悉,悄悄对林伯说:“没错,就是这个味。”

林伯对伙计说:“兄弟,我们今天时间紧,就不在这消遣了,麻烦给我们包起来,路上享受。”说完他又给了那伙计几个铜板。

出了烟馆,林伯飞快地走出那条街,看四下无人,便对我说:“你确定大少爷身上就是大烟的味道?”

“没错,绝对是!”

林伯气得咬牙切齿,双眼露出凶光:“这个兔崽子,看我怎么收拾他!”

第一二七章 水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