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零九章 弄假成真

  我和羽兰、欧婷玉、石湘莲等人在湾井镇的无名村里生活着,平静而充实,现在的我又多了一个任务,就是去山上打猎。春天的山林里,小动物逐渐多了起来,野兔,野鸡都是不错的打猎对象。林伯擅长烹饪,把这些野味食材做得色香味俱全,吃饭的时候,大家围坐在一起,喝酒吃肉,边吃边聊,热闹非凡。

欧婷玉大概没经历过这种生活,从她的脸上不难看出享受其间,天天能看到我,她的心似乎静了很多,暴躁的脾气变得通情达理起来。石湘莲见状也感到好奇,说“母老虎”怎么变成“小白兔”了,说得欧婷玉满脸通红,大家都哄堂大笑起来。

羽兰与欧婷玉也姐妹相称,之间的关系说不上多亲密,但比起过去要融洽很多。羽兰在院里做女红的时候,欧婷玉会过来端坐在一旁,两人轻声聊着什么,时而会忍俊不禁,掩口而笑。

其实我看到这些,心里倒没觉得有多自豪,即使大家都慢慢接受了欧婷玉,即使我开始了解欧婷玉的内心,那我也觉得自己跟她是两个世界的人,我们之间在情感上不应有交点。或许因为从小受到的教育,我心里接受不了所谓“一夫多妻”的封建家庭制度,总觉得那样做是对羽兰的背叛。我经常独自坐在院里,仰望着湛蓝通透的天空,希望能有人告诉我,接下来我的感情之路该怎么走。

。。。。。。

一天林伯从湾井镇回来,心事重重地把我叫到屋里,他说听到一个消息,雷祖生成了宁远县警察局长兼清乡团团长。我一听就有些恼了,拍着桌子怒喝道:“这个雷祖生,为了警察局长这把交椅,不惜杀死如此多人!”

说完林伯碰碰我,示意我看门外,原来欧婷玉站在门口,她许是听到了我的话,看了我一眼就转身离去了。我没有追出去,继续跟林伯交谈。

林伯说:“虽然雷祖生当了局长,可也不能确定欧锦德就是他杀的。你说现场有马靴的印记,据我所知,雷祖生从未骑过马,他不大会穿马靴。”

“那他不会指使别人去杀人吗?”

“这也说不定,不过我们暂时还是冷静些,等老爷回宁远,让他帮忙去调查下最好。”

我想起石宗堂曾经说只想做个安生的商人,便问道:“林伯,老爷会去趟这浑水吗?”

林伯转悠了几圈,回答道:“按常理老爷是不会管,可这次是雷祖生当局长,在商会这么多年来,他始终给老爷找麻烦,没准老爷会借此机会调查雷祖生,倘若真是他派人杀的欧锦德,老爷肯定不会放过他。”

。。。。。。

第二天,我从后山回来,羽兰满脸焦急地跑过来说:“夫君,欧小姐不见了。”

“又不见了?她是不是去放马了?”

“一大早就出去放马了,不该都晌午了还没回来啊!”

我冲进欧婷玉的房间,屋里的衣物行李都在,只是。。。翻来翻去找不到那只勃朗宁手枪了。一想昨天她可能听到了我和林伯的交谈,“完了!她不会去找雷祖生报仇去了吧?”

羽兰说:“报仇?是雷祖生杀的欧小姐全家?”

“现在来不及跟你解释,我去找她!”说着便出冲出了门。欧婷玉骑走了黑宝,石湘莲的马车没有马鞍缰绳,根本骑不得,这可怎么办?

“祁伟,我跟你一起去找她。”这话是林伯说的,他套上马车,亲自驾车跟我一起去宁远。

到了宁远城,街上一片安宁,看不出发生过什么不凡之事,我心里暗暗庆幸:婷玉这会应该还没下手。“林伯,咱们应该去哪儿找婷玉?“

“雷祖生现在应该在警察局里,估计欧小姐可能会出现在警察局周围。”他抬头看看太阳说,“此时已近晌午饭点,赶紧走,雷祖生外出吃饭的时候怕欧小姐要动手了。”

我们一刻不停地直奔警察局,还没到门口,远远看见欧婷玉躲在角落瞄着警察局,恰在此刻雷祖生正跟几个同僚出来。林伯惊呼:“不妙,欧小姐要动手了!”

我飞身跳下马车,几个箭步直奔欧婷玉跑去,只见她从衣服里掏出手枪,藏在身后,沉着地跟在雷祖生背后。眼看欧婷玉离雷祖生越来越近,而雷祖生只顾说话根本没注意到即将到来的危险,“不行,不能让她动手!”我情急之下纵身一跳,一个跟头翻到欧婷玉和雷祖生中间,一把抱住欧婷玉,紧紧按住她藏在身后的双手。

慌乱中,我的唇竟然碰到了欧婷玉的嘴唇,她先是一惊,之后却闭上眼一动不动,好似享受这突如其来的“惊喜”。

雷祖生被身后的动静吸引,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想不到好久不见,街头偶遇竟看到祁大侠风花雪月,亲亲我我,实在惊诧!”

我羞愧地转过身,心脏砰砰直跳,一时不知道话从哪说起。

“呦,这不是欧小姐吗?”雷祖生一脸坏笑地悄悄问我:“大侠跟欧小姐当街亲吻,这在宁远绝对是前无古人,敢问二位何时成了情侣?”

欧婷玉红着脸,可眼里的目光则充满着仇恨,我怕她再次举枪,便用力搂住她,不让欧婷玉的双臂有所动弹。

都被雷祖生看到我们亲吻的事,再解释什么也是徒然,不如将错就错下去吧。“雷局长,这是我的二太太,前段时间悄然成的亲,事出匆忙,也没顾得上通知您!”

“哦?那我可要恭喜祁大侠了,娶到这么漂亮直率的二太太,回头你可要补请我喝喜酒啊!哈哈哈。。。”突然他似乎想起什么,走过来对欧婷玉说:“欧小姐,不,是祁太太,令尊的事情雷某人深表遗憾,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太太尽管说话,我雷某人定当全力效劳。”

“你。。。”没等欧婷玉说下去,我使劲拽拽她手,抢过话来说:“祁伟感谢雷局长的良苦用心,不过我想问问岳丈大人的凶案调查得怎么样了?”

“尸检都已做了,除了死于乱刀,出血不止而亡,别的没发现什么异常。至于现场凶手所留线索有限,目前只能继续调查,不日我将贴出布告,悬赏举报,你们二位就在家等待消息吧。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刚才听雷祖生叫“祁太太”,我身上一阵不舒服,当着这么多人面承认了与欧婷玉的亲事,等于自己把自己往坑里拽了。这年月,除了正常人家初次结婚有结婚证,像我和羽兰的婚事,以及纳妾续房的,都没有结婚证。找证婚人做个证,天地一拜,酒席一摆,所有人便都允了这亲事,之后都以某某太太相称,这就是所谓的事实婚姻了。即便有天反悔说两人亲事是假,乡里乡亲的没人承认。

这下子完了,我祁伟弄巧成拙竟娶了个二太太!

第一零九章 弄假成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