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一二章 和田玉佩

  我娶欧婷玉的事不胫而走,近到石府,远到街头,都在谈论这桩出人意料的新闻。石府上下多有祝贺,一天田福跑来找我,走近拍了我一下说:“你小子真行啊!娶了两个漂亮太太,再瞧瞧我,到现在都光棍一个呢!”

“你就别逗了,我现在烦着呢!”

“两个老婆还烦,你可别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喂,你就不能有点追求啊,老婆多就好啊?你知道这里面多少事?我现在都不想在家呆着!对了,前阵子你跟老爷去哪了?”

“我。。。我没去哪?老爷说可以回家,我就回老家看老母去了。他们到哪里我可不清楚,咱一介伙夫,谁跟咱说这事啊!”

“咳,我就是随口一问,晚上来我屋里喝酒怎么样?”

“晚上,我想想。。。”

“你还想什么?要去见相好的啊?”

田福“啪”的打了我一下说:“我这相好的还不定在那个丈母娘肚子里呢!行了,晚上我找你。”

田福走后,欧婷玉从屋里出来了,想必她听见我跟田福的聊天,脸上有些不开心,“祁伟,你不想跟我在一起吗?”

“没有,你别多想,我就是不太习惯。”

“不错,我欧婷玉是很喜欢你,之前是,现在也是,但我也不想因为自己让你过得不快乐。”

“婷玉,给我点时间,让我慢慢接受这一切。”

“给!”她递给我一个小盒子。

“这是什么?”

“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我轻轻打开木匣,里面有一个雕刻精美的龙玉佩。“这是我爹给我未来丈夫的。我这有一个凤玉佩,两个是一对,希望我们能一生一世在一起。我爹临死的前一天把这对玉佩交给我,跟我聊了很多。”

我拿起龙佩,仔细观察着。记得当初在长沙找瓶子的时候,曾在不少古玩店里见过这种材质的玉器,那些老板说叫和田玉,是很名贵的玉种。再看这枚龙佩,长有十公分,宽有五公分,温润的羊脂玉上没有一点他色瑕疵,从外形看,很明显这是一块籽料雕刻而成,上面一条飞龙缠绕在玉料上面,生动传神,栩栩如生,一条金色丝线捻成的吊绳上串着一枚碧绿色翡翠珠子,让这龙佩顿时奢华大气了很多。这么大一颗和田籽玉,放到现实里得值多少钱啊?

“这对玉佩是我家祖传的,传到我爹这,竟然全都拿回来了。我娘皈依佛门,把凤佩交还我爹。他说我已经长大,不可能陪我一辈子,我从小有主意,不愿别人管,所以关于我的终身大事,他让我自己定夺。他还说你为人正直善良,又身怀绝技,嫁给你他放心。”

说完,眼泪就从欧婷玉眼里涌了出来。

“婷玉,你别哭,我现在也矛盾得很,希望你能理解,不过有一点你可以放心,我祁伟虽无德无能,但会尽全力保护你的安全,更要早日把杀害你爹的凶手找出来。”

欧婷玉擦掉眼泪,把玉佩系在我的腰间,紧紧地抱住我说:“我信,现如今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婷玉从没有像现在感觉如此孤单,来石府几天了,你都不理我,我每天只是一个人发呆,感觉好无助!”

都说大变故能改变一个人,眼前的欧婷玉真是变了,曾经那个说一不二的“母老虎“居然如此小鸟依人,完全让我想不到。我抚摸着她的头说:“对不起,是我不好,一直以来我都没跟你充分交谈过,既然说到这,那咱们就聊聊。”

我和婷玉进屋坐下,想了想,说:“在百胜楼第一次见你,你的外形着实让我吃惊!因为你的样子太像我的一个故人了,之后我心里翻腾了好几天,渐渐地,我想明白了,自己的老婆是羽兰,我跟你只是朋友,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你我见面次数越来越多,我就越来越纠结,深怕让你陷入情感漩涡中,可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我这人不会拒绝,尤其是对女孩子。跟你表态后,你不仅没有退缩,反而变本加厉靠近我;我本想一逃了之,你却闹出自杀,我实在不知如何是好。或许就是天意,你家庭的变故让我很同情你,也许这不是爱,我怕你受到伤害,怕你无家可归,开始慢慢接受你。我把事情做到无路可退,只能这么走下去,说到底,我都觉得对不起你,也对不去羽兰。有些事我没法告诉你们,但既然你们是我的老婆,我也会想尽办法善待你们。我祁伟是个普通人,说不上有本事,有你们两位羡煞旁人的夫人,我始终觉得跟做梦一样。我会努力接受现实,希望你不要见怪。”

“夫君,我从小的梦想实现了,本来我该开心,可现在我也说不清为什么,当前的生活我并不高兴。是我给你找麻烦了,请你原谅我!“

“婷玉,对不起,是我没把这事处理好。从今天开始,我不再胡思乱想了,事都到这步,逃避只能伤害你。”

欧婷玉温柔地靠在我身上,我也顺势搂住她,她脉脉看着我,眼睛清澈得如一湾湖水,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她,漂亮,欧婷玉真的漂亮,那张鹅蛋型的脸上,五官搭配得如此恰到好处,皮肤水嫩白皙,吹弹可破。我上辈子真积了德了,出现在我周围的女孩都很漂亮,而且对我很好,想到现实里曾经多年找不到对象,也许能量积攒久了就会爆发出来。

欧婷玉缓缓解开领扣,期待着我能完全接受她。

。。。。。。

晚上,田福如期赴约,不知他从哪儿弄来竹笋炖鸡,肉烂笋香,美味可口。令我准备的小菜瞬间变得索然无味。

“田福兄弟,你不介意我把鸡肉分出来一些给老婆吧?”

“大兄弟,想不到你对老婆还真好,怪不得你这么有福气!随意,随意。”

“羽兰!”我喊道。

羽兰进来说:“怎么了夫君?”

“去拿碗盛点鸡肉出来,你跟婷玉都尝尝田福哥的手艺。”

羽兰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嗯,我去拿碗!”

我从桌下提出一坛酒,捧在手里说:“既然你给拿来美味,我当然要以美酒相对。”

“哈哈哈,好说,好说。”

这一晚,我和田福推杯换盏,谈天说地,煞是高兴。别看在石家干了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跟田福这么尽兴聊天,他给我诉说自己的经历,字里行间都让我觉得这个经历坎坷的大哥不仅人好,还很孝顺,多次提起他的老母时都情绪激动,不禁落泪。唉!也不知道我的爸妈现在怎么样了。还有张玲,她答应每隔七天来衡山洞穴里照看我,我在泯国都生活了半年多,真够麻烦她的了。

第一一二章 和田玉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