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零八章 冰雪消融

  看到欧婷玉不在,我万分着急,举着枪便跑出房间,下楼去问客栈掌柜:“你看见跟我一起来的那个姑娘了吗?”

掌柜一看我手里的枪,吓得说话都有些结巴:“我。。。我看见。。。欧小姐出。。。出去了。”

“往哪走了?”

正说着,欧婷玉从外面回来了,她见我脸上神情紧张,手里还拿着枪,便问:“祁伟,你干嘛呢?”

“咳,你出去也不跟我说一声,我还以为你让人给劫了呢。”转头对掌柜说:“不好意思,我刚才太着急了,您多担待。”

欧婷玉拉着我的手就往楼上快步走着,进了房间,她扔下包袱就抱住了我说:“祁伟,看你刚才的样子我真开心,我以为这辈子你都不会对我好呢!”

我没有闪躲,只是呆呆站着,觉得自己在往邪路上走,可又好像不愿回头,怜悯、愧疚、关心。。。各种情感交织在一起,我开始重新审视面前的这个姑娘,自己都说不清究竟是不是有点喜欢她。

“你怎么不说话?”欧婷玉目不转睛地望着我。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对了,你刚才去哪儿了?”

她放开手,从包袱里掏出3吊大洋,说:“我刚才卖了一块黄金,身上一点钱没有怎么行?”

“哦。。。那我们收拾行李,该上路了。”

。。。。。。

这一路,我驮着欧婷玉,心情十分复杂,想到古人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欧婷玉对我冲追猛打,加上近来发生了这么多事,我之前的意志好像开始慢慢动摇了;可羽兰呢,我这么做肯定对她是种背叛,即便当时的社会允许她和欧婷玉共存,但我总觉得这事不妥。在宁远,欧婷玉无依无靠,目前也就能寄宿在我这,如此下去,我担心有天真的脱不开身了,记得欧锦德生前说婷玉的妈妈在衡山,如果让她去投靠母亲,也许对她来说是件好事。

想到这,我便问欧婷玉:“令堂在衡山是吗?”

“嗯,已经很多年了。”

“你不想去看看她吗?”

“不想。”

她回答得如此斩钉截铁让我很意外,“为什么?她可是你的亲妈啊!”

“她整天就知道诵经念佛,完全不管我和我爹,这么多年,我只见过她一面,时间长了,我对她也没什么感觉了。”

“可她毕竟是你的母亲啊。。。”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

我不清楚她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我想脱身的愿望成为泡影,只得日后另谋打算吧。

。。。。。。

回到湾井镇,我终于松了口气,这里毕竟比宁远要安全些,几个人热热闹闹地生活,就像一个大家庭。羽兰早已把欧婷玉的房间收拾干净,所有人都对这个刚刚痛失家人的姑娘关心有加。石湘莲和羽兰也不再排斥欧婷玉,不仅嘴上不提她跟我的关系,还经常拉着她一起聊天。这种情形下,我不知道是该感到欣喜还是悲哀。或许在很多男人心中的阴暗角落里,都藏着这样一个小“幻想”,但几千年封建社会遗留下来的男尊女卑的传统却失去了最大的公平与尊重。我是个生活在21世纪的人,整个社会都在倡导男女平等,女性的地位得到了尊重与保障,这是人类和社会的进步。而对于泯国时代的女性来讲,这些都是遥不可及的“乌托邦”。

日子终于恢复了平静,我就有了更多时间跟林伯聊天,这个大伯人生阅历丰富,在我心里也算是“神级”人物。午饭后没什么事情,我会跟他一起出去走走,听他讲述曾经的故事,而我心中的疑惑也顺便都告诉了他。

当前最大的问题就是欧家的血案。我把看到听到的所有事情都说给林伯听,他一边听着一边若有所思,当我提到马靴留下的脚印时,他说:“你所说不错,在宁远,穿马靴的人很少,可你忽略了一个人群,就是军队的人。不少军官都穿马靴。”

“哦!”我恍然大悟,记得在现实世界看电视,很多老蒋的军官确是穿马靴。一直以来,我总把目光锁定在宁远的权贵土匪身上,但在当时,最可怕的其实不是他们,而是军人。蒋桂战争最终以老蒋胜利结束,历史书上也多有介绍之后中国发生的事情,老蒋造成的血案不断,中统、军统都是权利高高在上的暴力机构。1928年3月,中统率先成立,想想欧锦德的事,会不会是中统的人干的?倘若是如此,调查、报仇的事还真麻烦了。

林伯说:“欧锦德得罪了哪路人,你我不得而知,但如此残暴的手段,我觉得不像土匪所为。土匪毕竟是民间力量,论人论武装论财力,都不至于敢碰警察局。湖南境内剿匪也不是一次两次,他们应该知道后果;至于宁远的权贵,除了极少数外,都是求稳怕事的人,更不敢去招惹如此大的是非。”

“极少数人?您指的是。。。”

“这事宁远人都知道,我也不妨告诉你,就是雷祖生,这人心思缜密,手段强硬,后面有军队撑腰,如果权贵家族里谁敢干出大事来,非他莫属。”

“可您觉得雷祖生会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

“年轻人,在这乱世里,什么事情出不了?为权为利,人性里诸多丑陋的东西都会出来。”林伯叉着腰,仰望着天空。

“不过我们没有确凿证据之前,也不能妄下评论,毕竟人命关天,如果真是他干的,我也绝不会轻饶他。”

“祁伟,我看你现在对欧小姐还挺上心啊!”

我顿时脸红了,急忙摆摆手说:“林伯,您见笑了,我只是把婷玉当成朋友而已,没别的关系。”

林伯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也不明白,只是凡事要负责任,善始善终,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了。”

春天来了,漫山遍野的花,漫山遍野的嫩绿,我真希望未来的生活能像眼前的景色般绚丽多彩。。。

第一零八章 冰雪消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