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零七章 同住客栈

  或许是短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欧婷玉毫无睡意,一直拉着我陪她聊天。外面打更人都叫到四更天了,我本来之前又困又累,可让她这么一搅和,我也困过劲了,干脆跟她聊天,明天晚些出发便是了。

“婷玉,你不睡搅得我也睡不成。”

“。。。对不起啊,可人家不困嘛!”

她这撒娇般的声音让我顿时更加清醒了,说起来我挺怕她对我这样,搞得我无所适从。我便找些话题转移下方向:“你那个丫鬟翠竹来欧府多久了?”

“五年多,翠竹娘以前也在我家当佣人,后来病死了,她无依无靠也就留着了我家。我跟她算是一起长大的,关系挺近,她乖巧伶俐,又会说话,我挺喜欢她。”

“你说你家房子里藏匿银票的地方翠竹也知道?”

“祁伟,你不提我还给忘了。就是,翠竹也是无意中知道,我想她天天住在欧府,相处了这么多年,知道就知道了,也没在意。你说凶手怎么也知道这些地方?”

“现在还说不清,但枯井里的黄金还在,说明凶手并不知道这里。”

“至于那个枯井,只有我和我爹知道,翠竹肯定不会知道这里面有黄金。”

“看来翠竹大有泄密的嫌疑啊!”

“不会吧,她平日里很少外出,跟谁泄密?”

我起身在屋里转悠,想起李二狗反映的情况,便问道:“婷玉,翠竹有相好的吗?”

欧婷玉不假思索地张口就答:“哪儿有啊,她年龄不大,再说我也不可能让她出去搞对象啊!”

“这就奇怪了,李二狗说验尸官发现翠竹已不是处子之身,倘若没有对象说不通啊!”

“什么?”欧婷玉睁大了眼睛问我:“不是验尸官搞错了吧,她才十六岁,怎么能失了身子?”

“我觉得这里定有什么隐情,你仔细回想下,她近阶段有什么异常?还有,欧局长最近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她仔细思索着,时而摇摇头,过了会儿,她说:“就是记得半个月前我听到翠竹独自在屋里哭,后来我问她发生什么事了,她避而不答;我爹这段时间就没在家里会过客,他工作上的事我从不过问,别的我也不清楚。”

“那晚你被从家里带走,完全不知道吗?”

“不知道,那天我睡得很晚,所以躺下就睡着了,等醒来就发现自己在老龙口,身上都是土,腰上还有块青,挺疼的,也不知是怎么摔的。”说着,她便撩起衣服让我看她腰上的印记。

我急忙扭过脸去说道:“哎哎哎,我可不看,一个大姑娘家的哪能随便让男人看自己的身体!”

“哎呀,你也不是外人,不看算了,别人想看还看不着呢!”

我了解古二爷的“嗜好”,赶忙问道:“古二爷没对你做什么吧!”

“你这么关心我啊!那你在湾井镇还那么说我,知道吗,你都快把我气死了!他是有企图,不过让我给骂走了,我觉得他也不想硬来。”

“得了,我这把柄算是落你手里了,把你气走这事你是不是想记恨我一辈子啊?”

欧婷玉这些天来终于露出点笑容,她拉住我的手说:“那就看你能不能好好对我了。”

我猛地把手缩回来,心里一阵忐忑,面对这么主动的女孩,我有些招架不住,便借故明天要赶路,让她早点睡。

欧婷玉去睡了,我还是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一直琢磨欧家的事,我觉得翠竹一定在跟什么人交往,那人甚至很可能就是凶手。恋爱中的人能把自己女朋友杀了,这人也真够狠的。现在翠竹死了,很多情况都无从查找。古二爷真不像是凶手,杀了那么多人,他也不怕再多杀了我和欧婷玉两人,可他轻轻松松地放了我们,现在基本可以排除古二爷的杀人嫌疑。马靴、欧家丢失的钱财、翠竹的相好,这一切已经逐渐可以联系起来了,但如果是古二爷所说欧婷玉在城外被发现,这就有些讲不通了,凶手把欧婷玉带到郊外干什么?或者带欧婷玉走的人还另有其人?

想来想去,我的头都大了,正巧这时里屋传来哭喊声,我蹭的跳下床跑了进去,“婷玉,发生什么了?”

欧婷玉一下拥到我怀里哭着说:“我做了个噩梦,吓死我了!我梦见你被一个黑衣人追杀!”

我抚摸着她的头答道:“傻丫头,我不是在这嘛!就是个梦,别放心上,接着睡吧,我就在外面。”

“我怕。。。”

“有我在,不用怕,没人会伤害到你。”

“那。。。”她眼巴巴地望着我说:“你能不能等我睡着了再出去?”

“这。。。好吧,我在这看着你,不过你得赶紧睡,明天咱们还得赶路呢!”

我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两眼不停地“打架”,而欧婷玉睡得还真快,不一会儿就听见她轻轻的鼾声。我蹑手蹑脚地走出去关上房门,躺在床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这晚我也做了个梦,梦到欧婷玉在一片阳光里冲着我幸福地笑着,周围开满了鲜花,这画面真的好美,好美。。。

第二天我迷迷糊糊睁开眼,太阳已经升起老高,阳光透过窗子照在我身上,无比温暖。我支起身看看屋里,静悄悄的。

“婷玉,婷玉你在屋里吗?”等了半天竟然没人回答,我心里有些发毛,急忙拿出枕头下的手枪冲进里屋,屋里没有人,我摸了摸床铺,根本没有温热,连装着黄金的包袱也不见了。“坏了!她不会被人抓走了吧?”

第一零七章 同住客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