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章 灭门惨案

  听看守说见不到欧婷玉了,我心里顿时一紧,脑子里一片空白,几乎瘫坐在地上。

看守把我扶起来,关切地问道:“祁大侠,您没事吧?难道您和欧小姐已经。。。”

半天我才回过神来,摇摇头,陷入深深地自责中,要是当天能拽住她不让她走,也这惨剧就不会发生了,可说什么都晚了,是我害了欧婷玉!

看守似乎觉得我这反应过激了,便说:“您怎么这么痛苦,发生什么事了?”

我猛然抬头,喊道:“欧小姐都死了,我觉得这事怪我,真是怪我。。。”

“谁跟您说她死了?”

“啊?她没死啊?哎呀,谢天谢地,谢天谢地,欧婷玉,你可不能死啊!”我的身体跟抽了丝一般,完全放松地躺在地上,两眼望着天空,内心不知有多庆幸。

“祁大侠,我年纪轻,有些事不太懂,可我觉得您既然这么关心欧小姐,干嘛不和她在一起呢?”

“一言难尽,反正不像你想的那样,欧小姐现在在哪儿?麻烦兄弟带我去见她。”

看守低下头,沉默了半天,说:“欧小姐现在不知去向了,但欧家现场没发现她的尸体。”

我蹭地从地上蹦起来,刚刚放松的心情瞬间又紧张起来,盯着看守质问他:“你这不是扯吗?没发现尸体也不知去向了,你怎么知道她现在活着?”

“我就是感觉,以前见过她的马,马还在马棚里,人不见了,欧府上上下下被杀得精光,可的确没有欧小姐,估计是被人掳走了,既然如此,那我估计这么短时间,欧小姐还活着。”

“兄弟,对不住了,刚才太急,你赶紧跟我说说欧府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看守把他所知道事情都告诉了我。原来昨天早上,有人到警察局报案,说欧锦德家出事了。警察局长出事自然不是小事,他们上上下下的就全出动了。欧府大门虚掩着,推开门就发现了两具门卫尸体,都是喉咙被刀割开,进了房子,场面就更瘆人了,横七竖八躺着好几具佣人的尸体,地上满是鲜血,连墙上都喷溅了好多血迹,欧锦德被发现死在自己的房间里,身上中了十几刀,屋里乱七八糟的跟抄过家一样。据来过欧局长家的人反映,欧家里的不少名贵字画、古玩都被洗劫一空,这么看来好像是为了劫财而杀人灭口。

“那你们去过欧婷玉的房间吗?”

看守点点头说:“去了,屋里也是乱得很,不过没发现欧小姐的踪迹,倒是她家里那个叫翠竹的丫鬟够惨的,被发现时全身衣服被扒光,后背上一条斜的刀口又长又深,局里的验尸官说没见过出手这么狠的,连这丫鬟后背的肋骨都被砍断好几条,死前估计还被凌辱过,凶手真是畜生啊!”

我越听心里越害怕,究竟是什么人去了欧府,欧婷玉现在是生是死都不知道,想到这,我用力扇了自己一巴掌,后悔自己当初的所作所为。

“祁大哥,您这是干嘛?事情已如此,我看还得尽快找到欧小姐。我还得换岗,先告辞了,有事您叫我。”

我上哪儿找欧婷玉去?连点头绪都没有。看守说欧家是被谋财害命,若真是劫匪所为,杀了这么多人,自然不会藏在宁远城内,想寻找便如大海捞针一般。我极力控制着情绪,提醒自己必须冷静分析,欧婷玉已经失踪2天了,如不尽早找到她,恐怕即便她活着,处境也会越来越危险。

我想还是先设法进一趟欧府,看看现场再做打算。我来到欧家后花园的围墙边,这里很安静,没人注意。欧家院墙3米多高,表面被抹得很光滑,旁人若不借助梯子,根本无法上去。而我,练过轻功,上墙自然不难。我退后几步,凝神运气,稍加助跑起身一跃,双脚登着围墙,“哒哒哒”三步便上了围墙,我的突然出现惊起了后花园的两只乌鸦,“哇哇”的惊叫着飞走了,这声音听得人心里瘆的慌,也把我吓了一身冷汗。仔细看看后花园没人,我才从墙上跳下。

我蹲在地面,仔细倾听周围的动静,确定安全才顺着小路跑进欧家的大宅。通往后花园的门没锁,我轻轻推开门,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从门缝扑面而来,我下意识捂着鼻子,蹑手蹑脚进了大门。房内凌乱不堪,桌椅板凳,瓷器碎片遍地都是,尸体已被拉走,只剩下暗红色的血迹。我站在屋内,脑子里推测着惨剧发生时的情景。看堂厅里的血印,估计有至少6个人死在这里,而且都集中在堂屋的角落,很显然是被人驱赶到角落后被杀害的,而且我觉得来欧府作案的人应该不是一个,我回忆在欧家住过的那段时间,除了欧家的师爷和翠竹住在大宅里,其他佣人都住在大宅外的平房里,平房距大宅20多米,即使佣人是在平房被抓住带到这里,这么远的距离一个人想顺利押解五六个人过来也不太容易。刚才从后花园进来一路上都没见有血迹,所以我推断,来欧府的人肯定不止一个。

顺着楼梯上到二楼,我首先经过的是翠竹的房间,这个丫头清秀聪明,我对她的印象很好。推开翠竹的房门,地上有一大片血迹,唉。。。一个正值花样年华的女孩就这样惨遭杀害了,想到这里,我咬着后槽牙吱吱作响。

欧锦德的房间也在二层,屋门大敞着,里面被翻得底朝天,衣服杂物被丢的到处都是。血迹是从屋子正中间开始出现,滴滴答答地延续到床边,而床边的血迹最多,这应该是欧锦德死后倒下的地方。我仔细查看血迹,突然,发现血迹有被鞋踩过的痕迹。我蹲下来仔细观察,鞋印还不是一种,绝大多数都没有纹理,应该是我脚上穿得布鞋底子,而只有一处鞋印带着纹理,纹理清晰,间距大约5毫米,这肯定不是布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皮鞋。皮鞋印不完整,只有一小部分,根本猜不出此人脚的大小,但在宁远城,穿皮鞋的人很少,应该不难找。我从屋里找出一张白纸,趴在皮鞋印上哈了一口气,把白纸附在血迹上轻轻按压,那个鞋印便被印在纸上。

我小心把白纸揣在衣内口袋里,便来到欧婷玉的房间。欧婷玉的屋里虽然也有翻动的痕迹,明显比其他房间都整齐,房间里无血迹,也无打斗的痕迹。我环顾四周,目光落在床上的一面绣花被上,这被子是当初我被关在牢里,欧婷玉本要送给我的,可我说什么也没要。伸手摸了摸被子,我的眼眶有些湿润了,欧婷玉其实对我真的很好,怪也只能怪自己无福消受,现如今,连她的踪影都找不到了,真要有什么不测,我想我会后悔一辈子。

突然我感到有些奇怪,欧婷玉的脾气众所周知,如果她见到全家人被杀,一定会拼死挣扎,可这房间明显不像打斗过的样子。她手里有枪,若见到匪徒定会开枪,我仔细看过整个房间,没有一个枪洞,这就让人费解了。难道她是先被带走之后,匪徒才大开杀戒的?亦或者,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第一百章 灭门惨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