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零二章 探访老龙口

  马靴,在宁远我只见到两人穿过,一个是欧婷玉,另一个就是老龙口寨主古二爷古有顺。

我掏出那张白纸,借着白天的好光线仔细观察着脚印:这脚印的面积实在太小,完全看不出鞋的大小,况且欧婷玉没有裹足,她的脚掌比很多女子大得多,所以究竟是男的还是女的留下的鞋印我也不得而知。

想到鞋铺老板的神情,他似乎相当害怕,欧家的事宁远城里老少皆知,鞋铺老板不可能不知道,看来他是怕把线索透露出去被人报复,这样看来,古二爷的嫌疑就相当大了。记得我和石湘莲被绑架的那次,我就感觉古二爷是个好色之人,他对石湘莲心存不轨;欧婷玉的姿色比起石湘莲有过之而无不及,倘若真落在古二爷手里,欧婷玉怕是悲剧难逃。可是有个疑问,如果欧家的灭门惨案真是古二爷所为,欧婷玉为什么不反抗呢?而且古二爷为什么要杀害欧锦德一家?

思前想后,我觉得应该去老龙口会会古二爷,探探他的虚实。我知道雷祖生和古二爷都想拉我入伙,相信他不至于把我拒在门外,可那里毕竟是山寨,多留个心眼没坏处。我从酒铺买了坛好酒,又带上两包熟肉,骑着马直奔老龙口。

春天的老龙口风景如画,群山被披上了一层嫩绿,加上各类野花点缀,生机勃勃甚是美丽。晌午时分,我来到了古二爷的寨门,哨兵高喊:“朋友上山有何事?”

“麻烦禀报二爷一声,就说宁远的祁伟找他来喝酒了。”说着我提起酒坛和熟肉让哨兵看了看。

“客人稍等!”只见那哨兵低身朝瞭望塔下喊:“宁远祁伟会二爷喝酒!”紧接着寨里又冒出一句:“宁远祁伟会二爷喝酒!”这句话被由近及远的传了四五声。这么大的喊声,如果欧婷玉在寨子里,肯定是能听到,我竖着耳朵仔细听着,一点女孩的喊声都没有,莫非欧婷玉不在寨子?

过了会儿,寨门被打开,瞭望塔上的哨兵高喊:“恭请贵客进寨!”

古二爷还真在,领着三四个手下兴高采烈地出来迎接我。“祁大侠驾到,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哈哈哈!”

“古二爷客气了,别来无恙!”

我被领进古二爷的房子,别看外面不起眼,里面却别有风味。木质地板上铺着块儿绣花地摊,两旁桌椅整齐摆放,堂厅正座是一把红木太师椅,这太师椅的所有用料都比普通的粗上一倍,别看只是把椅子,看起来确有实木沙发的气势。椅子下铺着一张虎皮,我心想:“这虎皮可绝对是真的,要是21世纪谁家有这玩意,恐怕就得蹲监狱了。”

古二爷请我坐下,自己坐在太师椅上翘起二郎腿说:“祁大侠今天上寨,有何贵干啊?”

他脚上的马靴被擦得光亮照人,格外扎眼,我刚好能看到他的鞋底,回想纸上的鞋印,花纹还真是很像,古二爷的作案嫌疑越来越大。

我来的路上脑子里已经盘算好怎么对付他,便一脸沮丧的说:“唉,实话跟您说,我心烦啊!”

“所烦何事啊?”

“古二爷,你说。。。唉!还是不说罢了。”

“别别别,大侠有话便讲,何必遮遮掩掩的,咱们都是兄弟啊。”

“既然古二爷认我这个兄弟,那我也就不瞒您了。还不是我那个婆娘,跟我闹气就离家出走回了娘家,让我一通好找。”

“哈哈哈,我以为是什么事呢,原来是家事,我这个当大哥的可不便插嘴啊!”

“也罢,不说那个败家娘们了,刚才我在城里买了点酒肉,想跟二爷喝上一杯。”

古二爷两眼放光地说:“好啊,我正求之不得呢!来人,饭厅备菜!”

我们来到饭厅,一张超大的圆桌上已经放满各式菜肴,“古二爷,您也太客气了,我都买了酒肉,您还准备这么多菜,哪里吃得了啊?”

“无妨无妨,来,咱们入座。”

我跟古二爷推杯换盏,不一会儿酒劲就有些上头,连忙对他说:“二爷,不行不行,我这酒量可跟您拼不过,咱慢点喝。。。”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摔碗的声响,叮叮当当,感觉应该离饭厅很近,隐约中我还听到有女孩的声音。就这声音顿时让我酒劲散去很多,怎么听着像是欧婷玉的声音?这时一个小喽啰跑来凑到古二爷耳边叨叨着什么。

“大侠请稍等,我去去就来。”说着他和喽啰出去了。

我过了会儿也起身出去,看看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饭厅外有几间木屋,其中有间房门半开,我走过去,正巧屋里传来古二爷的声音:“臭丫头,不吃你就饿着,别给脸不要脸!”

“呸!你赶紧把我放了,不然我爹饶不了你!”没错,这声音就是欧婷玉的,我急忙跑过去推开房门,欧婷玉就坐在房里的床上。我这一推门,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我身上,我灵机一动,赶忙装哭说:“媳妇,媳妇,你怎么跑这来了?你可让我好找啊!”

古二爷伸手拦住我不解地问道:“媳妇?你说谁是你媳妇?”

我指着欧婷玉说:“就是她啊!”

这时欧婷玉怒气冲冲地说:“谁是你媳妇?你不是不要我吗?”

我一边对欧婷玉使着眼色,一边想:不对啊,欧锦德一家被杀,她的怒气显然是针对我,难道她不知道欧家发生的事?

古二爷摸了摸头,说:“警察局长的女儿什么时候成了你的老婆了?你不是有老婆吗?”

我不由分说跑过去抱住欧婷玉说:“老婆,我可找到你了,对不起,对不起!”这时我转过身,掏出枪指着古二爷问:“哎二爷,我老婆怎么在你这?”

他马上一脸委屈地说:“哎哎。。。有话好说,误会,全是误会!大前天晚上我在城外小路上发现她躺在地上不省人事,黑灯瞎火的我也看不清是谁,只觉得是个姑娘就带回了寨子,后来我才知道是欧小姐,这不想着过几天派人把她送下山去嘛!”

我脑子里仔细琢磨着古二爷的表情语气,觉得他说得挺像真的,只要他不动杀气,我就暂且先放过他,这是他的寨子,我单枪匹马没法跟他们硬碰硬,还是得想办法尽快出去。想到这,我便收起手枪。对古二爷说:“唉,世道不太平,多谢二爷相救,请受小弟一拜!”

“哈哈哈,哪里哪里,我说过是误会嘛!既然兄弟跟弟妹重逢,也算是喜事,走走走,咱们接着喝酒去。”

我拉起欧婷玉,搂着她的腰,硬把她带出了房间,她一开始还有些不情愿,但很快就顺服地跟着我走,她悄悄凑到我耳边说:“你早这么说多好!”

当我们进入饭厅,就发现气氛有些不对了,桌子边站着四五个端着枪的土匪喽啰,我对古二爷平静地说:“二爷,您这是什么意思?”

第一零二章 探访老龙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