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八章 山中遇险

  从树林里回来,石湘莲跟羽兰都等在院里,不远处还站着石玉清。石湘莲喊我说:“祁伟,功夫练得怎么样了?”

“回小姐,刚刚入门,还不太熟练。”

羽兰瞪着眼问:“功夫?什么功夫?”

石湘莲接过话茬:“你这个夫君可不是一般人,祁伟,让你夫人看看本事!”

我站在院子中间,回想着林伯的话,静静闭上眼,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到身体感觉发轻的时候,我睁开双眼,几步助跑,一个鱼跃便跳到了院墙上,话说这院墙由青石堆砌,大概2米来高,要是以前,能徒手爬上去也是不易,可我仅靠一个飞身就能轻松站在院墙之上,令在场的人无不大声叫好!

我纵身从院墙上跳下,感觉落地时双脚很轻,完全不觉得脚底被撴。林伯在一旁大声说:“祁伟,你这小伙子悟性很高啊,才这么短时间便可加以运用,真是后生可畏啊!”

羽兰赶忙跑过来,惊奇地看着我说:“夫君,你还有这本事?太厉害了!”

“你这个夫君可真不是一般人,当初只让他给我当个跟班的,真是太埋没人才了!”石湘莲高兴地说:“得了,看样子石家是离不了祁伟了,有他在,石府就能多一份平安。”

石玉清是以佣人的身份来的,自然不敢过于张扬,他也走到我身边,笑着碰了碰我,给我翘起了大拇指。石湘莲见他过来,看了他一眼,那眼神里洋溢着情侣间的情感交流,虽然不能有过亲密的举动,但两人能天天相见,已比过去强过百倍了。

林伯站在一旁,虽然不露声色,但看得出他已经发觉到两人关系非同一般,我有些担心林伯会不会把事情说给石宗堂,问过羽兰后我才放下心来。羽兰说林伯算是看着石湘莲长大,对她喜爱有加,林伯终身未娶,石湘莲就好像是他女儿一般。石湘莲和石玉清的事情整个石府上下都心知肚明,既然林伯爱护石湘莲,自然不会让她吃苦受罚。

在我心里,林伯就是个世外高人,好奇心驱使我想多了解他一些,羽兰便把自己所知道的事都告诉了我。她说几年前,石家的商队曾遭遇土匪袭击,林伯赤手空拳打死了五六个土匪,而也就是那次,有人暗中放了黑枪,林伯的腹部中弹伤势很重,多亏他长期习武,身体素质好才能扛过来。那次负伤后,石宗堂便把他安排到这里看守院落,平日很少过问石府的事情。

“羽兰,这个院落很重要吧?让林伯来看着,而且这村子如此隐秘。”

羽兰故意放低声音说:“我们从不敢过问这个院子的事,只是听说这里对老爷很重要,你就别打听了。”

我点了点头,起身环顾屋子四周,虽然房里摆设简单,但所有立柱墙体看着都十分结实,地板也都用石料堆砌而成。我想这个院子既然如此重要,想必只有两个原因:此处恐怕藏有对石家非常重要的东西,要么是钱,要么就是武器。不过事情并不关乎于我,我本本分分干好自己的差事就行了。

我们住在村里,粮食很充裕,只是蔬菜不太好弄,村里的人大多去山上找些野菜,这事自然就落在我和羽兰的身上。羽兰是小脚,上山不太方便,遇到路不好,我便背着羽兰前行。跟她成亲这么久,还是第一次有机会长时间单独外出,这种生活虽然有些清苦,但二人世界的甜蜜扫去了一切不快。在山上闲暇的时候,羽兰会靠在我身旁坐着,听我给她讲些过去的故事,比如去衡阳,比如抓住“毒狼君”,她听得津津有味,紧张之处也会不禁抓着我的手。有时想想,我跟她就这么生活下去真的挺好,没有纷争,没有危险,可以平静的享受生活,人生要追求什么?也许最难做到的其实就是最简单的事。

村子的后山面积很大,山上满是树木,林伯曾提醒我们要注意林中的野兽,不过想到自己手里有枪,便没太把那些野兽当回事。大自然有时会让你意想不到,不尊重它就要受到惩罚。

一天下午,我和羽兰去山上挖竹笋,走到竹林里我发现地上有很多动物粪便,至于是什么动物的没太在意,只顾着跟低头挖笋,边挖还边跟羽兰聊着天。突然我听到竹林里发出动静,声音很急促,瞬间又停止了。

“羽兰?你听见什么动静没有?”

羽兰站起身,朝四周看看,说:“没有啊?我没听见有动静。”

“哦,也许是我听错了,再挖点咱们赶紧下山,天色不早了。”

“好。”羽兰说完便打了声喷嚏,大概就是这个声音吓着了藏在竹林里的动物,竹林里持续发出沙沙的声响,这声音比刚才大了很多。我跟羽兰距离大约5米远,正当我警惕地朝羽兰走去的时候,就见从她身后的竹林里窜出一个棕黑色的大家伙,我定睛一看,原来是头野猪,那野猪身高一米多,嘴上一对獠牙露在鼻子两侧,加上健壮的肌肉令人不寒而栗,更让揪心的事,野猪距离羽兰只有两米远。野猪号称丛林里最难缠的野兽之一,别看它身形巨大,可动作相当灵活,奔跑速度极快,远不是家猪那副笨拙样。

我的手心瞬间就出汗了,下意识地从腰里拔出手枪,轻轻对羽兰示意站着别动。羽兰当时并没有看到野猪,她一脸茫然地看着我,就当她回头发现这个大家伙的时候,被吓得大喊着往我这边跑。

“呀!祁伟。。。”

这喊声一下激怒了野猪,这头野猪飞快地朝羽兰冲去,獠牙挂住了她的裤腿,只听“刺啦”一声,羽兰便被野猪挑了起来重重摔在地上。羽兰惊恐地呼喊着,我对着野猪上去就是一枪,打是打中了,可只打到野猪的身上,这东西皮肤太厚,子弹虽然打进身体,但并未伤及要害,受伤的野猪疯了一样朝我冲过来。想到羽兰在地上躺着,我必须要把野猪引开,便拔腿就跑,野猪则在我身后紧追不舍。

我穿过竹林,后面就是一个下坡,我听得出野猪就在身后,离我越来越近,正巧下坡有棵树,树干比胳膊粗些,我飞身一跃蹬住树干,三步两步便爬上树杈。几乎在同时,野猪已经追到了树下,用身体和头不断撞击着小树。这小树扎根不深,被这大家伙连拱带撞地不停摇晃。“这可不行,再撞几次,树非得被撞倒了不可。”我心里暗自着急,想想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必须把这野猪打死。

我用枪瞄准野猪的头盖骨,“叭”的一枪,野猪嘶嚎着倒在地上,四肢不停地抽搐着,不一会便不动弹了。我确定野猪已死,便纵身从树上跳下,赶忙去找羽兰,羽兰倒在地上,手捂着小腿,痛苦地喊着我。

“羽兰,我看看!”

她的一条裤腿被挑开,小腿肚子被挂出一条十几公分的大口子,鲜血已经染红了裤子。我从旁边地上的篮子里找出一块干净的毛巾给她简单包扎,便背着她火速下山。

第八十八章 山中遇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