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对阵”毒狼君“

  虽然我有了铁项圈和护心镜,可总觉得带着太扎眼了,这副尊容要让“毒狼君”看到,他一定不会傻到往我脖子扔飞镖,还得想个办法伪装一下。

我回到石府,问羽兰有没有围巾之类的东西,她摇了摇头,问我找围巾做什么。我没告诉她实情,免得担心我的安全。又跑到石湘莲那去问,石湘莲自然是有,她找来一条素色的羊毛围巾。我看了看,尺寸颜色都刚刚好。

“你找围巾做什么?”

我觉得对石湘莲还是应该说实话,这个姑娘不好骗,就答道:“我想去抓毒狼君。”

“你疯啦?你想让羽兰当寡妇啊?”石湘莲的反应一点不出乎我预料。

“小姐,我若不告诉你吧,怕你有想法;告诉你吧,你就得担心。我也清楚其中的危险性,所以就去铁匠铺打了个项圈护住脖子,可那东西太扎眼,需要找条围巾掩盖一下,就这么回事!”

说完,石湘莲忽然笑了,她觉得我要是戴上项圈,毒狼君肯定不会往我脖子扔飞镖了。当她看到项圈,笑得前仰后合,说我居然戴着个牲口用的项圈。。。

不过笑归笑,石湘莲还是百般嘱咐我要注意安全,千万不能出任何闪失。

傍晚时分,我带着项圈护心镜就去街上转悠,当然,还有那把手枪,装满子弹,打开保险,随时准备应对突发情况。

一直转到晚上,我都没见毒狼君的影子。第二天,第三天,毒狼君都没有行动。

直到第四天下午,天色有些阴暗,气温很低,还刮着风,街上的路人少得可怜。我在街上溜达,突然听见有狗叫,我便寻着狗叫声进了一个巷子。这个巷子有些背,住家不多,一条小路通往野地。走着走着,我觉得似乎有人在跟着我,那脚步虽然很轻,但鞋底摩擦砂砾的声音还是被我听见了。前面十几米就是野地了,我突然站住,轻轻地深呼了一口,低头看看自己的鞋,便蹲下身子拍了拍鞋上的土。低下身的刹那,我看到离我大概七八米远的墙根有一双脚,那脚上鞋的样式明显不是宁远人的装束。我轻轻起身,手伸向腰间的手枪,忽然,我迅速转身,掏出枪来,刚要瞄准,只听“当”的一声,一把飞镖正中我的脖颈。

我下意识的摸了下脖子,心里暗自庆幸:多亏了铁项圈,不然我的小命就没了。只见那人身材微胖,上身极其健壮,想必此人臂力惊人才能扔出极具杀伤力的镖来。他身穿土黄色麻布棉衣,头戴一顶瓜皮小帽,看起来十分普通。一双大眼炯炯有神,下巴上还留着一撮山羊胡,即使我用枪指着他,他呼吸也异常平静均匀,丝毫感觉不到他有什么惊慌。麻布棉衣明显有些鼓,里面应该就是他的镖囊。只见他一只手已经捏着一只镖垂在体侧,我便喊道:“放下飞镖!”

“小子,有两下子哈,居然想起用项圈!”这口音是四川话,我要估计没错的话,此人就是“毒狼君”黄珂子。

毒狼君显然没有扔掉飞镖的意思,只是手捏着飞镖没有动作。他紧紧盯着我,目光里显露出浓浓的杀气。我内心并不想开枪打死他,只想把他送到警察局,便又喊了一句:“毒狼君,把飞镖扔掉,不然我就开枪了!”

也许是我们的对话惊动了旁边的住户,院门被打开了,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我和毒狼君不约而同都被大门吸引,就在这一刹那,我已经预感到毒狼君会投镖,便突然往旁边飞身跃起,此时他已经在我的瞄准范围内了。

“嗖”的一声,镖擦着我的耳朵飞过,原来这只镖是冲着我的脸飞来,“好险”!就在腾空的瞬间,我也扣动了扳机,“啪”!子弹正中毒狼君的右肩。

只听“哎呦”一声,毒狼君跪在地上,鲜血很快从他肩膀流下来,我万万没想到,他的左手不是去摸肩膀,而是又迅速掏出一只飞镖想要投掷。

“啪!”又是一枪,我打中了他的左臂,飞镖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开门的老乡探出头看了一眼,吓得急忙又关上大门,在院里喊着:“杀人啦!杀人啦。。。”

我走过去用枪顶住毒狼君的头说:“站起来,跟我去警察局!”

“你怎么不杀了我?刚才你有机会!”毒狼君真是个硬汉,中了两枪居然面不改色,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你是来找我报仇的吧?双面罗刹是我杀的,他们是死有余辜,而你我并不想杀你,我想知道究竟是谁把双面罗刹派来宁远的,我们素未平生,你又如何知道我的行踪的?”

“哼哼!”毒狼君冷笑一声,说:“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那就只能劳驾你去警察局走一趟了!”

正当我用枪顶着他往前走的时候,从巷口窜出一匹快马,马上一个黑衣人迎面朝我们开了一枪,我下意识蹲下,脸上顿感温热,毒狼君晃了两下便倒在地上。这一枪正中他额头,将头颅彻底贯穿,他的鲜血脑浆喷了我一脸。也多亏我蹲下,不然就跟毒狼君成了“串糖葫芦”。

等我拿着枪跑出巷子,那黑衣人早已不知去向。。。

我带着一脸一身的血跑去找欧锦德,欧婷玉也跟了出来,她一看我满脸血迹,带着哭腔喊:“祁公子,你怎么成这样了!快,快去找郎中!”

我笑着说:“找什么郎中,我又没受伤,这血是毒狼君的。”

欧婷玉伸手摸了摸我的脸,这才放下心,气喘吁吁地说:“吓死我了,我以为你。。。”

“我这人福大命大,没那么容易死的。倒是毒狼君就没这么好运了,不知被谁一枪打爆脑袋,唉!本来我都没杀他,想送他去警察局问出背后的主使,谁知道。。。”

此时欧锦德发话了:“你没受伤就好,反正那毒狼君也死了,正好结案!”

欧锦德的态度让我有些奇怪,总感觉他知道什么。双面罗刹,毒狼君,黑衣人,这一个又一个的疑点欧锦德似乎并不关心,毒狼君险些要了他女儿的性命,可他只想草草结案。难道他不想知道背后的事吗?

第六十七章 对阵”毒狼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