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章 射击比赛

  雷祖生家在城南,虽然院落不小,但看起来并不太奢华,陈设比不上石家和欧家。我被雷家佣人带到堂厅落座,不一会儿雷祖生从里屋出来了,跟在他身后的还有土匪头子古二爷。看样子,这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上次雷家设宴招待特派专员时,古二爷就在场,想不到今天他也来了。

“哈哈哈。。。”雷祖生一阵大笑,说:“今天祁大侠能赏脸光临寒舍,雷某人真是格外荣幸!”

“雷先生言重了,我只是石府的一个佣人,谈不上大侠!”

古二爷发话了:“哎,祁大侠太谦虚了,不到一个月,双面罗刹、毒狼君都死于大侠之手,这在江湖上可是震惊四座的大新闻。广西、广东、江西、四川几省的兄弟们都已听闻,现在祁大侠可是名声在外啊!”

得到土匪头子的赞赏,我可不觉有什么可荣耀的,这个作恶多端的贼人,我怎么看他怎么觉得别扭。

古二爷接着说:“上次的事多有得罪,还请祁大侠见谅。想不到大侠竟有如此身手,我古某人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好了好了,咱们也别光顾着客气,来人啊,备饭!”雷祖生大手一挥,一群佣人便急匆匆地忙碌起来。

饭菜还真是不错,鸡鸭鱼肉应有尽有,看着雷祖生和古二爷的神态,感觉这饭不像“鸿门宴”,反倒似乎他们有求与我。

雷祖生端起酒杯,神采奕奕地说:“我雷某人最敬佩英雄,希望与祁大侠成为朋友,这杯酒我先敬大侠。”说完他仰头一饮而尽。

我端起酒杯,没说什么,只是喝干了杯中酒。

“好!祁大侠够爽快!我最欣赏爽快的男人。我也陪一个!”古二爷喝完酒,把酒杯一亮。他的目光落在我身上,那种鹰一样锐利的眼神让我深感他的不一般。古有顺能成为今天的寨主古二爷,不能不承认此人确有两下子,在那个乱世,想得到众人的支持并跟随他出生入死,除了物质能力,还要有所谓的“义气”,只不过他的“义气”都放在了烧杀抢掠上,倘若能做点善事,我倒真想跟他交个朋友。可惜现在,只能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了。

我想了想,说:“感谢二位的盛情款待,宁远就这么点地方,我相信以后大家还会常打交道,只希望我们都能如今天一般以诚相待。”

“以诚相待,说得好!”雷祖生不住地鼓掌,“我和古二爷敬佩祁大侠的为人,更仰视祁大侠的身手。古二爷也练得一手好枪法,饭后咱们可以去后院比试一下,让我也开开眼界,祁大侠意下如何?”

比射击?这个倒挺新鲜,对古二爷的好奇驱使我真想跟他比试比试。“好,那就这么定!”

雷家的后院确实很大,长宽有几十米,里面种了不少花草树木。比赛的地点在一片空地上,一张台案上放着几盒子弹,枪用我们自己随身的。台案对面大约20米处放着一排酒坛,坛子比巴掌大些,远远看去目标很小。比赛的第一回合便是每人开5枪,看谁打碎的坛子多。

古二爷比我年长,我便让他先来。只见他从腰间掏出枪,打开保险,闭上一只眼瞄准着。他拿枪的胳膊露出一截小臂,只见小臂上青筋暴露,肌肉坚实,想必此人定有几分功夫。

“啪!啪!啪。。。”古二爷连开五抢,远处的五个酒坛先后爆碎,发出清脆的响声。他收起枪,高兴地说:“古某人献丑了!”

该轮到我了,就在古二爷刚才开枪的时候,我已经对酒坛的距离有了数,感觉掏枪射击便能命中。我从腰间拔出手枪,拔枪的瞬间手指已经打开了保险,举起手枪便连开了五枪。结果自然是五发全中,看得雷祖生和古二爷不禁拍手称快。

“真是高手,拔枪射击一气呵成,动作干净利索,这要是在战场上,绝对是先发制人,令人生畏啊!”雷祖生确实被我的枪法震到了,说着便翘起大拇指。

古二爷也兴奋地说:“在宁远,能有如此娴熟枪法之人,一时还难找第二个。来,咱们再来第二轮。”

首轮比赛打成平手,第二轮比赛是移动射击,有两个佣人分别往天空中扔酒坛,酒坛落地前必须将其击碎。这轮比赛还是每人开五枪,打中酒坛最多的一方算赢。这个的确有难度,射击运动中的物体,必须要考虑它们自身的运动方向和速度,合适的预判之下才能确保子弹打中目标。酒坛被人从地面抛起,最开始速度很快,不适合射击;当酒坛上升到一定高度,会逐渐受到重力作用,上升速度会减慢乃至暂时静止,这一刻是绝佳的射击时机;酒坛从静止开始下落的初始阶段,速度也相对较慢,也是可以射击的。

比赛开始了,两个佣人分别向空中抛起两个酒坛。“啪!啪!”两枪响了,我和古二爷全中。

第二次扔酒坛,依然是全中。第三次,还是全中。比赛进入胶着,还有两次机会,最后的两枪,双方的心态会有微妙的变化,从而影响比赛结果。我深呼一口气,暗暗提醒自己不能心急,必须稳扎稳打方能取胜。果然,第四枪,古二爷没能打中酒坛,他懊悔地一拍脑袋,嘴里骂着。

最终结果,我以五比四的成绩胜了古二爷。这回古二爷输得心服口服,拍拍脑袋说:“你现在是宁远第一神枪手,我真是服了,能跟祁大侠同场竞技,是我古某人的荣幸,荣幸之至啊!哈哈哈。。。”

雷祖生看了一眼古二爷,说:“比了半天,大家都口渴了吧,到寒舍喝杯热茶,休息片刻吧!”

进了茶厅,我们三人落座,一个佣人端进一壶茶,茶香伴随着热气扑面而来,沁人心脾。我说了句:“好茶!”

雷祖生和古二爷面面相觑,不禁大笑道:“想不到祁大侠还是识茶之人。”雷祖生说:“此茶是洞庭名茶——君山银针,泡茶的水则要多亏古二爷,采自老龙口的山泉,只有这样才能冲泡出香气袭人的茶来。”

只见杯中茶针大小均匀,颗颗金黄发亮,立在水中,外面包裹着一层白毫,看起来晶莹剔透,煞是美观。喝上一口,甘醇爽口,茶香四溢,果然是名不虚传的好茶。喝过一杯,佣人赶忙为我斟满,就在我拿起杯子准备再品的时候,突听古二爷拍了两下巴掌,从外面进来两位妙龄少女。

这两人身穿锦衣,动作款款,面容透着一股美艳动人。看年龄不是太大,估计十八、九岁,见我还有些害羞地站在古二爷旁边。

雷祖生跟佣人嘀咕了两句,那佣人便从屋里端来一个木匣,打开木匣,里面是白花花的大洋。

古二爷起身,一本正经地说:“今天见过祁大侠,顿感相见恨晚,我和雷先生都是爱英雄之人,真心想跟祁大侠结为兄弟。希望大侠考虑一下,今后若能辅佐雷先生,保你荣华富贵享用不尽。这大洋,还有这两个美人,都是见面礼,不成敬意,望大侠笑纳!”

第六十九章 射击比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