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三章 被囚老龙口

  不一会儿,一个看守提来一坛清水,打开牢门放在地上,二话没说锁门走了。我起身拽了拽门锁,小拇指粗的铁链上有个拳头大的铁锁,看样子想弄开是不可能了。我提起水坛,给石湘莲送过去,她摇摇头。我倒出一些清水洗了洗脸,坐在她身边,问道:“小姐,这古二爷是何人?”

石湘莲告诉我,这个古二爷原名古有顺,早先就是个闯江湖街头卖艺的,会点武术,后来军阀混战,也不知他怎么就笼络一批人,占山为王,在这老龙口成了山大王。宁远附近一带的土匪,他算是有点实力的,听说这两年有人背后支持他,他的势力越来越大。抢劫镖车、洗劫商旅,强抢民女,无恶不作。原来跟老爷也曾打过交道,谁知现在竟然敢动石家的人了,看样子他背后支持的人实力不可小视。

再说这老龙口,在宁远西北,地势险峻,易守难攻,过去永州曾出面剿匪,但每次都无功而返,伤亡惨重。我踮起脚从墙上的小窗户向外张望,看到一片漆黑,耳边山风阵阵,心里不禁一凉:看来这次只能等着石家来赎人了,想自己跑等于找死。

夜晚的牢里真冷,我看到石湘莲已被冻得蜷成一团,我急忙脱下外衣给她罩上,她见状问我:“你不冷吗?”

我微笑着说:“我家羽兰怕我冷,非劝我穿上两件棉袄,这不,里面还一件,不冷!”说着便指给她看。

“有人疼真好啊!”

我一听这话,感觉触碰了她的伤心事,便不再吭声。

都说天冷尿多,我和羽兰被关在牢里,上厕所便成了麻烦事。估计是她见石玉清时喝了不少茶水,一晚上尿了好几次。第一次她实在不好意思,强忍着不敢去解,直到再也憋不住了,就红着脸叫我扭过头去,哗哗的水声让我忍俊不已,憋尿的滋味太难受了。后来几次,我也长了眼色,只要见她起身走向墙根,便把身子转过去。异性主仆之间如此状况,想必今生都难再遇到。

第二天一早,外面的牢门开了,几个持枪守卫站在门口,走进一个人,身材魁梧,穿着羊皮大袄,腰间斜跨着手枪,脚上蹬着一双锃亮的马靴,大摇大摆地朝牢笼走来。我和石湘莲都赶忙坐起来,定睛看去,此人便是老龙头的大当家:古二爷古有顺。

古二爷色眯眯地盯着石湘莲说:“呦,想不到石宗堂的大女儿还真有几分姿色,可惜,可惜了!”

石湘莲呸了一口,气愤地说:“既然知道是本小姐,还不赶紧把我给放了?”

“放了?放了你我的弟兄们怎么过年啊?”说完便呵斥看守要严加防范,不能让我们跑了。

听到古二爷说“可惜”,而且并未对石湘莲做什么,我心里稍稍松了口气,至少这次绑票是为财而来,石湘莲可以逃过一劫。可石湘莲已是满脸的怒气,她长这么大估计没受过这待遇。

外面的天亮了,我又扒着窗口向往张望,这里果然地势险要,满眼的崇山峻岭,而且都看不到路。我们所在的地方明显比其他山峰高很多,心想若是旅游,这真是个不错的地方,风景秀美,可现在我们成了人家的阶下囚,哪有心思欣赏美景。

昨天晚上的颠簸让我把胃里的东西吐了个精光,半夜肚子就咕咕直叫,看日头估计都早上八点多了,实在饥饿难耐,便喊着:“我饿了,我们要吃饭!”

外面的看守看了看,说:“被关在牢里,事儿还挺多,等着!”

不一会儿,他扔进来几块米糕,不耐烦地说:“凑合吃吧,换作别人,屁都没有!”

我捡起米糕,冰凉坚硬,心想这东西能吃吗?看到石湘莲在一旁抱着腿坐着,我便把米糕塞进怀里,捂了好长时间,直到感觉不凉了,才递给她一块。

“小姐,吃口吧!”

大概石湘莲也早饿了,她伸手接过,放在嘴里轻轻咬了一口,说:“祁伟,没想到你还挺体贴人的,知道把米糕捂热了给我。”

我微笑着说:“我有点慢性胃炎,不能吃凉的。”

“慢性胃炎是什么?”石湘莲惊诧地问道。

我这才想起,泯国时期哪有慢性胃炎一说,郎中多是中医,说的也都是中医术语,慢性胃炎是现代西医的说法。我便急忙解释:“就是胃病,胃病。”

中午时分,我听到外面有人喊话,仔细辨别听出竟是石管家的声音,便兴冲冲地向窗外张望。可很快,声音消失了,我们依旧被关在牢里。

“放心吧,我爹肯定来救咱们。”石湘莲现在倒是格外镇静,“不就是为了钱吗?我爹有的是钱。”

这话我也相信,若是想对我们有什么企图,早就动手了,还能等到现在?闲得无聊,我便找石湘莲交谈起来。

“小姐,恕我多嘴,您与石公子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我看你们情投意合,还得尽早做打算。”

石湘莲长叹一声说:“谁说不是呢!可眼下也没什么好办法,况且这次被绑,发生在与公子见面回来的路上,若是我爹问起来,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小姐,那您不妨直说,老爷的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跟他说了实话至少老爷心里舒服点,不然。。。”

“算了,不说这个了,说说你吧!总觉得你有别于常人,让人感觉神神秘秘的,你不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吧?”

一听这话,我心里就敲了小鼓,心想这个小姑娘真是好眼力,明察秋毫的还真发现点问题。可我不能告诉她我是从百年以后穿越回来的,而且我必须从她身上找到我需要的线索,便一脸坦然地说:“小姐说笑了,我只是个普通人,曾经读过两年书,走南闯北的见过些市面,仅此而已,我哪敢欺骗小姐。”

“嗯,谅你也不敢!”石湘莲又摆出了小姐的架势,说:“不过羽兰出身悲惨,人家跟了你,你可要好生对待她,切不可辜负了她。”

提到了羽兰,我的情绪顿时又低落下来,我被绑架,羽兰不知道会急成什么样子了!

第五十三章 被囚老龙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