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二章 老婆的担心

  自从几次被石湘莲叫到屋里,并神神秘秘地出门办事,加上石湘莲对我态度很好,羽兰似乎有些担心。她经常偷偷观察我,而我只装作没看见。若论长相论年龄,羽兰比不上石湘莲,论家境更是天壤之别,有所担心也是再正常不过。

每次我出门办事,石湘莲都叮嘱我不能告诉别人,所以外出回来,我对羽兰也是只字不提。一次石湘莲把我叫到屋里,过了很久才从她房里出来,正巧被回来的羽兰看到,她脸上的表情马上就变了,一个人钻进旁屋。

我走进屋,看她撅着嘴坐在床上,一脸的不高兴。

“羽兰,你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了?”

羽兰不说话,扭着头也不看我。

我走过去想搂着她,却把她一把推开,这才知道是在生我的气。我倒了一碗水,端到她面前说:“呦,你这是在生我的气啊?”

她还是不吭声。

“你要是不理我,我可就上街转悠去了,看看街上有没有女人理我!”

这下羽兰坐不住了,大声说:“你去你去,去了你就别回来!”

我赶紧走近羽兰,搂住她说:“那我可不敢去了,老婆不让回家还得了?”我用手指轻轻点点了羽兰的嘴唇,含情脉脉地说:“羽兰,有你在我哪也不去,哪个女人也不找。”

“哼!不找?这些天净看你往小姐屋里跑了,也不知道你们都在做什么。”

我就知道她会问到这些,想了想,便问:“羽兰,你信我喜欢你不?”

她点了点头,心情似乎平静了一些。

“羽兰,你是我的老婆,如果你信我,就要把心放在肚子里。我不是那种朝三暮四、吃里扒外的人,更不是不分尊卑、胡作非为的人。既然我喜欢你,心里肯定时刻装着你,有些事不让你知道是为了咱家好。”

“那。。。人家也担心你的安全啊!整天神神秘秘的。”

“放心吧,老公自己会注意的。”说完我便抱起羽兰,轻轻靠在她身上说:“我给你唱首歌吧?”

“你还会唱歌?”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羽兰赶忙捂住脸说;“哎呀,羞死了!”

看到她的表情,我哈哈大笑起来。是啊,泯国的人怎么能体会21世纪人们的爱恋呢?《小苹果》这首歌在2014年成为流行神曲,也是我会唱的少数几首歌之一,能在泯国唱给自己的老婆听,那种超越感简直无与伦比。

后来羽兰不好意思地让我教她唱这首歌,渐渐地,石府里会唱《小苹果》的人越来越多,有一次居然从田福的嘴里听到,搞得我是哭笑不得。

再有些天,1928年就将翻篇了,这一年,有几件影响中国历史的大事发生,4月,井冈山会师,7月,南京国泯政府宣布废除不平等条约,10月,蒋介石就任南京国泯政府主席。这一年,湖南全省普遍发生旱灾,不少地区粮食绝收,导致米价上涨,估计欧锦德也是看中这点才千方百计想入股石家的粮食生意,但石老爷就是不同意。这一年,石家的生意依旧兴隆,但其中的隐忧也渐渐浮现。

1928年是泯国十七年,12月底的一天晚上,石湘莲约好与石玉清见面,依旧是我跟着。见面时间有些长,从客栈出来已是大约二更天,街上安静得要命。石湘莲怕我冻得慌便让我坐在马车里,走了没多远,就听车夫“吁。。。”的一声,把马车停了下来。我探出脑袋看个究竟,只见四五个蒙面黑衣人拦住了去路,他们骑着高头大马,站在路上。借着月光,看到有两个人手里拿着手枪,其余都端着“汉阳造”长枪,背后一水别着马刀。

车夫惊恐万分地说:“小姐,遇上土匪了。”车夫年岁大约四十多,跟随石家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眼前这阵势他肯定有所经历。既然他说是土匪,那十有八、九就是真的。

恰巧此时有个人晃晃悠悠的走过来,嘴里还哼着小曲,一看就是个醉鬼。要说一般人见到土匪,肯定退避三舍,可他却不知哪儿来的胆子,直冲这边走过来。在经过一个黑衣人身边时,只见那个黑衣人从背后抽出马刀,冷光一闪,“噗”的一声,那个醉鬼便人头落地,酒葫芦叮叮咣咣的在路面上滚着。。。

长这么大,我第一次看见砍落人头,吓得双腿发软,蹲跪在马车上。只见车夫从车上跳下,双拳一抱,说:“各位英雄,大路朝天各走一边,麻烦借个路,我家石老爷定会重重感激。”毕竟石家在宁远有头有脸,说是石家的车,遇到一般土匪都会麻利放行。可这次,我们遇到真正的麻烦事了。

一个拿手枪的人策马向前几步,说:“车把式,你回去给石家捎个话,就说老龙口的古二爷想请小姐去寨子里聊聊,你家老爷明白该怎么做!

车夫一听这话,向马车紧靠几步,黑衣人见状怒喝到:“今天不杀你别不识抬举,还不快滚!”

石湘莲探出马车,吩咐车夫保命要紧,马上回去报信。车夫叮嘱小姐注意安全便飞快跑开了。其中两个黑衣人拿出麻袋,分别套在我和石湘莲身上,捆在马背飞驰而去。在夜幕中,马跑得飞快,颠得我身子骨都快散架了,晚饭吃的一股脑吐了出来,那些饭食落在麻袋上又蹭回脸上,恶心不堪。

不知跑了多久,马匹渐渐放慢了速度,我被人从马背上抬着,扔在地上,此时我已经快虚脱了。麻袋打开后,我才发现自己和石湘莲被关在牢里,三面都是大腿粗的松木杆,松木杆之间的缝隙只容一条胳膊勉强伸出。牢里又潮又臭,地上铺着些干草,墙角似乎都是人粪,臭得令人作呕。

我急忙用麻袋擦擦脸上的呕吐物,爬向石湘莲。她静静靠在牢笼上,一声不吭。

“小姐,你没事吧?”

石湘莲摇摇头,气冲冲地说:“这伙土匪,简直吃了豹子胆,敢绑石家的大小姐!”

我坐在地上,看看四周,回想着刚才的一幕一幕,回想着羽兰说担心我的安全,这下真被她说中了。

第五十二章 老婆的担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