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一章 令人惊喜的奖赏

  从县长的庆功宴回来,羽兰还没有睡,她一直在等着我。见我满身酒气的进来,便开始唠叨:“你怎么喝了这么多酒?郎中嘱咐过不让你喝酒,万一伤口长不好怎么办?真不让人省心!”

听到这话,我没说什么,或许连她说的具体内容都没太听仔细。脑子里真是乱得很,欧婷玉,她为什么与欧阳长得如此相像,真是无巧不成书!欧阳死去已经有段日子了,虽然我现在是羽兰的老公,但在生活中的某些时刻,我还是会想起欧阳,毕竟她是我人生中第一个深深爱过的女人,眼睁睁地看到她死去,这种冲击感让我毕生难忘。

羽兰端来热水,要给我擦身子。我把衣服脱下,露出缠满绷带的胳膊,纱布上还是有血渗出来的痕迹,她着急地说:“你看,还是有点出血,你还喝了那么多酒。”

没等她给我擦拭,我便把被子摊开钻了进去。羽兰感觉有些奇怪:“你怎么了?这还没擦呢,你怎么睡了。”

我没吭声,闭着眼躺着,如此心烦意乱的时候,我不想跟她交流什么,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羽兰躺在被窝里,轻轻问我:“夫君,是不是嫌我说你烦了?人家也是为你好。”

我摇摇头,有些不耐烦地说:“睡吧,我没事。”

羽兰不再说话,可我知道,她心里有很多疑问,跟我成亲以来,我还是第一次用这种态度对待她。女人的直觉很准,她断定我心里肯定有什么事瞒着她,可也不好来问我。

这一夜,我一直很清醒,担心被羽兰发现什么,便强忍着不去翻身。两眼一闭就是欧婷玉的样子:她就坐在那,穿着一件粉色丝绸旗袍,外面套着雪白色貂皮小袄,领口处配上的一块碧绿的翡翠扣子,真是好看。大大的眼睛,白皙的皮肤,头发梳的青春盎然。凭心而论,欧婷玉比欧阳似乎多了几分韵味,她更自信,也更漂亮。

羽兰其实也没睡着,经常翻身,有时还会偷偷抹着眼泪,我也不知道她究竟想到什么会落泪,反正这是我和她经历的一个情绪极不正常的夜晚。

第二天鸡还没叫,羽兰就起床了,在院子里忙活开来。我也穿戴整齐的出门了,自打宁远商会的李福忠被杀,每天早上我几乎都要带着枪去石宗堂的院子里转一圈,然后就是三个太太的院子。别看石宗堂昨天喝了不少酒,今早还是一如既往地在院里打着太极拳。他看我来了,示意随他进屋。

“祁伟啊,这次你做的事非常漂亮,让石家也跟着沾了光,你看看这个”说着石宗堂便推给我一个木盒。

我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把锃亮的驳壳手枪。我拿起枪上下左右细细端详,打磨细致光亮,做工精美,所有零部件都非常光滑标准,枪身后背还有几行英文。英文最上面有个被方框框起的英文:mauser,我知道了,这把枪就是在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德制毛瑟军用手枪,老百姓俗称德国镜面匣子。话说这种手枪,在当时乃至今后的很多年里,为中国抗击日本侵略者、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中立下了汗马功劳。比起我手里的汉阳造驳壳枪,那性能简直是天壤之别。汉阳造虽然开头几枪还凑合,但毕竟用钢不行,后面由于膛线过热就会导致弹道明显改变,射击精度大受影响;德制手枪由于用钢精良,连续射击时基本不会出现弹道改变的状况,射击精度也就大大提高了,而且其射速更快。

“这把枪是奖励你的,纯正的德国造,怎么样?”石宗堂背着手,在堂屋里踱着四方步。

“谢老爷!既如此,那我就把原来您给的汉阳造交还与您,我的左胳膊有伤,准性不好,留着两把枪也没什么必要。”说完我便把腰里那只轻轻地放在了桌上。

“还有件事,我已经派人给你打造了些家具,过些天就送到你屋,好歹也是结婚过日子的人,没两件像样的家具怎么行?”

石宗堂考虑还真是周到,我那个旁房里确实太简单了。

“老爷,您对我和羽兰真的无微不至,祁伟愿跟随老爷以报犬马!”

“哈哈哈!”石宗堂这笑是发自内心的,在宁远,杀马匪的事让我变得妇孺皆知,有我在身边,想必他也多了几分安全感,对于我的表态,他是再欢迎不过了。

从石宗堂屋里出来,我低头看了看腰里的德制驳壳枪,那种荣耀、那种自豪的感觉按耐不住。就这把手枪,托人找关系也得花百十大洋,能带着它,绝对是身份的象征,倘若在长沙、上海,这玩意的影响力还差些,而在宁远,估计当时也找不出第二把来。

大概石家的三个太太都清楚我早上回去查院,不约而同地都起来在院里等着。只是表现完全不同。大太太知道我受伤,关切地询问伤势;二太太关心的似乎是那点奖金,说我为何傻乎乎的把大洋捐出去。面对这个胖女人,我并不想解释什么。进石府不久,我就听说二太太为人吝啬,视财如命,这恐怕跟她的家庭有很大关系。二太太是外县财主家的女儿,据说她父亲就是当地有名的吝啬鬼,但对石宗堂有恩,石宗堂为了报恩才把她娶回石家做了妾。三个太太里,论感情,与她是最差的,平日里很少去她房间。只不过这女人倒也好打发,钱给够了,她日日都乐呵呵的。至于谁受老爷宠爱,她完全不放在心上。就连进石府七八年都没生个一男半女的事,她都像没事人一样,理直气壮地做着自己的二太太。

三太太也在院里等我,她又拿出那种狐媚的腔调问我:“祁伟啊,老爷真是有福气,居然能找个英雄当下人。你跟我说说,你这本事是哪儿学的?”

“三太太,我家在北方,家里是猎户,自小摸过枪支,有些底子罢了。”这理由是我现编的,对待她这种女人,我真的一句话都不想多聊。

“是。。。吗?看样子以后我也得有劳小哥了,晚上出门的时候,也麻烦小哥照应一下了!”说着她便轻轻在我肩膀上拍了一下。这种酸劲儿让我感觉胃疼!

唉!石宗堂三个太太,除了大太太,另外两个一个爱财,一个疯癫,真不知以后若有变故,这一家子会发生什么事情!

第六十一章 令人惊喜的奖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