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决定过阴

  “福生无量天尊!”那道士作揖而来,唐礼赶忙从青石上下来,一边回礼一边说:“师兄别来无恙啊!”

原来这道士真的就是唐礼所说的师兄,简单寒暄后,道士看天色渐晚,便把我们领到降真观附近的一家民居里。降真观也是衡山的著名景点,旧名白云庵,相传是唐代名道司马承祯修炼的地方,到了明代,皇帝下诏将此观改名为降真观,并赐御匾圣器。

我们三人围坐在桌边,沏了壶茶,唐礼开始发话:“师兄,我这位兄弟有事相求。”

还没等唐礼说完,道士张口便问:“那位女施主驾鹤仙游了?”

唐礼一听,感觉我跟道士认识,说:“二位原来曾见过?”

道士点点头,我便把跟欧阳的来龙去脉说给道士听。他听完站起身来,从窗口望着外面,嘴里念道:“太乙渡厄天尊,愿亡者安息,魂归极乐。”他转身过来,看着我说:“这位小施主,看来你是不凡之人,居然逃得出鬼魅之殇,逢凶化吉。”

唐礼接话:“不瞒师兄,这位兄弟实诚的很,他有两只瓶子,身边总有女鬼相随,此女鬼已经依附在一位花季少女身上。小兄弟想把阴阳恩怨做个了结,才从长沙过来找你,希望师兄能够出手相救。”

道士从我手中接过景泰蓝对瓶,仔细端详后说:“小施主当真要解除这段孽缘?”我点了点头,他接着说:“小施主当真不怕生死受罪吗?”

生死受罪?怎么还会涉及生死?可想到几个月来身边的鬼事,想到死去的欧阳,还有被女鬼附身的常婷婷,我真的不愿事情没完没了地继续下去。便心一横,郑重地对道士说:“大师,我因为女鬼的事已经身落残疾,未婚妻和没出生的孩子都离我而去,所以真心想解除这段麻烦,再大的苦我也能承受。”

唐礼一听,貌似明白道士的意图,把我拽到身边小声说:“小兄弟,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万一支撑不住,你可就一命呜呼了。”

我决心已定,绝不后悔,便走到道士面前说:“大师,我愿意请大师帮忙。”

“好吧,你现在还需要一个人,找个最信任的人赶来衡山。”

想来想去,我最信任的人也就是父母了,可听道士的意思,这事恐怕事关生死,老两口绝不会同意自己儿子去冒这个险,别人,别人还有谁?对了,张玲,她是最好的人选。可张玲估计人还在日本,谁知道多久能回来。正在这时,手机响了,我一看,原来是张玲的微信:我现在就在北京,明天回家。张玲回国了!看来是天助我也,我赶忙给张玲回信,让她尽快赶来衡山,我有要事相求。

张玲果然靠得住,第三天便来到衡山找我。一见面,张玲顾不得旅途劳累,急忙问我有什么事。我领她见过道士和唐礼,这下万事俱备了。道士便跟我说:“有这位女施主在,我们可以着手‘过阴’了”。

“过阴”,以前好像听说过这词,听起来很瘆人,据说是活人回到阴间去,当时觉得这简直是胡说八道,想不到真有这事?张玲一听,两眼瞪得滚圆,问我:“祁伟,我没听错吧?你要过阴?那可是玩命啊!”

“没错,我就是为了这事才把你叫来衡山,大师说要找个可靠的人帮忙,至于做什么我不清楚,但你绝对是我最可靠的人。”

“可是。。。”张玲话音未落,我便一把抓住道士的手,恳求他说:“大师,我想清楚了,无论生死我都心甘情愿听从您的发落。”

道士一声长叹,说:“好吧,既然施主用心良苦,明日午时,老夫为你过阴。”

唐礼在一旁坐不住了,焦急地提醒道士:“师兄,过阴可是要折阳寿的。”

“太乙救苦天尊,我曾与那归西的女施主有过一面之缘,道家讲贵生济世,既然那女鬼身带冤孽,祸害世人,必须要解除虐愿,超度魂灵。老夫义不容辞愿意帮这个忙。”随即便叮嘱张玲:“这位女施主,请你来就是要在祁施主过阴之时定期照顾他,时间可能比较长,少则10几天,多则几个月,不知女施主可否有这耐心。”

这么久,这是过阴吗?怪不得唐礼说有关生死,虽然我并不清楚如何实施,但总感觉这事听起来不靠谱,便走近唐礼,悄悄问道:“大师,这么久,您看。。。”

唐礼看出我的担心,说:“小兄弟,我知道你担心,但以我师兄的修行,应该没什么大碍,不过万一有些突发情况,比如你的身体素质不行,也可能会遇到危险,所以你要想方设法缩短过阴时间,尽快查明因果,早日回到阳间。”

张玲拉着我的衣服没有说话,眼里无不是焦急,我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说:“放心吧,我吉人天相,又有贵人相助,一定平安无事。”

这一夜,我心里还是有些害怕,辗转反侧地无法入眠。内心其实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万一真的发生不测,父母怎么办?养儿防老,我未曾尽孝就让他们遭遇悲剧,可据我所知,过阴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喝出去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就试这一回。拿出手机,给母亲发了个短信,说自己要跟驴友周游全国,所以估计春节不能回家,请父母放心,这次有旅行社妥善安排,确保平安归来。

第二天中午,道士把我们领到一个非常偏僻的山洞,并百般叮嘱要记住道路。洞里黑暗潮湿,道士打开手电照看道路,走了很久,我们来到一个平坦的地方,原来这里别有洞天,洞顶四周都是美丽的钟乳石,泉水滴滴答答的掉在钟乳石上,发出带有回音的声响。道士指着一块青石板说:“这就是我平日修炼的地方,绝对无人打扰。是啊,这山洞深入大山,左转右转,走了不知有多长,一般不熟悉的人,谁敢冒然来此?

道士让我躺在石板上,再次问我记住来这个山洞的路了吗?我点点头,他掏出一个粗布口袋,里面是几棵翠绿的野草,叶子呈掌形,有点像法国梧桐的树叶,只是小了很多。道士告诉我,这种植物叫博落回,又称号筒草、三钱三,是种剧毒草药,倘若服用很少剂量就可要人性命。道士把野草放进碗里,用石杵碾碎,碗底出现好多黄色液体。他用汤匙接了半勺,仔细掂了又掂,跟我说:“施主一定要记住来时的山路,这山洞已有几千年的历史,所以无论你回到哪个朝代,都能在衡山找到这。找到山洞,躺在青石板上,施主就可回到当今。若是忘了,你可就回不来了。”

怪不得道士总让我记路,原来真的有用。我闭上眼想了想,说:“大师,我记住了,可以开始了!”

第四十章 决定过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