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 又遇车祸

  自从跟羽兰结为夫妻,石家对我的态度也有些转变,好脸色、好饭食变得比较常见,听石管家说每月工钱还涨了1块现大洋。在石家干活,工钱都是年底才结,除非有急用,否则平时是不给发钱的。我自己变化不大,倒是羽兰,对我温柔体贴,百依百顺,白天照顾小姐起居,晚上回来照顾我,洗衣收拾,里里外外的一把好手。

石湘莲开始逐渐信任我,只要出门必是带我。而我也长了记性,不再做傻事,规规矩矩地尽好本分。一天晚上,我问羽兰:“小姐出门见个俊后生你知道吗?”

“嘘。。。这话可不能让人听见,要出事的。”

“有这么严重啊?”

羽兰向我靠了靠,说:“那个俊后生是个穷书生,跟小姐青梅竹马,但家里条件差,石老爷就一个宝贝女儿,怎么能同意这门亲事?所以干脆禁止他们见面。”

“那这事要让老爷知道,后果岂不是很严重?”

“你才知道啊!一年前老爷发现他们见面,大发雷霆,把小姐关在院里整整一个月,那个书生也挨了打。不过小姐始终就没放下过他,即使家里反对,她也是想方设法跟书生见面,真是对苦命鸳鸯啊!”羽兰感叹道。

我看着羽兰,问她:“那你呢?你命苦不苦?”

“我啊,过去苦,现在嫁给了你就不苦了。。。”

没等羽兰说完,我就钻进她的被窝,一脸坏笑地念叨着:“那我就让你再甜点!”

。。。。。。

这天是农历初六,宁远城里有集市,石湘莲一大早就让羽兰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说要去集市逛逛,并叫我和羽兰一同前往。别看叫集市,跟现实里的集市完全不能相提并论,只是卖东西的人比平日多点,有些杂耍卖艺的把式,但对当时的人来说,已经算是个节日了。在宁远城里最宽阔、平日里最繁华的街道上,人头攒动,左右两旁有不少人在卖东西,有人推着竹车,有人干脆挎着竹篮,所售商品都是一些日常用品,胭脂水粉、锅碗瓢勺、蔬菜水果、鸡蛋特产等。。。。。。街道尽头附近的开阔地,有耍猴卖艺的,靠锣声把人群聚拢起来,大家围个圈看这些人表演,有猴子骑狗,有武术硬气功,也有儿童杂技,表演结束后把式捧着铜盘绕着观众走上一圈,哪个观众觉得满意就往盘里扔个铜钱,不想给钱也无所谓。

石湘莲能在街上自由活动的机会真的不多,看得出她十分开心,我和羽兰紧紧跟在后面,很少有空去看什么商品,目光始终落在石湘莲的身上。走到一个卖拨浪鼓的摊位前,石湘莲把羽兰叫到身边,让她帮忙挑选一个,这鼓可不是她自己玩,而是为了石湘莲亲哥哥的孩子所买。石湘莲哥哥是石家老爷石宗堂和大太太的儿子,年龄大概二十五、六岁,精明能干,深得石宗堂的喜爱,并让他负责石家的布匹生意。

话说石家的生意在当地绝对是数一数二,布匹、粮食、油料是石家的三大主业,在长沙、衡阳还有几间钱庄,可谓家大业大。石宗堂早年白手起家,靠着精明勤奋,从一个粮店伙计干到如今的宁远第一大家族,经历相当传奇。石宗堂虽然财大气粗,但为人相当规矩,不占赌,不占毒,也不去瓢,并规定子女下人,一律不许沾染,否则严惩不贷;还有一点就是他不问政事,时常说自己只是个商人,国家有难会为国效力,但并不想在政府某个一官半职,只担任了宁远的乡绅会和商贸会的会长,依他的实力,上到湖南省政府里任个职位都不在话下。

石湘莲和羽兰正在挑选拨浪鼓,不远处的人群突然骚动起来,我定睛一看,有匹马车受惊了,在街道飞奔冲撞,眼看就冲着石湘莲和羽兰过来了。我飞快上前,一把拉住石湘莲往旁边一拽,她一个趔趄坐在地上,险些被马车撞到。由于事发紧急,我并没顾得上羽兰,马车从羽兰身边呼啸而过,她被马车重重地撞在腹部,倒地不起。我急忙跑过去,把她扶起,只见她表情痛苦,脸色苍白,没说什么话便昏了过去。我抱起羽兰就往石家的马车停靠处跑,石湘莲也心急如焚地跟在后面。

回到石府,石宗堂叫来宁远最好的郎中为羽兰诊治,我则守在一旁焦急地转来转去。石湘莲坐在羽兰身旁,紧紧拉着羽兰的手,不时用手帕擦着眼泪,羽兰虽然只是个丫鬟,但石湘莲对她还是很有感情,五、六年的朝夕相处,两人情同姐妹。郎中诊治完毕,开了些药方,对石湘莲说:“大小姐,病人的伤并无大碍,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这位病人有孕在身,被马车冲撞导致小产,虽不会伤及生命,但日后想再怀身孕几乎不可能了。”

“什么?她怀孕了?”我抢话问大夫。

“是啊,病人刚刚怀孕。”说完大夫摇摇头离开了。

羽兰居然怀孕了,我怎么不知道?我和羽兰的亲生骨肉没了!这个打击已经很大了,可这还不算,大夫的话宣告了羽兰将终生不孕。一个女人不能生育,在当时就是灭顶之灾。不知什么时候,羽兰苏醒了,也许她听到了郎中的话,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她没有说话,一个人静静地流泪。石湘莲见状,终于抑制不住情绪,抱着羽兰失声痛哭。我心如刀绞,跟羽兰成亲,本想尽力给她幸福,想不到竟然遇到这种事情,想到欧阳的遭遇,再看看羽兰,我实在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夺门而出。。。

我救了石湘莲,石宗堂得知后,对我是大为感激,要重重赏赐。我被叫往石宗堂的屋里,石管家端来一个小木箱,半尺见方,打开箱子,里面装了两筒银元——二百现大洋。在当时,二百现大洋可是相当多的钱,在宁远买土地的话,能买六七十亩地;我每月工钱才3块大洋,要六、七年才能挣够。

石宗堂走到我身边,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救了小姐,我们石家对你感激不尽,这些大洋是给你的,你愿意怎么处置听你安排。羽兰受伤的事我也晓得,你们夫妻可以拿着这些钱回乡生活,也可以继续留在石府。”

“多谢老爷!不过救石小姐是在下的本分,没什么值得邀功的,我听羽兰说这么多年石家对她不薄,又有感情,所以我们还愿意继续为石家效力”。

石宗堂听完十分开心,连连点头,并吩咐,两百现大洋由管家代管,我可以随取随用。我离开前,再三叮嘱我要好生照顾羽兰。

从石宗堂屋里出来,我真的高兴不起来,羽兰的情况让我忧心忡忡,生怕她会因为无法生育而想不开。回屋见到羽兰,她躺在床上,一句话不说,只是独自流泪。我坐在她身边,说:“羽兰,你现在什么也不要想,养好伤要紧,别的事日后再说。”

羽兰听完,扭过脸泣不成声地说:“夫君,孩子没了,我又不能生育,祁家要断后了!”

“没关系,没关系,这不是你的错!”我抱着羽兰,心想这个女人真的太不容易了。

羽兰在床上静养了几天,虽然情绪经常不稳定,但也没发现有别的异常。直到有一天,我跟石湘莲从外面回来,回屋发现床上没人,找过整个院子都不见羽兰的踪迹,我心里一紧:坏了,羽兰出事了!

第四十五章 又遇车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