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 泯国婚事

  鸡叫了,我的经验告诉自己:现在大概凌晨四点,可我必须起床,因为院里已经有人走动了,是羽兰,她忙着给石小姐打水准备洗脸;田福,这位负责石小姐饮食的30多岁男人也拿出扫把清扫院子。而我虽然没什么具体工作,但也得洗漱好在屋里等着。冬天四点多起床,想想就知道有多难受,又冷又困,院里水缸里的水虽没冻冰也是刺骨的寒冷。

过了大约一小时,小姐房间的油灯亮了,从窗户里可以看到羽兰给石小姐梳头的影子。大户人家的小姐,梳妆打扮也不是个轻松的事,一股脑弄完,没有一小时也差不多。田福把热腾腾的饭菜端进堂厅,出来示意我也该吃早饭了。其实这时候我更想补一觉而不是吃那么难吃的早餐。

话说这富家的千金,平时生活也挺没劲的,未曾出嫁就不便经常抛头露面,深处闺中,除了宁远城里有集市庙会能出去转转,不是想去哪儿就去哪。白天石小姐会待在房间弹弹古筝,秀秀花,有时在院子里走走,在我看来,这跟软禁没什么区别。石小姐可是十六岁的花季少女,现实世界这个年龄的女孩子都在做什么大家心里清楚。

相处了一段时间,石小姐才开始跟我不那么生疏了,也会主动跟我聊上几句,她见我话里话外好像有些文化,心里还是挺高兴的。是啊,我好歹也是大专毕业,在泯国,绝对是屈指可数的高材生了。还有个高兴的人就是羽兰,在当时,像羽兰这么大岁数的女孩子没嫁人的绝对是“超级剩女”了,她跟随石小姐多年,服侍得周到细致,深得石小姐喜欢。没有旁人的时候,她俩聊天更像是姐妹,几次交头接耳地对我指指点点,羽兰脸上难掩羞涩,我心里有种预感:石小姐是不是要点鸳鸯谱了?

我猜的没错,一天小姐把我叫到屋里,问我可曾有过婚嫁。我摇了摇头,现实世界差点有了,结果未婚妻死了;至于在泯国,我才刚来几天,总共见过的人不超过20个,何谈婚嫁。我知道自己为什么来这,有一点是肯定的,绝不是为了找个泯国媳妇的。

石小姐见我摇头,便说:“你既然进了石家,就得听从我家安排。羽兰跟我相处久了,为人我清楚,做你的媳妇你不吃亏。明天我就去找我爹,请他允了你们的婚事。”

“祁伟多谢小姐美意,可是。。。”

“什么?你还想违抗不成?”石小姐瞪着眼,不由分说地警告我:“石家的家法你不会不清楚吧?”

说到家法,我曾亲眼目睹其严厉性,一个伙计偷了半袋子大米被发现,其实他只是因为老娘生病想尽尽孝心,被石管家找人捆在树上打了一下午,看在为孝偷米才没被断手。那个年月,大家族的家法就王法,有人胆敢触犯的话,轻者挨打,重者丧命,周围尽是山岭林地,找个地方活埋了谁都不会知道。我过阴回到泯国,虽然不知在这死了会发生什么,但我绝不想拿自己生命去赌,在事情没有查清前,我还是老老实实待着吧。

第二天,老爷托石管家捎来口信,再过十天为我们成亲。天啊,我真在泯国要找个媳妇了。这事让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最主要的是羽兰,我来到泯国,不定哪天就回到现实世界了,我又不能带她回去,1928年她已经20多岁了,到现实世界年龄岂不是超过一百岁?如果不带她走,我的某天消失可就苦了羽兰,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凭她的处境,想改嫁相当不易,我不是害得她守一辈子活寡吗?

即使我再不乐意,也无法违抗石家老爷的旨意,倒是羽兰难掩喜悦,有时洗着衣服会偷偷乐起来,对我也明显温柔了很多,闲时总是主动找我聊天。忐忑的心情令我依然对她无动于衷,我还没想明白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宁远县离衡山的距离我清楚,这年代要是想跑,估计还没到衡山就得累个半死,若被抓回来,小命也难保;不跑吧,我就真得娶羽兰当媳妇了,我实在不忍心伤害她。

十天很快就到了,我曾经住的旁屋被装饰成了新房,这天石家老爷、大太太、二太太、三太太、石小姐都来了,石管家主事操办婚礼。我穿上了石家给的新衣服,细布长衫、绸缎小帽,胸前戴着个大红花,羽兰也被打扮得漂漂亮亮,一身红色小袄,头戴红色盖头,羞滴滴地站在我旁边。按道理结婚是个大喜事,可羽兰不停地哭着,声音还很大,自打她在屋里打扮,就听见她的哭声,一直到现在,哭声都没断过。作为一个现代北方人,我当然不知其中的缘由,问过旁人才知道,这是永州、宁远地区婚嫁风俗——哭嫁,也就是从结婚头天开始,女孩跟母亲等人便开始哭,而且嘴里还念着词,一直哭到入洞房以后。其实哭嫁是对亲人感谢和对未来幸福生活向往的一种表达方式,哭得越好,象征日后过得越幸福。

“吉时到!”石管家大声喊着,“拜天地!”

瞬间石家大院放起了鞭炮,我拉着羽兰走进石老爷的堂屋,双双跪在地上,堂屋正中的墙上一幅大大的喜字,石老爷和大太太坐在正位,旁边是二太太等人。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看得出石老爷一家人还是挺高兴的,要说石家家大业大,对佣人虽然严厉,但也有几分温情,逢年过节,婚丧嫁娶,都是有所表示,怪不得石家的佣人出门精神头还都挺足。

在众人的祝福声中,我和羽兰喝过了交杯酒便正式成为夫妻,这一切就跟做梦一样,自己的婚姻大事居然发生在泯国。石管家吩咐今天我和羽兰都可以放假,踏踏实实地入洞房。一个基本不熟悉的女人变成自己的老婆,这事要是在现实世界,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可在泯国就成了很普遍的事了。童养媳、长辈包办婚姻、指腹为婚等等,那个年代婚姻没有自由,不少人结婚前几乎都没见过对方,若想青梅竹马自由恋爱,经历的坎坷苦痛何其多,结果也通常不尽人意。

我拉着羽兰进入洞房,她依然蒙着盖头,油灯的火苗在跳动着,发出昏暗的光。我坐在床前,脑子一片空白。过了一会儿,倒是羽兰先开口了:“夫君,今日咱们成亲了,以后羽兰是你的人,一定专心服侍你!”

“哦!”我想了半天,只蹦出这么一个字来。

“夫君,我们也早点歇息吧!”

我摘掉帽子,挠挠头,手心一个劲的冒汗,但面对这样一个几近陌生的女人,实在有些不知所措。羽兰不是个大家闺秀,虽然有些羞涩,但也还胆大直爽,她拉着我的手,示意我把盖头掀去。好吧,既来之则安之,我掀开盖头,看到羽兰的脸,娇艳欲滴。平日里她都是素面朝天,今天是大喜的日子,自然要精心打扮一番,涂脂抹粉,嘴唇鲜红,样子颇有几分姿色。她一副羞涩的表情,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换作别的男人,面对她百依百顺的样子,恐怕早已控制不住了。羽兰见我一直呆坐在那里,就起身拿起桌上的酒壶,斟了两杯,端过来给我。

“夫君,今日咱俩成亲了,日后你要好生对待羽兰,羽兰也会天涯海角跟随你。”说完她喝完了酒,站在一旁等着我喝。

我看着羽兰,这个女子成为我的老婆已是不争的事实,洞房花烛夜,自己的“不作为”是不是太不合时宜了。当着见证人拜过堂,喝过交杯酒,在泯国已经算是堂堂正正的夫妻,我若继续冷落她,日后让她怎么见人?

想到这,我仰头喝光杯中酒,抱起羽兰,她就势依偎在我怀里,听从我的发落。我把她轻轻放在床上,在红红的被褥映衬下,羽兰更显得美丽动人,犹如晨露中的玫瑰,她轻轻解开衣扣,白皙的皮肤露了出来,还有胸前的一块儿绣着鸳鸯戏水的红色肚兜。鸳鸯戏水,相信羽兰现在仅是带着无比朴素的心态渴望自己幸福来临,不求荣华富贵,不求平步青云,守着自己的男人,平平淡淡过一辈子。这种要求过分吗?我实在不忍这无比喜庆的时候给她当头一盆冷水,浇灭她对生活的希望,我需要做的仅仅就是行夫妻之礼。

此时再纠结下去已无济于事,不如正视一切,我熄灭了油灯,做着此时我该做的事。。。。。。

第四十三章 泯国婚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