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继承女鬼的才能

  常婷婷这惊人的音乐天赋令常家倍感欣喜,却是我觉得蹊跷,古今中外都曾有不少音乐神童,但那些人好像至少经过些基础训练,而婷婷从未摸过古筝,上来就能弹得如此之好,想必其中另有原因。

长沙每年都会举办一些大大小小的音乐赛事,常爱国得知一周后就有场青少年民族乐器比赛,他毫不犹豫给婷婷报了名。女儿不仅治好了白血病,音乐方面更有惊人才能,常爱国笑得都合不拢嘴。

我这边已经办好护照,还需通过旅行社办理赴日本的签证,算算时间能赶上常婷婷的比赛。她身上有我的骨髓造血干细胞,所以当然希望她能越来越好,只不过唐礼大师的话偶尔会涌上心头,那个女鬼究竟要对婷婷做什么,这点令我有些担心。

长沙的音乐教育氛围相当浓厚,这次赛事报名选手众多,加上评委都是在音乐界比较有影响力的老师前辈,所以比赛竞争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经过初赛、复赛,常婷婷顺利杀进了总决赛,这是送给常家的意外惊喜。大家都担心婷婷病情刚好身体吃不消,可她不仅精神很好,其他方面也都非常稳定,尤其是自信心,闲暇时跟她交谈,透露出来的自信让我吃惊,在我看来,这种自信远远超出了她现在的年龄和阅历。

。。。。。。

总决赛的表演,我肯定要到场,给我安排的座位比较靠前,能够清晰看到选手们的演出甚至是表情。前面的四位选手实力不俗,我深深为婷婷捏一把汗。当主持人叫出常婷婷的名字,当常婷婷缓缓走上舞台的时候,我惊呆了!不是别的,是她穿的衣服,这身衣服我多少次在梦中、镜中看见,一件浅蓝色丝绸绣花上衣,下面配着白色纱裙,倘若不是那个女鬼就是这幅装扮,我倒真觉得赏心悦目。此时此刻,我除了后背发凉、汗毛竖起就没别的感觉了。

只见常婷婷深深鞠了一躬,回到古筝前坐下,轻柔得抬起双手,第一个音,第二个音,第三个音。。。。《渔歌唱晚》,又是经典曲目,我不敢直视那件衣服,闭上眼静静地聆听,声音优雅动听,轻重缓急都错落有致,真不敢相信这是从常婷婷——一个从没学过古筝的女孩子指下弹出。现场格外安静,感觉弦音似乎从一个人的耳朵出来又从另一个人的耳朵进去。直到最后一个音缓缓消逝,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连评委都站起来了。常婷婷的这首异常出彩的古筝曲毫无争议地获得比赛特等奖。

赛后有位评委找到婷婷,问她是跟何人学习的古筝,并说她在处理曲目时的手法跟现代人不太一样。我明白,音乐是骗不了人的,正如唐礼大师所说,女鬼已经依附在婷婷身上,这种异常的音乐才能很可能是女鬼生前所拥有的。想到景泰蓝瓶子的年代——泯国时期,没错,那时候的音乐应该跟现今有些差别。既然专家都已听出一二,我的上述判断也就讲得通了。

我远远看着婷婷,她跟评委短聊几句便走向了我,她身上的衣服我得以仔细看清,上衣的金丝绣花图案精美绝伦,古色古香中透出浓浓的端庄,我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刚好踩在电线上,险些被绊倒。

婷婷嫣然一笑,说:“叔叔,我弹得怎么样?”

“非常好,虽然我不懂,但是很好听。”说话时,我的眼不敢直视她。

婷婷半天没说话,我奇怪她怎么不支声了,抬头一望,原来她正用阴暗的眼光盯着我,那眼光像一根根钢针刺向我,令我瞬间坐立不安。

“好啊!那我就经常给你弹!”这句恶狠狠的话令我不敢相信是从婷婷嘴里说出来的。想必这话是女鬼想跟我说的,她究竟想怎么样才肯罢休?

获得特等奖,常爱国和妻子则是异常兴奋,非要请我去饭点吃一顿庆祝庆祝。我哪还有心思庆祝这些,看着常婷婷的一举一动,吓都吓死了,那种阴郁而犀利的眼神,让我不寒而栗。常爱国的盛情难却,我只好跟着过去。

饭桌上,趁常婷婷去洗手间,我问常大嫂:“大嫂,婷婷比赛时的那件衣服是哪来的?”

“找人定制的,这孩子自己还画了个图,非要让人家照着绣花,手工费都多掏了两百多块。不过这身衣服挺好看的,穿着婷婷身上,真有那个明星范儿!”常大嫂乐得都合不上嘴。

我没再吭声,心里却盘算着这孩子的未来,现在可以百分之百断定,婷婷的思想行为完全被女鬼控制了。想救她,就必须了解女鬼的目的,综合现有的点滴线索,我根本搞不明白,看来我在长沙租房子很有必要,这地方又不是一天两天能离开的。

几天以后,旅行社通知我签证下来了,问我何时能动身去日本。已经1月份了,再不去就要拖到春节后,既然方向定了,不如早些行动,最终定在三天以后。现在有个问题就是瓶子,想要随身携带,出海关是个问题啊。我私下找到常爱国问了下瓶子怎么办,常爱国常年做艺术品生意,他明白里面的关隘。找到长沙的文物部门对瓶子进行了鉴定,这瓶子是制作于1926年左右,不属于重要文物,可以带出国境,并出具了《文物出境许可证明》。这就没问题了,我可以如期去日本。

临行前,我在长沙万达文华酒店宴请了常爱国一家。当他知道我选的地点时,真的有些想不到,随口开玩笑地说:“看你平时生活挺节俭的,想不到出手很高大上嘛。”虽然我对常家有恩,但一直以来他们对我不薄,又送我去日本游玩,来往来往,你来我往,这样关系才能持续下去。更何况,回趟老家还顺便挣了一笔钱,短期经济状况明显改观。

古筝比赛那天,常婷婷对我说要经常弹琴给我听,我以为只是说说而已,她居然带着古筝去吃饭了。酒过三巡,常婷婷弹起一首《汉宫秋月》,虽然是一如既往的娴熟,但这乐曲里却透露出浓浓的忧伤,明显跟当时的气氛不太协调。婷婷自从被女鬼上身后,脾气秉性有了不少变化,尤其对我,忽远忽近,缥缈难寻。

唐礼说女鬼定有什么事有求于我,让我注意暗示。本来是个高兴场合,她为何要弹《汉宫秋月》,而且弹得如此忧伤。我在网上查过资料,《汉宫秋月》主要表达宫女惆怅的情绪及对爱情的向往,对现实无可奈何的控诉。难道这曲子跟女鬼的心境有什么联系吗?

第三十六章 继承女鬼的才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