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来到京都

  常婷婷的变化也随之改变了我,我开始更多的听古筝曲,看乐曲相关资料。直觉告诉我,女鬼似乎想通过某些音乐给我暗示,但她明明可以直接告诉我,为何非要采取这种“委婉”的方式?我不得而知。

。。。。。。

三天后的中午11点半,我乘坐飞机,从长沙黄花国际机场经停上海飞往日本大阪。8个多小时后,飞机抵达大阪关西国际机场,关西机场其实就是个人工岛屿,四面环海,仅由一条空港联络桥通向大陆,离大阪市还有五、六十公里的距离。在出口处,我见到了等候多时的常爱国胞弟常爱华。老远一看就觉得他跟常爱国有几分相像,常爱华来日本很多年了,在京都的一家小型建筑公司工作,这次是专程从京都跑到大阪来接我。日本的交通非常便利,高速公路四通八达,从关西机场到京都这一百多公里的路途上,常爱华开着车,一路给我介绍日本的情况,这是我第一次踏上日本的土地,从感官上讲,跟在日本电视剧里看到的景象差不多。

大阪是日本人口第三大的城市,经济在全日本也是名列前茅,虽然到达大阪市中心已经晚上快11点了,但林立而现代的高楼依然给你一种国际化大都市的感觉。又过了快1小时,常爱华才把我拉到预订好的饭店——京都皇家花园酒店。这是一家四星级高档酒店,现代艺术气息浓厚,住宿条件非常好,有一点很关键,就是交通便利。无论购物、吃饭、坐地铁都很方便。在他的帮助下,我顺利办清了入住手续。来日本的这天刚好是星期天,接下来的几天都是工作日,日本人工作敬业是世界有名的,所以常爱华也就无法领着我游玩了。其实能把我从机场接回酒店已经感激不尽了,更何况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语言都不再是个大问题,有了在线翻译,即使不会说日语,也能解决简单沟通问题。

顺便提下手机,中国的手机在日本是无法使用的,但在日本机场(包括国内的大型出入境机场),大都提供手机租赁服务,费用并不高,流量也很便宜,即使完全不使用国内的号码,只要有移动互联,找到你也不成问题。所以人们都说,世界变小了。

在东京成为日本首都之前的一千多年里,京都始终都是日本的首都,所以悠久的历史和文化是这座城市的名片。站在酒店房间看去,整个城市明显比之前的大阪要矮一些,夜幕里,可以看到京都的地标性建筑——京都塔,虽然该塔只有131米高,却已经明显“鹤立鸡群”了,这样的高度在国内仅算“中游”而已。就拿长沙来说,超过200米高的建筑已经十多座了。看着深夜的京都,总令人为这座城市的“静”陶醉,在历史文化的作用下,它仿佛远离了大都市的喧嚣,令你的心完全平静下来。

今天飞了八个多小时,又做了两个小时的车,身体实在乏了,草草洗了个热水澡便睡了。睡梦中不再是那个女鬼的身影,而是常婷婷,只见她守坐在窗前,双手托着腮呆呆地望着窗外,不一会儿,她起身走到一把古筝前,轻柔地带上义甲,义甲在琴弦上拨动,发出动听的音乐,是那首《汉宫秋月》,琴声里没有忧伤,透露出来的是一种希望,一种美好的祝福。。。忽然,琴弦断了,不知从哪传来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常婷婷惊恐地看着大门。门并没有开,脚步声却越来越多,越来越急促,那种鞋底摩擦木地板的声音让人心烦。“砰!”一声巨大的枪响,紧接着就是“咕咚”的声音,那声音很像有人重重摔在地板上发出的动静。常婷婷的脸变得惨白,白的没有血色。“啊。。。。”我被这凄惨的叫声惊醒,睁开双眼,视野里只有空空的天花板。

衣柜的壁灯开着,我起身想要去洗手间,当我刚要迈进洗手间的时候,屋门下——我的两只景泰蓝瓶子紧贴着大门立在那里。奇怪,两只瓶子怎么会在这?它们明明应该在拉杆箱里,我拾起瓶子,找到拉杆箱,箱子的确被打开了,里面的衣物用品还整齐的摆放着,我把瓶子放回箱里,拉上拉链便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京都的阳光照在床上,格外温暖迷人,今天是个好天气,一定要去景点转转。可当我穿鞋下地时,发现拉杆箱又开了,我百分之百确定昨晚拉链是拉好的。仔细查看一下,箱里东西依然整齐有序,只是瓶子没了。我四处寻找,两只瓶子又都立在门口,这情景顿时让我毛骨悚然:瓶子没人动怎么会自己跑到这里来,真是活见鬼了!

我把瓶子包好放进外衣内口袋里,一边一只,洗漱完毕就出门了。今天已经做好了计划要去金阁寺,金阁寺又名鹿苑寺,建于1397年,是日本的国宝级景点。阳光明媚的天气下,金阁寺肯定格外漂亮。果不其然,依山傍水间,金阁寺的金箔外墙被阳光照得闪闪发亮,与水面上的倒影交相辉映,甚是美丽。当我正想拍摄下这美景,突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回头一看,真的没有想到,居然是张玲。所谓“他乡遇故知”,这可是“他国”啊,能在日本见到张玲,这桥段已经奇得不能再奇了。

“张玲!你怎么在这?”我两眼放光地问道。

“还说呢,你怎么也在这?”

“哈哈哈,太想不到了,拍案惊奇,绝对惊奇!”当时的我真无法用语言形容那种感受。

原来张玲的父母就在京都的一家科技公司就职,据说还是家实力雄厚的企业。上个月底她来日本看望父母,已经住了些日子。至于国内的工作,她已经辞职了,原因很简单,厌烦了。当张玲知道我来日本的原因后,她翘起大拇指说:“想不到你还蛮有社会责任感的嘛!”

“社会责任感谈不上,只是在别人需要帮忙的时候伸了一把手而已。”说这话时,我的心跟语言一样的平静。

“就你一个人来了?欧阳呢?”

我迟疑了一会儿,说:“欧阳去世了!”

第三十七章 来到京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