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另一个买主

  宁远真是个小地方,消息在这里传得飞快,欧阳的死加上我和石长乐“不寻常”的关系,让不少人开始有意疏远我。其实也可以理解,毕竟这是关乎生死,谁愿意平白无故的跟这种事牵扯上呢!平日里跟我一起摆摊聊天的人变得爱答不理,而我也只好继续独自看摊寻找另一个瓶子主人。好在房东不错,没有把我扫地出门,可话里话外也透露出些不满。说真的,如果能尽快把女鬼的事情了结,在宁远除了欧阳父母和长乐,我也没什么好牵挂的了。

一天清晨,我早早就把摊位支起,漫无目的四处张望着。从旁边餐馆走出一个四十岁左右的胖男人,他一边剔着牙,一边在街上闲逛。走到我的摊位前,他突然眼睛发光地盯着我的景泰蓝瓶子。那男人扔掉牙签,用手指了指瓶子说:“哥们儿,你那个瓶子多少钱?”听到这话,我心里似乎没那么惊喜,因为此前也有人问过瓶子,但都不是我想找的买主,人海茫茫,能碰到另一个瓶子的主人几乎跟中彩票的概率差不多。

“1200”我头都没抬地回答他。

“什么?1200?我过去买的那只跟你的一模一样,才花了600!”

听到这话,我再也坐不住了,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找到另一只瓶子的买主了。我猛然抬起头,问那男人:“是你买了另一只瓶子?”

他点点头,脸上的表情好像有些复杂。

“大哥,我可找到你了,另一只瓶子在您那,我买,我买!”我激动得几乎要跳起来了。

“你买?我还想买你这只呢!你知道我找这只瓶子有多不容易?”男人皱起眉头,急促地说。

这就奇怪了,他为什么也如此迫切要找另一只瓶子,难道有什么隐情不成?我让男人坐进我的摊位,这事必须详细了解清楚。

“这位大哥,您能跟我说说为什么非要找我这只瓶子吗?”说完我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盒烟,递给他一只。自从欧阳去世以后,我心烦意乱,本来抽烟从不上瘾,可为了解除烦闷,现在可是烟酒都沾。

那男人摆摆手说:“不会,谢了。”

我又说:“那您喝水”,又从桌子下的背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给他,这次他倒是接了。

那男人叹了口气,说:“兄弟,一言难尽啊!”

我一听这话,背后果然还有隐情,“您慢慢说,慢慢说!”

“不瞒你说,另一只瓶子的确在我这。”于是他就把来宁远旅游时买瓶子的经过告诉了我,他描述的卖主大体外貌特征也基本符合,这就对了,他手里的瓶子就是我要找的那只。可后来的事就让我意想不到了。

“这瓶子不是个吉祥物啊,自打我买了这瓶子,家里是一天都没安宁:我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勉强支撑了两个月便关门大吉;这还不算,我女儿一个多月前刚被查出得了白血病,你说十几岁的大姑娘,平日里身体好好的,怎么就得了这病?为了治病,我已经花了不少钱,可你也知道,白血病是血癌啊!哪有那么好治?医生说最好的办法就是骨髓移植,可也得等合适的配型,我用尽了心思找配型,每次都是石沉大海。看着孩子受罪,我这个心啊。。。”

男人的话似乎也印证了这瓶子的真实性,没错,这对景泰蓝瓶子的确是不祥之物,跟它们有关系的人都像被下了诅咒一样结局悲惨,那个女鬼不知是什么来头,能有如此强的“妖气”。

中年男人的遭遇确实够惨,可想想自己,比起他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他喝了口水,接着说:“我是个生意人,这个生意人吧有时比较迷信,出了这么多闹心事,我就找了个‘大师’给看看,那个大师说问题在我的这个瓶子上,说瓶子邪气太重,似乎是被下了‘降头’。我让‘大师’看过瓶子,他说瓶子原本是一对,首先必须找到另一只,找到后再想办法。我为了找瓶子,来过两次宁远,可每次都是空手而归。孩子有病需要照顾,我不可能天天住在宁远找寻。想找那个卖主问吧,又不知道他在哪,再也没见过那人。”

“是啊,当然你见不到了,他已经死了,而且还是当着我面死的。”我接过话茬。

“什么?他也死了?”男人拍着腿不住地摇头说:“看看看看,不祥之物啊!”

“敢问大哥怎么称呼?”

“免贵姓常,经常的常,常爱国。”男人回答道。

“常大哥,听了你的话,我不觉得奇怪,因为很多事同样也发生在我身上。远的不说,前段时间,我的未婚妻刚刚死于车祸,我虽然死里逃生,但这左胳膊也落下了残疾。我也找高人看过,跟你说的类似,必须找到另一只瓶子。”我拿起瓶子,握在手里,接着说:“那个卖主,卖完两只瓶子不久就得了肺栓塞,在衡阳住院,我去找他,本来要出院的人,见我以后没多久就死了,临死前只跟我说瓶子卖到了长沙。我和女朋友去长沙找了十多天,也没找到。回来只能靠摆摊撞大运,这都两个多月了,总算把您盼来了。我想如果能早些遇到你,也许我的未婚妻就不会。。。”

常爱国听完,也惋惜地感叹着,一对瓶子给这么多人带来厄运。

我问他瓶子是否在身上,他说还在家里放着,没带来。我沉思了一阵,说:“常大哥,咱俩是同病相怜,但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找到了对方,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让两个瓶子重逢,接下来看看该如何处理。”

常爱国连连点头,提议明天一早,让我跟他一起回长沙。找到了另只瓶子的下落,我的心终于落了地,晚上我们一起喝了顿酒,原本两个男人喝酒,气氛却是异常悲凉,哽咽抽泣声不断。都是最心爱的人遭遇不幸,长时间来感情的压抑终于爆发出来了。男人的心也是肉长的,再坚强的汉子也有落泪的时候。但不可否认,我们是幸运的,事情终于有了进展,在彼此心里,都期待着厄运的终结。

这一晚,我几乎一宿没睡,脑子里全是欧阳,欧阳已经去世一个多月了,我没有一天不思念她,多好的女孩啊!曾经跟欧阳一起度过的那些美好时光,如今只剩下一件睡衣和几张照片;我本应有个美满的家庭和孩子,如今只剩下孤零零的自己。我头下的枕套湿了干,干了又湿,最后连头发都被浸湿了。欧阳,你知道了吗?我找到另一只瓶子了!你替我高兴吗?可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第二十九章 另一个买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