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再去长沙

  第二天,我和常爱国一起坐上了去往长沙的火车。一路上,回忆着与欧阳去长沙的情景,尤其在衡阳停站的时候,那种思念就愈发强烈,强烈到似乎欧阳就坐在旁边,依靠着我,跟我说笑。

到长沙已是午夜,我们在长沙站简单吃了口饭便直奔常家,顾不上旅途的劳累也要先让两只瓶子在一起。看得出常爱国是个讲究风雅的人,他的家在长沙一个比较高档的住宅小区,房间布置得国风四溢。他爱人出来迎接了我,得知有了瓶子的下落,她喜极而泣。瓶子已把这个家搞得鸡犬不宁,他们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找回瓶子上了。常爱国从博古台里拿出了另只瓶子,我仔细比对,除了花纹的走向相反,其他地方都是一样,摆在桌上,不难看出这是一对。从分崩离析到重逢,经历了几个月的辗转,两只瓶子终于回到了一起,我们忍不住互相拥抱,情绪激动不已。

时间实在太晚,常爱国安排我住在了他家,心情放松了,加上一路疲劳,几个月来,我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太静了,太沉了,直到天亮。

早上起来,看着窗外的阳光,我觉得世界挺美好的,但这心情很快便被打消,因为我见到了常爱国的女儿——常婷婷。这个十六岁的花季少女,本该享受灿烂的青春,现如今却只能带着口罩,小心翼翼地困在屋里,她的头发已经被剪短,稀稀疏疏的让人无法和她的年龄甚至性别联系起来。

“叔叔好!”她柔弱地跟我打了声招呼。

“哦,你好,还是叫我哥哥吧,这样显得我年轻些。”我调侃着,试图打消气氛的尴尬。透过她的双眸,我能感觉到这是个漂亮的女孩,因为她跟欧阳一样都长着双大大的水汪汪的眼睛。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她低下头,手指摆弄着,回答:“不是特别好,身上没力气,还头晕。”

这时常大嫂进来叫我去吃早饭,看到女儿坐在客厅,就叫她赶紧回床休息。我吃着早饭,想想常婷婷的样子,实在感到惋惜,就问旁边的常大嫂:“婷婷现在还是找不到配型吗?”

常大嫂长叹口气回答:“唉,哪儿那么好找啊?跟骨髓库都打听过了,根本没合适的。你说这孩子也用不了我们的骨髓,要是能用我们的多好!”

“为什么?”

她说她和常大哥的血型一个是A型,一个是B型,婷婷却是AB型血,血型不符,骨髓配型更无从谈起。虽然他们也曾有过再生个孩子用脐带血的念头,可他们两的孩子一切血型都可能出现,万一血型又不对怎么办?常大嫂今年38岁还能生育,但高龄产妇的风险不言而喻,他们也不敢轻易冒险。

这时我想起了自己,自己也是AB型血,虽然知道配型成功的机率微乎其微,不过也倒想尝试一下。我们国家提倡骨髓捐献,这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积德好事,面对这样的花季少女,可以一试。我放下手中的筷子,跟常大嫂说:“大嫂,也不知道机会有多大,但我是AB型血,我想试试能否跟婷婷配上型。”

常大嫂一听自然是欣喜不已,握住我手不停地感谢,并说等老公回来了一起商量。快到中午,常爱国才垂头丧气的回来了。原来他一早就去找那个大师,可不巧大师前天去了普陀山,也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

他随手把车钥匙扔在桌上,重重地靠在沙发里。“老公,告你一个好消息,小祁答应去跟我们的婷婷做配型,他是AB型血。”常大嫂兴奋地告诉他这个自认为的好消息。

“哦,那就试试吧。”常爱国这种平静的表态不出人意料,他清楚,茫茫人海能找到合适配型的机会渺茫,即使都是AB型血,也不一定适合移植。但对我的举动他还是心存感激,走到我旁边说:“小祁,谢谢你了,不过这机会。。。”

“没事,试试呗,不行的话咱们再找。”我抢过话来。

“我早上去找大师了,人不在,出远门了,这闲云野鹤的人不知多久才回来。”常爱国有些等不及了,他急切盼望大师能帮他驱走霉运。

看到他脸上的表情,我能明白他的心情,便说:“常大哥,瓶子都已经找齐了,事情有了重大突破,我们耐心等等吧。一会儿呢,我出去找个旅馆,估计也不是一两天能离开长沙,我就不在这添麻烦了。”

他一听赶忙摆手说:“别别别,说什么客气话,你就踏踏实实在这住着,明天婷婷要去医院,你不是想试试配型吗,一起去吧。”

恭敬不如从命,说真的这几个月,我没有固定工作,跟欧阳筹备婚礼也花了不少钱,几年打工攒得积蓄所剩无几。我在房间拿出钱包,里面有自己的银行卡,还有欧阳爸给的一张。我走下楼,去附近的ATM机上查询,显示屏上的数字让我惊呆了,“三十万!”我的天啊,怎么给了我这么多钱!瞬间我的内疚感直冲大脑,是我把欧阳给害了,如何能拿她家这么多的钱。

我急忙掏出手机,给欧阳爸拨了过去,电话里无论我怎么说,那边除了拒绝就是劝说,硬要我留下这钱,最后欧阳爸的情绪甚至有些激动,听到这我也不敢再说什么了,只好收下这钱,收下这份重重的情谊。

长沙的晚秋很美,常绿植物配上些落叶植物,让整个城市变得色彩缤纷,林立的高楼穿梭其中,让这座历史悠久的古城变得耳目一新。我独自沿着街道漫步,想到瓶子的事即将了结,心情也渐渐好起来。路过一家蛋糕店,漂亮店面加上精美的糕点,让我不禁驻足观看,想起常婷婷的不幸,我开门进去挑选了一个外形别致的奶油蛋糕,彩虹般的颜色让我自己都想流口水,不知还要在常家住几天,这么麻烦人家,买个蛋糕算是一点心意吧!

相信哪个女孩都很难不被我的蛋糕吸引,她征求了母亲的意见,挑了一小块轻轻吃着,满足的表情好像一个孩子,十六岁也还算孩子,不过白血病却夺走了本该有的快乐。吃蛋糕时我才看到婷婷的容貌,很清秀的长相,即使脸色不好,也掩盖不住那张漂亮的脸蛋,我心里祈祷着,希望能有奇迹发生在她身上,不要再让这女孩香消玉殒了。。。

第三十章 再去长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