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衡山寻人

  服务员进来了:“请问二位先生有什么需要的吗?”

唐礼示意服务员过去,站在他身边,唐礼问道:“小姑娘今年多大了?”

一听这话,我心想这位大师不会有什么企图吧,脑子里尽是骗财骗色的桥段。

“二十二岁”

“你有男朋友吗?”

我去,语言越来越朝着我的假象发展了,我刚要站起来,却被唐礼按下,好吧,只要有我在,决不允许唐礼胡来,我倒是看看这位大师想搞出什么名堂。

“如果你想你男朋友了,你会怎么办?”唐礼接着问。

“打电话、发信息啊!”服务员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唐礼让服务员出去,跟我一本正经地说:“小兄弟,听见了吗?这么跟你说吧,综合你跟我叙述的情况,可以断定那个女鬼是为情所困。”

这话真让我一脸疑惑,为情所困?这跟我说的情况有关联吗?

唐礼紧接着说:“这女鬼自是有什么未了的情愁,死后依然念念不忘,才形成今天的局面。”

看到唐礼说话时的表情,我又觉得他不像开玩笑,“请大师明鉴,那我接下来该怎么办?”我一边作揖一边恳求唐礼帮忙。

唐礼摸摸头,眼珠叽里咕噜地转着,想了一会儿说:“这样吧,我给你找个人,是我师兄,人在衡山。此人精通诡术,擅长过阴,相信他能帮到你。至于我嘛,道行太浅,你的忙我帮不了。”说完他又拾起筷子夹了一大块肉,放到嘴里津津有味地嚼着,只见他的嘴角油光四溢,陶醉其中。

我急切地问道:“那我找谁?您有联系方式吗?”

唐礼不紧不慢地用纸巾擦擦嘴角,说:“急什么?有我在,还用着急吗?明天我们动身去衡山,我领你去找我师兄。不过。。。。”他指着这一桌菜,我会意了,原来他没吃够,想让我帮他打包回家接着享受。

“好说好说”,我叫来服务员,拿了一大堆餐盒,一个接一个的打包好,递给唐礼,唐礼还真是不客气,一把便接了过来,我心想:他难道是几辈子没吃过饱饭?

我打车把唐礼送回住处,临别前,又揣给他一条芙蓉王牌香烟,百般叮咛他一定要把事情负责到底。唐礼倒是不含糊,接过香烟满口答应。约好时间,不日将启程去衡山。

第二天,我和唐礼到达衡山,在山底下,他抬头看看天,说:“我们先找个旅店住下,这两天估计找不到师兄。”一听这话,我心里有些发毛,唐礼不会是信口开河糊弄我吧,天气怎么了?跟找师兄有关系吗?现在通信这么方便,打个电话不得了。

唐礼估计看出我的疑惑,便说:“你看看这天气,阴云密布,水气四溢,估计要下雨了,我师兄此刻一定躲在哪个山洞里修炼,借着湿润的空气补足精力。”还有这种讲究?我听着就跟天方夜谭一般。不过既然唐礼亲自来到衡山,我暂且信他一回,找了一家便宜的旅店住下了。

果不其然,晚上就下起雨来,虽然不像夏天的雨那样瓢泼,但密如牛毛的雨滴很快便把衡山打得湿湿漉漉。唐礼盘腿坐在床上,双眼紧闭,嘴里嘟囔着大概是什么经文,完全忽略了我的存在。我百无聊赖地拿出手机,想问问张玲何时回国,打字道:“张玲,我现在在衡山,你几时回国?”

大概时间有点晚,张玲已经休息了,等了半天都没有回信。我把手机扔到一旁,摸出裤子口袋的香烟,点燃一颗。打火机的声响惊动了唐礼,他眼睛瞬间睁开,伸出手来管我要烟。这个唐礼,我明明送他一条烟,现在却找我要烟,真是占便宜没够。我扔给他一颗,唐礼满足地吞吐着,小小的房间顿时烟雾缭绕。我把窗户推开一条缝,湿冷的空间迎面涌来,夹杂着各种植物的味道,很快便把屋里的烟味驱散了。

我睡觉很轻,身边却守着一个鼾声如雷的唐礼,翻来覆去,根本无法就眠,只好坐起来围上被子,在黑暗中抽着烟。一根接一根,直到烟雾浓到呛眼,我才顺势勉强入睡。

第二天雨停了,雨后的衡山变得秀丽无比,空气清新得让人恨不得把肺掏出来呼吸。站在旅馆外,一边欣赏着衡山的秀美,一边焦急地等待唐礼发货。不一会唐礼也出来了,他伸伸懒腰,若无其事地比划着太极拳。我只是随口问道:“大师的腿好了?怎么不见你拿拐杖。”

“到衡山还拿什么拐杖,取这里天地之精华,日月之灵气,再重的伤都能早日痊愈。”

唐礼虽然言之过分,但也不无道理,如画的风景、清新的空气令人心情舒畅,在多重因素作用下,肯定会加速病人痊愈,不过像他说的也太无稽了。练完太极拳,唐礼跟我说,吃过午饭,一起上山。

他终于干点正事了,午后我们退掉房间便登上衡山,看样子唐礼对衡山相当熟悉,话说之前一瘸一拐,登山却是腿脚轻便,健步如飞,我比他小20多岁,居然赶不上他,我真是怀疑他的腿扭伤是不是假的。唐礼带路来到黑龙潭,这个地方我真的熟悉,当初与欧阳来衡山曾到过这里,也是在这遇到一个道士,告诫我不要与欧阳发生关系。

雨后的黑龙潭水量明显比上次大了很多,小瀑布也显出了一丝壮美。我们在潭水边站着,可这里空无一人,难道就在这儿干等着?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除了偶尔的几个游客,根本找不到唐礼说的师兄。我有些着急,问唐礼:“大师,您的师兄在哪儿?”

“快了快了”唐礼闭着眼盘腿坐在一块大青石上回答道,神情依然是那么逍遥自在。

大约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天色渐渐有些暗了,唐礼口中的“师兄”依然了无踪迹,我早已坐立不安,三个多小时了,眼看天快黑了,哪里有“师兄”,再不动身下山,我们就要夜宿在这深山老林里了。我实在着急了,刚要找唐礼理论,只见蜿蜒的山路上走来一个人,那人头顶发髻,身穿麻衣,身材消瘦,一副道士打扮。我定睛一看,呦,这不是上次在衡山遇到的那位道士。他径直朝我们走来,脚步甚是轻盈。难道。。。他就是唐礼说的师兄?

第三十九章 衡山寻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